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舞中国 > 正文

老股民追忆20年风雨路:股市常青树如何练成

2010年09月26日13:57腾讯财经特约龙天寅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天寅

凌晨三点,星光点点,凉风习习,杭州西子湖畔钱王祠的一个大院里,排着一支小小的队伍,人们自发地发放着号子。天亮了,门开了,守夜多时的人们鱼贯而入,先是在一个传达室模样的小窗口花五毛钱买一张申报表,然后进入大厅,分散到各个窗口,又排起了一溜小队伍,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抢着填单、递单。窗口里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审单,往上海拨打长途电话,报单,再回单;窗外的,翘首以盼地等待回音,成交的喜形于色,落空的痛心疾首。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老一代股民,最初介入中国股市的原始形式。那种争抢着一张张进入天堂门票的情景,我至今尤历历在目。

当时的上海股市只有八家上市公司,号称“老八股”。由于沾了其中一家“浙江凤凰”的光,杭州的股民有幸挤入了最早吃螃蟹的冒险家乐园。由于名额的限制,整个杭州每天只有40人有缘入围,故而,排队的慢慢地提早到每天晚饭后,就开始熬夜守望。好在美丽的西子湖,正是遨游美梦的好场所。后来深圳也开了股市,只是当时买卖者比较少,交易者就在杭州大会堂外面的广场上,一个报亭大小的窗口通过电话报单。

那时候能够买到股票的,就像是种下了一棵摇钱树,股市只涨不跌,每晚计算的是一天过去了,腰包里又鼓了多少钱。90年12月19日,以100元发行的上海申华(现为申华控股),上市开盘价就是327.90元,然后一路飙升, 92年5月最高达到702.50元,由于在92年12月1日(91年2月26日)每股拆细成10股,此时的股价相当于每股7025.00元。

最初为了控制节奏,采取每天涨幅3%的限制,但是这更助长了每天开盘就直接涨停的势头,市场形成死水一潭的局面。后来放开限制,又实行可以当天买卖的制度,成交才开始活跃起来。记得有一次我以16元多买进申华实业,一小时后就飙升到64元,赶紧抛出,转眼间就净赚几千元。这对于当时月工资才几十元的工薪阶层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喜事。

随着上市股票的增多,风险也逐渐显露。原来上市后总是一路上扬的行情不再绝对化了,1993年7月24日,青岛啤酒上市,我以开盘价15.00元买进后,最高仅仅走到15.30元就一路下行,收盘12.90元,第二天起就像坐滑梯,天天往下溜,当我在跌破10元大关时忍痛割肉,亏损三分之一。而到1994年7月最低打到3.05元,跌破6.38元的发行价,一年之中所有的投资者系数被套。股市不再是冒险家的天堂。

1996年10月起,为了控制当时疯狂的市场,管理层连发“十二道金牌”,1996年12月16日,

《人民日报》刊登了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交易所也恢复了涨跌停板制度。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股市第一次大跌发生,当天大盘就直接打向跌停板,并且连续三天黑压压地封住跌停,上证指数从1258.69点,急跌至855.85点。那数百只股票一字型地躺在地板上的惨状,让所有的股民都呆若木鸡!我当时对此深表不满,写了一篇杂文,描述有架飞机进入高空,地面导航中心一再警示风险,然而飞机置之不闻,越飞越高,为了保障安全,地面上就发射一颗导弹,把它打了下来,飞机倒是不再有危险了,可是上面的人员呢?这也许是一场难以评说的行政干预。

其实,类似的行政干预层出不穷,2007年5月29日午夜,财政部突然宣布将印花税由现行1‰调整为3‰。第二天900多只股票跌停,此后包括券商股在内的数百家股票连续五个跌停。这就是被称为“半夜鸡叫”的“5。30”事件。6月3日,第5期“榕城媒体财经记者沙龙”,围绕“疯狂股市:向左还是向右”的主题展开热烈讨论。我当时力排众议,借用俄罗斯的一首诗名来阐述对股市后期走势的判断《向左向左还是向左》。并且大胆地预言,再打跌停的话,可以果断介入券商股,短期内至少可以赚上40%。事实也是如此,相隔一天,股市就崛地而起,在券商股连拉5个涨停的气势下展开了报复性的反转行情。可是那些被吓得割在地板上的散户此时却欲哭无泪了。

我总觉得,这种形式的风险教育课最好少上,尽量让市场本身说话。

当然,市场的不理性也是时时发生。著名的“5.19”行情就是典型,当时触网即狂,凡是有宣布投资网络行业的公司,立即被拔地而起,连拉三四个涨停的现象比比皆是。记得在5月19日那天我以12元买进的厦门信达,从11.70元一直走到6月30日的22.28元,短短一个半月就几乎翻番,只是当时我没那个心理准备,半路就脱手了。当然,没有价值基础的网络股在一阵疯狂后,很快就烟消云散。

至于新股炒作,中工国际可以说是始作俑者之一,2006年6月19日,它以17.11元开盘后稍稍回调到15.50元,我见半小时的换手率已经高达60%以上,就大胆地以17元买进2万股,起先瞧着它一毛一毛地上涨,心理乐陶陶地,谁知渐渐地是1元1元地急拉,然后是5元5元地跳跃,20元,25元,30元~~~,最高冲到50元,距7.40元的发行价达7倍之高,虽然最后有所回落,以31.97元收盘,但是也足以让人喜不自禁了。然而才陶醉了一天的美梦,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六个跌停打碎,最低打到16.98元。好在我的进价不高,很快就在19元获利出局,而在20元以上追高的直到1年之后才解套。管理层也为此而出台了有关新股上市当天停牌的新规则。

市场上舆论导向及信息披露等不规范行为,也常常让投资者上当受骗,中国石油可以说是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先河。所谓“亚洲最赚钱的公司”“要让内地股民也享受利润”等口号响彻云霄,以至于大量的投资者在高达48.60元的开盘价也蜂拥而入,人称股神的“杨百万”在40元的高位忽悠后被套,还自欺欺人地声称要传给孙子去赚钱。看来,被打翻在10元以下的股民还真的要以此传宗接代了。我和我的朋友因定位25元而有幸躲过了一劫,而我声言“在40元以上买中石油,等于买根上吊的绳子”,则被传为市场的一句名言了。

新中国股市历经20年的发展,随着管理的规范,投资者逐渐的成熟,已经脱胎换骨,彰显出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长,成为名副其实的国民经济晴雨表。预计到下一个三十年末,一定会跻身于世界前列。而我现在作为一家机构的主管,正为规范管理作出努力,并为股市的繁荣发展作出贡献,力争成为一棵股市常青树,以第一代老股民的身份见证中国股市的历史与未来。

作者简介:

龙天寅 杭州人。中国股市最老一代股民之一,因掘得第一桶金而痴迷于股海。

曾在某省级公司任办公室主任,奉命参与期货市场,就此叱诧风云一时,人称“期货将军”。然而,1993年被一波极不规范的钢材行情打得一败涂地,巨亏数百万而被迫辞职下海。个人也因此负债累累。

出于执着的精神,依然试图在股市中东山再起。94年起,先后受聘于多家财经公司任总经理,继续拼搏于股市生涯。97年赴深圳、香港等地,涉足于指数期货,在著名的东南亚金融风波中迅速成长。

98年受邀,赴福州重返A股市场,重整旗鼓。并陆续在《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发表《我们是宁波民间敢死队》等颇有影响的数百篇文章,并辟有《营业部采风》专栏。2001年起先后在《福建经济快报》、《东南快报》、《海峡都市报》等主持《天寅手记》专栏,以实战的形式,揭示了股市风云。每天一篇,笔耕不缀,长达九年之久,在全国尤其是福建股民中享有盛誉。

现主管一家金融机构,冀望在有生之年大展宏图,并力争为中国股市的规范发展作出新贡献。

股市格言:股市如人生,三分技巧二分运,关键五分好心态。

人生目标:不与他人比财富,只做股市常青树。

注:以上稿件为腾讯财经“我的20年”征文独家稿件,未经作者允许,严谨转载。

征文投稿方式:

1、邮箱投稿 cctvzggs20#126.com parryzhang#tencent.com (请将#替换成@)

2、在线投稿 点击进入“股民传奇”投稿

3、论坛投稿 点击进入“我的20年”论坛

注:来稿请在标题前注明“我的20年”征文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