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国美控制权之争 > 正文

国美残局:陈黄恩仇录

2010年10月14日10:39投资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盘即将结束的对弈,虽说是在黄光裕的老棋枰上开局,却是由陈晓先行。一直被动下着"盲棋"的黄光裕现在有了重获自由的杜鹃作为代表,局势似乎明朗起来。不过陈晓并不仅仅是一个传统进攻者,还以规则改变者的面目示人,并据此以谋先机。虽然情形远非单纯,但这也许是他能留给9月28日之后的国美唯一有点价值的东西了。

文 本刊记者 岳巍

北京,朝阳区。

这个被众多生活在京城的人们戏称为“暴发户”的行政区划内,几乎集中了北京市所有最知名的大公司以及它们的写字楼。

鹏润大厦就在这个界域之中的霄云路上。这里曾经是黄光裕 “战斗”过的地方。

如今黄光裕的办公室已经空了超过21个月,这个位于B座18层的国美旧日权力中心几近废弃,或者说,被新的权力中心所取代——陈晓的办公室与黄光裕的遥相呼应,规格相差无几。

两个办公室其实相隔不远,但是他们各自的主人,现在却站在世界上最远距离的两端。

尽管已经连续发出过两封公开信,并且频频通过代言人对外界表明立场甚至与国美董事会方面隔空“对骂”,但是黄光裕仍旧是身陷囹圄的囚徒,尽管他试图并且必须保持以往的强悍与凌厉,但是,正如人们看到的,黄光裕似乎这次更多扮演的是一名“受侮辱与受损害”者的角色,这一结论的得出基于无论是外界的观感还是他从一开始就决定动用的悲情牌。而陈晓,则努力扮演着进取的先进力量的角色。

于是,“站队”的时刻到来了,人们在心里或者在具体行动上选定了自己将会支持的人,并且为之努力辩护。

对那些习惯用充满世俗伦理与感情的眼睛观察世界的国人们来说,陈晓是见利忘义的小人,而黄光裕的奋起抗争带有无限的正义性。

当然也有更多的“清醒者”,会对陈晓击节赞赏,因为在他们眼中,陈晓甚至是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将要把国美从守旧强硬的黄光裕的手中解救出来,使其从一个家族制企业成长为受人尊敬的公众公司。

但是,世界残酷,事实总是被掩埋在过于丰沛的感情尘埃之下,更多的时候人们会忘记真相只有一个。或许不是忘记,而是不愿相信,在国美架构下黄光裕与陈晓的争执,人们习惯用极端理性或者极端感性的视角分析双方的所作所为,只是,光谱的两端所能呈现的只有单调。也许我们可以尝试向中间稍微挪动一下,更容易穿透层层阻隔,直达真相。

只是,真相的降临,往往需要太多的铺垫。

而当局者黄光裕应该哭还是笑,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颇像8点档肥皂剧,黄光裕在自己官司二审还未开始的时候便又卷入一场新的官司,这直接使得他又一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而在这之前,很多人包括黄光裕自己恐怕都以为这位身陷囹圄的中国前首富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至少会是在14年之后,也就是他服刑期满出狱的时候。

尽管只是一审判决,尽管已经提起上诉,尽管社会观感中对于黄光裕被重判14年颇多微词,尽管黄光裕本人更换了律师团以期在二审中能够峰回路转,但是国美集团在一审过程中对黄光裕的舍弃已经招致黄光裕家族的不满,随后集团内部的战略调整更是被黄氏族人认定为叛卖行为。

于是,身为大股东的黄光裕终于出手,继5月间在狱中投票反对三名新提名董事的任命之后又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解除现任董事局主席陈晓的职务,以图重获对国美的绝对控制,而陈晓则挟贝恩资本之力以国美电器名义入禀香港法院,起诉黄光裕曾以集团高管身份谋求私利给公司带来损失并求偿。

国美的广告词中说,有国美生活美,似乎应该改成,有国美才热闹。

现在国美集团与创办人与前任董事局主席之间的争端,给民众上了一堂活色生香的有关资本角力、人情冷暖的活剧。

[责任编辑:mango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