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2010年10月13日09:1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中国证券教父阚治东接受腾讯财经专访

沪深两地竞争金融城市地位引发“陆家嘴事件”

主持人:我知道你写了一本书叫《荣辱二十年 我的股市人生》,你的人生也像故事一样起起落落好几年,你在股市中第一个挫折是陆家嘴事件吧?

阚治东:其实我不是为陆家嘴事件而落的,而是我们为当年的沪深两地竞争金融城市地位,我们一批干部为此付出了代价。陆家嘴是一个名义,就像当年老管是以另外一个名义追求的他的事。原本沪深两地说成立一个上交所,深圳所不服气,我们也搞深交所,上交所12月19号正式开业,深交所没有批准,我在11月份先试营业,那个时候始终有竞争,但是到了1995、1996年市场竞争更激烈,沪深两地大家都竞争,因为交易所不像今天的交易所都是证监会下属的两个机构,这里派一个理事,那里派一个理事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

当年是有竞争的,分工也没有这么细,今年上交所从主板开一个国际板,深圳原来的中小板、创业板,中小企业往那走。我不主张这种做法,证券市场本身是竞争的关系,交易所也是公司,现在世界各国证券交易所整个大趋势就是股份制,很多交易所成了上市公司了,交易所本身是一个公司不是一个政府机关,所以应该竞争,竞争才能改善我们各方面的条件。

当时深圳和上海确实存在着竞争,今天我们从这么多年反过来认为当年的竞争是有必要的,当年的竞争并没有什么错,因为一个交易所当时竞争以来改善了交易所,深圳交易所做了很多的措施,当年在全国做了服务部,为所有的上市企业拉到深圳去上市,深圳动员他们把总部迁到深圳。因为深圳在竞争过程中间措施比较得当,慢慢地上市公司都往深圳跑,很多交易,上市公司往哪走,带动投资者也往哪走,深圳上市公司的增速、交易量等等方面都慢慢在每个单月季度或者是一季记录超过上海,由此出现了深强沪弱。面对这种挑战和竞争我们也要采取一些措施,今天我们的措施可能有所不妥,但是参与竞争我认为本身没错,市场就应该竞争,我今天认为证券市场发展到为止过于稳健,缺乏竞争,所以我认为证券市场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像早期,在证券市场参与的热情也不像早期那么热情,原因是缺乏竞争。

第一个落的时间是1996、1997年的证券市场上的风波,到后来市场过热了。所以人民日报为此发表评论员文章,认为股市过热的原因,原话不这么说,但是我自己总结是这样的,地方政府组织发动,媒体推波助澜,银行是金融机构违规融资,交易所提供方便。证券公司扼杀个股,当时把定性定到这个意义上去了,说我们的公司热了,有一些老百姓卖了耕牛,捧着现金到证券公司买股票,如此下去何以了得?肯定有这样的极端例子,但是这个是极端的例子,个别老百姓把牛卖了去买。当年申银万国有100多个营业部,现在现金都是银行过帐,也没有几个农民打扮的去交易部买股票。既然人民日报发的评论文章也有指导性,后来国务院就发表了地方政府如何组织发动,交易所如何提供方便?证券公司如何扼杀个股,把我们落到陆家嘴了。

申银万国受到查处 阚治东毅然承担责任

主持人:事实呢?

阚治东:事实不仅仅是陆家嘴,当时的目的是把上海的交易量做大,交易量上不输于深圳,想把更多的上市公司拉到上海来上市。就是申银万国自己成交的尽可能不到深圳去。早期对我来说还是全国是一碗饭,上海是半碗,深圳是半碗。人家认为上海不行,深强沪弱主要是申银万国不努力。我们的申银万国本部在上海,主要的业务当年还是在上海,但是我们也相应地为上海证券市场做一些工作,确实做了点工作,也是申银万国受到查处的原因。

主持人:当时指挥的不是你吧,你为什么站出来负这个责任呢?

阚治东:事情到了一定有人要承担责任的时候,不是我就是他,不是他就是另外一个他,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申银万国或许是一个人承担责任,或许是一批人承担责任,不可能申银万国不承担任何责任。这时候作为我们来说当年不管怎么样,尽管我们上面有董事长,还有监事长、党委书记,严格意义上他参与了决策,有的决策我没有参与。但是要承担,后来想还是我来承担吧,因为大家都没有把我看成是申银。我当年尽管是他们承担,但是人家始终认为是我承担的,因为我是法人代表,我感觉我自己的年龄还可以,当年是40多岁,董事长、监事长年龄比我大,如果让他们承担影响更大一些,所以当时还是由我来承担就是这么一个原因。

主持人:想来不会觉得冤屈吗?

阚治东:自己承担了不会觉得冤屈。

主持人:你当时想的是怎么样呢?

阚治东:如果我来承担就是我一个人来承担,如果其他人承担就是一批人来承担。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