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国美控制权之争 > 正文

国美残局:陈黄恩仇录

2010年10月14日10:39投资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棋子

没有人知道,若是当初没有黄光裕的东窗事发随之被羁押,陈晓的人生轨迹会变成怎样。有点不为人知的是,尽管如今已被视为“变节者”,在黄光裕时代担任CEO时,陈晓曾向外界表达过因为被架空而萌生退意。

那时候,陈晓不过是黄光裕的一颗棋子。

黄光裕的入狱,成了一个机会,成为陈晓摆脱棋子境遇的机会。

陈晓之后的作为被人们过度解读为其进入国美之后便一直在卧薪尝胆等待时机,一有风吹草动便趁机发难。这种类似于道德批判之类的推理和想象,俨然充分表达了他们对于陈晓的愤怒,但也只是将愤怒集中在对于陈晓个人人品的质疑上。

即便陈晓的人品存在可议之处,但如果将目光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人品这一私德问题上,国美的黄陈之争便只能停留在私人或伦理境界,永远都不可能与规范的法律层面的公众公司建立关联。

时局造化出陈晓权倾一时的格局,对于利益的天然敏感甚至是通过注资国美获利的长期觊觎,使得陈晓与贝恩资本的结合显得虽吊诡但也顺理成章。

陈晓说:“黄先生个人事件的发生,一度使国美陷入空前危机。不少供应商要求尽快履行应收账款,开始停止供货。各地银行纷纷开始紧急收缩对国美的信用额度,公司的可使用信用额度从 2008年到 2009年下降了44%,此后国美的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个季度为负值,还面临52亿港币可转换债券提前赎回的压力。在生死存亡关头,必须解决资金严重短缺问题。”

黄光裕则一直视贝恩资本为洪水猛兽,在其公开信中曾公开指责国美现任董事会和贝恩资本进行联手欲通过增发稀释大股东股权,使国美电器逐渐变为“美国电器”。

吊诡的合作协议,给黄氏族人指责陈晓叛卖国美留下口实。

陈晓则在沉默多时之后以自己的智商为担保做出回应——

对于将“国美”变成“美国”的指责,董事局方面重申,国美电器本身就是一家在海外上市的外资企业(公司在百慕大注册),若说国美外资化,早在2004年上市初期就成为现实。

“我相信黄光裕先生的智商比我还高,但我的智商也不低。”陈氏澄清,“2008年初时国美必须及时融资,但和华平、贝恩等大量投资机构接触,几乎无一例外都对国美过去和当时大股东的状态感到担心,都提出了前提条件:要摊薄大股东的股权比例,以提高公司治理透明度,减少投资风险。”

身为贝恩投资(亚洲)董事总经理的竺稼称:“当时国美与贝恩、KKR、黑石、TBG、凯雷等投资机构均进行接洽,各家无一例外提出为了保证投资安全,希望稀释大股东的投资方案。最终国美选择定向发行15.92亿港币可转换债,并向全体股东配售的方案,这一方案事实上对原有股东的股权稀释程度最小。”

陈晓对于黄光裕指控他与贝恩资本之间的种种不寻常关系感到委屈,称国美在融资时遵循了黄光裕提出的要求保持大股东持股比例的要求,实际上经历过艰难的谈判,最终只有贝恩资本一家接受了原有股东不摊薄这一条件。

“不存在所谓的苛刻条款。”陈晓并意有所指,“没有人会动他的股权。”在这种表述语境中,黄光裕所作所为俨然是一心只想通过保证自己大股东地位以期实现对国美的绝对控制。

坦白地说,实现对国美的绝对控制,毫无疑问是黄光裕的最终目的,问题的关键是,who care,谁在乎呢,在民众眼中,国美是黄光裕创立的,自然应该完全掌控。

再坦白地说,通过争夺国美的控制权以及与境外资本的合作,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毫无疑问也是陈晓的目的,至于家族企业的公众公司化变革,最多只能是陈晓作为的副产品而已,作为职业经理人,没有理由在大股东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执意改变其运作模式。

更坦白地说,通过与陈晓的媾和,注资国美,在短期内拿到尽可能多的回报,是贝恩资本的目的,至于支持陈晓推进变革,怕是连副产品都算不上。

尽管,身为贝恩投资(亚洲)董事总经理的竺稼指出,他们不会成为第一大股东。“在公司关键时刻能参与投票,与其他股东利益一致,这是我们转股的原因。”尽管针对业界的疑虑,竺稼特别强调:“贝恩没有和谁捆绑、共同进退的约定。”

但是我们要清醒地知道,贝恩或许真的没有与陈晓签订捆绑协议,但是其一定会与资本与利益共进退。或者说,当资本舍弃陈晓,当陈晓背离利益时,贝恩资本仍旧会将其舍弃。

那么,陈晓即便再聪明,终归还是一枚棋子。陈晓的高智商,不会没有看到这一点。鱼死网破的预言中,也许他早已将自己列入其中。

[责任编辑:mango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