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2010年10月13日09:1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中国证券教父阚治东接受腾讯财经专访

“殉葬”南方证券 遭遇21天牢狱之灾

主持人:第二个事件,既然陆家嘴事件你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后来为什么还会接受快到倒闭的南方证券公司?

阚治东:这两个事件是不同的事件。申银万国我们参与上海和深圳之间的经营市场之争,最后导致了我们负领导责任,申银万国出问题就是申银万国的法人负责任,还是为领导负责任。但是这个事情对我本人来说不把它看得过重,也并没有感觉到委屈。原因是整个组织上的安排,他们还是做得非常好的,也就是从一个岗位调到另外一个岗位而已,所以这个处分,当然从证券市场来说申银万国证券从一个小证券慢慢做到全国最大的证券公司。我后来可能被中信、海通,当时我在的申银万国没有一家比得上我们这个规模。从这个角度觉得不值得让给别人。

后来南方证券的事件,我并没有完全往里面联想,因为我在上海的事件并非上海的领导认为这是个事,是地方政府和中央,对某一些问题上看法不完全一致,所以导致最后我们相应地出了一些问题。后来到深圳南方证券的事件我感觉是两码事,一种是善意的,另外一种是非善意的事件。因为作为我们的干部来说服从组织安排可能这句话对我们,对你们这一年岁的人难以理解。包括今天很多人年龄比我们再小的什么组织安排,你们该去什么,不该去。当时我们过去叫党指挥越艰苦的地方越是去。既然我是深圳市委管的组织干部,人家市委组织部门反复派委是去的,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而且明确告诉你是深圳市委市政府和中国证监会领导商议的结果,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决绝,南方证券需要我们去我们就去,我们并没有什么戒备心理,也没有什么防御。谁都知道南方证券是一个破摊子,但是总得有人去收拾这个摊子。所以有一些人问我为什么去,我们就是这个原因,很简单。今天我派一个人去北京去他说考虑考虑我也不高兴。同样地道理,当时的干部就是服从安排,今天我的时间不像过去那样服从组织安排,我认为不好的做法会破坏我们好的传统,因此当时去了。去的时候也说得挺好,老阚我们不会让你单枪匹马去的,我们会配上资金让你去调查一下,看看南方证券到底有什么困难问题,把问题问清楚了,我们会从资金上支持你。证监会说我们在政治上支持你,我们组织部门会在人才上支持你,也就是说我不会孤军奋战。

过去我们认为领导说的话一言九鼎,言而有信,我也不知道领导讲话没有那么有谱,只是说说而已。后来没有兑现,不但没兑现,而且是变本加厉,不但没有支持,南方证券戴了一个“严管帽”,也就是证券行业里面的“坏孩子”。“严管帽”有了这个帽子很难做,就是今天的创新业务不能做,增值扩股不能做,涉及到企业什么的也不能做,什么都不能做,不但不能做,天天给你一道管令发过来,搅得整个诚信度没有了。后来我看明白了,你们都认定南方证券是个坏孩子,彻底抛弃它了,让我抛到里面,陪南方证券殉葬我也不开心。所以我在书里面写了一次次请辞,领导就好言相劝,明显地让我“殉葬”的,后来我执意不去,是辞职而去。曾经有一个领导说了老阚你在上海把你的官帽子给抛了。几十年熬过来的,在上海我把它摔了不服从组织安排到另外部门去工作。后来在深圳说又把你捡回来了,但是我还是把它抛了,因为现在哪一个干部到了这个年龄愿意把它抛了呢?如果戴着这个帽子到了退休也有一些补助,但是我还是抛了。当时我看得很明白,没想到这样的情况给南方证券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还负莫须有的领导责任,等等这些。

主持人:后来还是没能幸免。

阚治东:这个问题事件对我本人来说,当时我们有一些个别的领导言而无信,他自己本人听到不应该有想法,你承认了我什么,答应了我什么,我派过去,我每次和你汇报,最后给了我什么。

第二个事件,今天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把我放在南方证券领导里面来追究。南方证券的问题是去之前形成的,你们让我去处理问题去的,也可以说我的能力比较弱,这些问题难以这样处理。你也看过我的书,我做了很大的努力来解决南方证券的问题,并且我在那里不作为,实际上我想作为但是很难。后来还是以历任南方证券的领导把我追究上去。这两件事情是我认为想法不一样的。第一件事情我感觉很坦然,我自己承担了,第二个是深圳,我还是有想法。

主持人:南方证券以后你有21天的牢狱之灾,你在思考什么问题呢?

阚治东:我把它写到失去自由的21天。因为南方证券事件,我一定付出代价,我在申银万国是免职,我在那里主动把我的官帽子给扔了,成为一个平民百姓了,后来没有想到还要追到南方证券集体操作哈飞股票,要追究领导责任。这个单位管,因为南方证券做哈飞股票决策过程中间是前任班子做的决策,我去了以后在哈飞股票当中没有发表任何讲话,因为当时我去的时候领导给我的用意很明确,说南方证券是一个火药桶,你不要去把它捅破,你不是查问题去的,要查问题我会找专家去,你们是解决问题去的。我听得很明白,我去不能追究过去的一些问题,不要纠缠在过去的问题上,我要做就是帮助南方证券解决问题,给的任务很明确,所以我自然而然不会把问题追究过去的问题上。就算追究也不会追求在哈飞股票上。但是他们后来把哈飞股票弄过来,说哈飞股票我有责任,我的责任在哪里呢?今天在书里面也写到,说你曾经说过南方证券这些股票既是问题所在,又是希望所在。这句话至于出处在哪里,即使我说过有何问题,问题在哪里呢?

后来我自己查了我的会议资料,我是在一次会议上,参加人很多,我说前面也是南方证券的自营业务和代课理财业务,从功能上、结构上要逐步做到监管部门规定的范围之内。南方证券目前这个100多亿的股票,既是南方证券的问题所在,也是南方证券的希望所在。我说的很明显,这100多亿变成现金流问题就解决了。后来感觉他们这句话也不是,感觉这个问题确实说得有点牵强附会。说阚治东在做南方证券的时候,说某年某月某日是卖得哈飞股票卖得最高,说一个市值总额最高,一个单子交易最高,一个什么最高,我一下子很纳闷,马上我叫我的秘书说这些当年给我统计数据是哪一个部门的?是南方证券的一个直营部门的小编辑做的。我说他们的电脑程序还在?他说还在,我说你重新打一份,从我到南方证券开始的整个300多天重新打一遍和我报的数据一样。和他们的数据不一样,这个数据从哪来呢?从你们南方证券的华盛公司,你们是派我到南方证券当证券,不是南方集团当总裁,那么东西不属于我管的,后来这些小青年到法庭上当证人,后来他们感觉说发生的重大变化,这个理由又找不出来了,所以就找到这个情况,我感觉莫名其妙,我是找到这些资料,但是如果找不到这些资料怎么办呢?

主持人:为什么两次都是以操作股票为名义呢?

阚治东:可能这个名义好套吧,我尽管是最早从事股票,但是从来没炒过股票,我最反感是在证券公司今天买进,今天卖出,我在公司是统管部门的人,我怎么会为自营部门的股票待在自营部门呢。你们媒体说阚治东一个是陆家嘴,一个是哈飞。你们是哪来的消息呢?你们问申银万国的员工,我们直营有直营部管的额度。南方证券我更不管了,我召开几次会议都是如何想办法把我们的股票拉上去。我怎么会操纵哈飞我啊呢?哈飞我自己都没看过。很多人打电话说你问过谁没有,我说是一个总裁,出现任何一个问题我都会打电话问的,如果当总裁不和副总裁联系是我的错误。他说老板你在哈飞也去过?我说我是黑龙江下乡的,哈药是我们推上去的股票。

主持人:从另外一个方面讲中国的早期的证券市场都有这样的擦边球可以打呢?

阚治东:我们今天和交谈过的一些人说,他们也老是认为国际市场怎么这么乱呢?怎么低参差的错误也会发生呢?我说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这样的,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你认为做得很高明,10年以后还有人解决,还有人认为今天做的事不够高明,不够妥当。人是慢慢地成长起来,事物也是一样,资本市场也是一样。所以大家不是恶意地在做就可以了,所谓地空子,恶意地去钻我们也不原谅。如果是善意的,为了市场的发展,哪怕犯一点小错误为什么不值得同情呢?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