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钢铁冶金 > 正文

稀土紧缩出口被外国施压 专家称要硬气不放松

2010年09月21日04:31证券时报陈 锴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内忧外患不足惧 中国稀土要硬气

编者按:9月17日至18日,国家工信部党组书记、部长李毅中前往赣南调研稀土产业发展情况。他强调,要切实保护和利用好稀土等战略性资源,在开采利用中注重保护环境,通过各方努力,促进稀土产业健康有序发展,让其更好地服务于经济社会和国家发展。但目前国内稀土行业的现状并不让人感到乐观,“内忧外患”之下,还有许多工作需要相关方面逐步完善。

稀土行业近日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在稀土资源的整治问题上,中国政府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压力,鉴于此,商务部可能会进行一次出口配额的补充。

内忧是指现行的配额分配不太“合理”、“科学”,不少分离企业的生存难以为续;外患则是指西方国家在拿中国稀土大做文章,并密集向中国政府施压,如果中国政府不扩大出口配额,将面临更大的外交压力。

内忧谁之过

原本“一致对外”的稀土行业,如今已是内讧不断。随着稀土行业乱象的滋生,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将矛头指向现行的出口配额身上。

记者所采访的赣南就有很多稀土分离企业抱怨配额缩减影响了出口,前往赣南调研的国务院两位参事也成了分离企业诉苦的对象。

自1998年以来,商务部每年向国内稀土生产企业下达两次稀土一般贸易出口配额,但在2009年,商务部曾进行过一次出口配额补充。今年3月和7月,商务部两次公布了出口配额的指标,总量为2.23万吨,同比下降39.52%。出口限制令已引发一些西方国家的强烈反应。“据此,不排除商务部会效仿2009年的做法,在今年晚些时候再增加一些出口配额。”业内人士如是说。

据了解,现在的稀土出口配额可谓是极为稀缺。在往年,虽然很多稀土分离企业没有出口资质,但也能想办法买到配额,再弄到一些国外订单,联合有资质的企业“混着”出口。尽管这种做法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但“配额买卖”早已是稀土行业公开的秘密。而在今年出口政策愈加收紧的情况下,这个“公开的秘密”滋生了更多的稀土乱象,并引起了业内人士的争议。

“在今年国家拟定稀土出口配额时,也是以稀土的生产指令以及实际需求为依据。所以,出口配额的下降不应该是分离企业出现经营困境的主要原因,也不应该是稀土行业的普遍现象。” 五矿稀土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春生对记者表示。

对于配额锐减致使稀土分离企业陷入困境的说法,廖春生指出,部分稀土分离企业在去年或者往年接了很多的外单,而令这些企业没有预料到的是,商务部今年突然大幅度紧缩出口,而这些分离企业根据以前的外单预定了不少原料订单,从而造成了目前预算上的困难。

紧缩出口不能松

不仅是国内部分稀土分离企业在为自己叫屈,一些西方国家也频频通过外交手段在向中国发难。近段时间以来,日本更是密集施压,要求中国政府提高稀土配额。

就中国政府是否应该放松出口政策一事上,中国稀土学会秘书长林志会态度明确。他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论是从中国稀土资源的储量,还是从稀土产业的污染现状,以及稀土元素对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来看,中国政府对稀土领域的整治都不应该放松,更不应该在关键时期提高稀土的出口配额。”

中美两国稀土开采的演化史是林志会所持态度的首要依据。在中国稀土产业发展之前,美国曾是世界第一大稀土生产国。美国的芒廷帕斯矿山——世界最大的单一氟碳铈矿床,稀土品位为5—10%REO,储量达500万吨之多,是美国最重要的稀土资源地。但随着中国稀土产业的发展,大量廉价的中国稀土冶炼分离产品涌入国际市场,迫使美国稀土企业不断减产,到2001年,美国彻底停止了对芒廷帕斯稀土矿的开采,转为完全依赖从中国进口稀土。

“中国政府通过对稀土行业的整治,稀土的价格得到了回升,但即便是目前的稀土价位仍不及美国当时的价位。那些西方国家凭什么在此时就开始嚷嚷?”对于西方国家宣称的稀土价格高企论,林志会似乎显得很愤怒。

在更多的时候,廉价中国商品大量进入欧美市场都难逃反倾销的命运。“然而,芒廷帕斯矿山的停产并没让美国的矿主们联合起来向中国稀土宣战。相反,他们选择了沉默与合作,其用意不言而喻。”国信证券研究员彭波说。

在中国政府大幅紧缩稀土出口的同时,资源匮乏的西方国家也在另谋出路。诸如澳洲、美国将重启本土稀土矿的开采,日本则表示将在越南和哈萨克斯坦开采稀土......“虽然中国供给了世界95%以上的稀土,但其实储量只占世界的35-50%,大量的稀土初级产品被廉价运出了国门,太可惜了。”林志会说。

据了解,在过去10多年里,我国虽然站在稀土资源的最上端,但却没有取得稀土的定价权。更因为政策重视不够,无序的开采与冶炼,导致稀土冶炼产能严重过剩,资源浪费,中国企业赚取的也只是低附加值产品的那点可怜的利润。

林志会称,现如今,尽管美国已经基本停止了稀土的开采,但其使用的,却是未经加工或微量加工的低价中国稀土,美国企业在经过深加工后,又高价卖回给中国,这是中国稀土产业可悲的现状。

警惕变相出口

在有些人看来,中国实行出口配额制,就是为了促使外国企业把深加工环节转移到中国,从而使中国能够在合作过程中学习到相关的技术。然而,实际情况却并非想象的那样。

举个例子,钕铁硼的工艺程序一般分为冶炼-制粉-成型-烧结,而赣南的一家中外合资公司,他们的“加工品”是合金锭,该产品能和钕铁硼产品一样顺利通关出口。

“实际上,合金锭只是钕铁硼的第一道生产工序的产物,将稀土氧化物压块就可以了,完全是初级产品,这完全是一种变相的稀土出口。”在向记者描述稀土产业乱象时,赣南一家大型稀土分离企业总工程师显得很气愤。

配额限制只适用于稀土,而不适用于加工后的稀土制成品。

于是,为了绕开配额,越来越多西方企业陆续把生产转移到中国。继今年6月韩国资源公司与浦项制铁组团入股包头永新稀土公司后,包头稀土高新区在今年8月又与几家外资企业签署稀土深加工合作项目。

需要警惕的是,一些外资企业借深加工的名义以技术为幌子与国内公司进行合作,其实际只不过是图谋我国的资源而已。赣州工信委林小兵就告诉记者,确实有外资企业有意落户赣南,但为了防止上述现象出现,赣南稀土产业的招商,侧重于发展稀土深加工产业。截至目前,赣南地区尚未有一家真正的外资深加工企业。

中国稀土学会此前的一份报告指出,由于中国垄断了全球的稀土生产资源,其他稀土消费发达国家则大量投入稀土研究,抢占稀土知识产权制高点,并从外围“跑马圈地”,试图从技术领域控制全球稀土的生产和消费。

与之相应的是,中国的钕铁硼产量与日本相近,但是产值却不足日本的三分之一。除了稀土永磁,其他稀土功能材料及器件方面的核心专利权,也大都掌握在欧美和日本等国。

“以何种方式与中国企业合作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外资也有一些担心,如果技术真被中国国内企业学到,这等于为自己树立竞争对手,所以,并不太愿意在中国投资深加工企业。”国泰君安研究员桑永亮对记者称,在当前,中国的稀土产业迫切需要制定稀土行业准入门槛,严格控制外资企业进入稀土开采领域。

[责任编辑:johns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