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市奇迹 > 正文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2010年10月13日09:1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中国证券教父阚治东接受腾讯财经专访

《亲历者说》之阚治东访谈文字实录

阚治东与腾讯财经编辑合影

为纪念中国资本市场成立20周年,腾讯财经特推出大型原创访谈节目“亲历者说”,希望从这些股市亲身者的口述中见证中国资本市场20年的发展历程和变迁,也为网友呈现出中国股市20年背后的故事。以下是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的阚治东接受腾讯财经专访的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证券市场20周年亲历者说系列访谈。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中国证券市场的一位弄潮儿,他被人们称为中国证券市场的教父和悲情英雄,他亲身参与了中国证券市场早期的各个阶段的工作,今天他将和我们分享他经历的种种——他就是阚治东先生。阚先生你好,欢迎来到腾讯的演播间。

阚治东:你好。

腾讯财经的网友大家好。

初期证券市场 经历买股票送房子

主持人:首先,从你从日本回国后的第一份证券工作说起,那时候在上海工行证券信托公司主管证券业务是吧,那时候的证券营业部是怎样的状况呢?

阚治东:我接着你前面的话题。今年方方面面都在做证券市场20周年的节目。但是我对20周年提出我的疑意,证券市场怎么就是20年呢?从我们的第一张股票发行,1984年的小非类股票发行算起来是26年。从我们开办第一个静安证券营业部股票交易有24年,从第一家证券公司申银成立到今天是22年,上交所设立到今天是20年。应该说证券市场20年是指上交所成立20年,所以这个问题我说一下。

但是这个问题我在很多地方说了很多,大家都认定了就是20年,你怎么解释也没用了。至于你刚才问到我,我从1988年从日本研究证券回来,那时候证券市场我认为,尽管在上海、深圳多多少少有证券市场的影响,但是在人们的生活中间几乎没有人感受到它的存在,因为毕竟它的市场比较弱小,就像静安证券业务部一样,挂牌交易的就是6个股票,而且每天的交易量没有多少,真正光顾的就是那几个客户。

当时我记得后来在宣传证券市场,大家就感兴趣了,慢慢地大家对证券市场的各个方面进一步了解证券市场的股票交易,但是人们对这一方面的知识还是很少,当时我也被邀请去讲课,讲的可以说都是ABC的。讲什么是股票,什么是债券,股票和债券的区别在哪里,这一点给大家了解,什么是股票的一级市场,什么是股票的二级市场,股票二级市场怎么买卖,委托买卖的原则是什么,价格优先、时间优先。你问我当时的什么状况,几乎就是空白,从这个意义上说你说得对,从后来90年正式普及以后,大规模发展证券市场,全国性证券市场,今天应该说是20年,从这个意义上20年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主持人:当时您从日本见识了非常发达的证券业,回到国内会不会有一种落差感呢?你当时抱着一种怎样的愿望回国内工作呢?

阚治东:我看到日本发达的证券市场,看到日本证券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也看到日本证券市场在日本普通老百姓中间的重要地位,也看到我们的证券市场必然也会走到这一步。所以尽管看到我们的证券很弱小,但是为什么有信心去做也就是这个原因。

主持人:好象刚开始买股票送房子的事情是吗?

阚治东:这就是我说的延中实业发行股票,今天我们第一张向市场发行股票的叫飞乐音响发行的股票,是人民银行批准像社会公众发行的第一张股票,但是它的方式是定向的发行,对特定的职工发行,真正像社会公众发行股票是延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当时他们发行的股票担心发不出去,没人要,没几个认识股票的。当时我们银行有有奖储蓄,你存款我们定时地给你摇个号,种个脸盆之类的,他说我们是不是搞了一个有奖发行,当时他拿出来一套70平米的住宅作为头等奖,另外再拿一点花瓶、热水瓶作一些辅助的奖品。

后来在我的《荣辱二十年》里面写的,很多人不是奔着股票去的,是奔着房子去的。所以延中实业排队排在第一位的先生,曾经写证券20年风云人物的时候曾经找到我这一个当事人,他说我当时怎么会去买股票呢?我是奔着房子去的,我们结婚单位送一个房子,住在一个狭窄的房子里面,一听买股票可以送房子,他们奔着这套房子去的,当年发行股票,和有奖的方式确实是特定的事物。

证券交易所成立前股票黑市交易猖獗

主持人:后来股票慢慢地开始变热起来了,为什么会热起来呢?热到什么程度?

阚治东:我们的股票冷冷热热,早年应该说都是局部的。大部分人对股票不认识,特别是在1989年的时候我们有一场风波,本来有的专家学者都认为中国应该发展证券市场,但是那时候有的人的话又变了,说证券市场股票又反过来说我们可能中国今天搞股票市场有点过早,甚至有一些文章质疑为什么发行呢?所以整个市场中间又显得很低迷。我曾经编过一个叫静安指数,也是我们国内第一张股票指数,不是我编,和我的同事一起编的。当时100点设为基点,到1989年的时候我们基数跌到80点朝下,所有的股票交易都面临朝下。今天不可能溢价多少倍,50倍,现在股票没有这样面的,当时我们就面着这一项交易。

实际上,整个热的过程就是后来我们提出开发浦东,上海要成立全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这个消息的发布,1989年年底到1990年的时候,有的精明的人看到了这个市场未来的发展,慢慢地他们悄悄地买进股票,这里面有上海自身的一批,也有广东、深圳过来的一批,所以慢慢地股票就热起来了。我曾经在《荣辱二十年》写到一段,有的人来买觉得很高兴,天天买的很多,但是卖了很少,之前是把股票卖给我们。当年上海我们叫老八股,有70%是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发行的。当年流通股的60%都压在我们的库里面。人家卖给我们,我们收集压在库里面,突然看到有的人来买觉得很高兴,买的人越多,试试看把价格往上提,但提了还有人买。所以我们后来决定大幅度往上提一提,有一个股票我记得是豫园商场的股票,是100块钱,突然提到400块,刚拿出来也能卖掉,这个时候就感觉有点问题。所以我当时和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领导汇报,股市一段时间股价也点热,他们有一点焦虑,他们说这个不行,这次我们必须要保持平稳,不平稳上海交所开不出来,这个不能出问题的,他说股价不能让它涨得太快,他们叫我小阚,你看看有什么办法,我们把股价给控制住。

后来定了一个涨停板,另外把清算交割时间不能当天交割,在第二天、第三、第四天都可以。他听了说挺好,就这样做,但是不能以人民银行发布文件,以你们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发好吗?所以以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颁发了这个通知。现在很多人问我,你们工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发一个公告对市场有约束力吗?我说当年上海的股票交易基本上都是我们的上海工行信托投资公司,我们做了其他不做也可以,因为清算交割都在我们这里,交易大部分在我们这里。发了这个通知以后,不但没有抑制股价,反而出现了一个问题,大规模的股票黑市买卖的市场出现了,那里规定今天系是100块,明天103,外面不这么做,慢慢地我们股票市场内的价格和外面的价格拉开了很大的距离。比如说电子真空的股票,我们还是100块钱,外面已经200、300块钱了,这个时候很多人自然地不愿意把股票卖给我们,卖给那些黑市淘金的投资者。

相关专题:

资本市场20周年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