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海外名刊 > 正文

商业周刊:富士康背后的郭台铭

2010年09月15日20:43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商业周刊:富士康背后的郭台铭

《商业周刊》9月13日刊封面图片

腾讯财经讯 《商业周刊》9月13日刊发表的佛地瑞克•巴福(Frederik Balfour)和提姆•卡尔潘(Tim Culpan)署名文章,在深圳龙华工厂采访了富士康的董事长郭台铭。针对最近的富士康自杀事件,商业周刊采访了龙华工厂的员工以及应对这次公关危机的管理者。

炎热的八月在富士康深圳的工厂中,30多万员工在这个工厂区内吃饭、睡觉和生产iPhone,索尼PlayStation和戴尔电脑。工厂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欢乐起来,首先是工厂里开展了像爱丽丝奇遇记里的游行,许多员工打扮成维多利亚时代妇女,拉拉队员,甚至蜘蛛侠。其次进行的是为时两小时的体育活动,包括健身操等活动。这些活动都试图在富士康营造一个“关爱生命”和“关爱他人”的氛围。

这样的活动是员工工会和富士康管理层的共同决定,富士康技术集团希望能够通过此活动来弥补在中国大陆超过20个工厂、92万员工中出现的集体心理问题.。今年富士康相继出现11位员工从富士康员工宿舍高层跳楼自杀,使得管理层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改善现在的情况。舆论的矛头指向了台北的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富士康的客户、记者、学者以及中国政府都对郭台铭提出质疑。

员工自杀事件让富士康陷入了尴尬的处境:人们把富士康看成一个制造业的魔鬼,认为富士康把员工当作机器来对待,严重剥削这些来自农村18-25岁的年轻劳动力,来降低制造iPhone的成本。富士康的悲剧让人们不禁考虑所有为高科技代工的企业,包括IBM,思科-T微软诺基亚,索尼和苹果等,这次的公关危机对高科技企业来说是场噩梦。让富士康雪上加霜的是最初迟缓甚至有些笨拙的应对方式。在商业周刊对郭台铭的独家采访中,他透露自己并未及时注意到自杀事件的影响:“坦诚的说,前三次自杀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并没有把它看作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在深圳方圆2.1公里龙华工厂里大约有80万的员工,那个时候我觉得很愧疚,但是并不认为是富士康的责任”。然而在三月份发生的第五起自杀事件之后,郭台铭说:“我打算通过一些举措来改变这个现象”,而到了五月底已经发生了第九起自杀事件。当时富士康进入了危机管理状态,在宿舍周围设置了300万平方米的安全网,还有24小时岗哨。管理层为深圳的工厂员工提薪30%,至每月1200人民币,并许诺在十月份的时候再次提薪。此外,富士康还雇佣了纽约公司Burson-Marsteller来帮助公司应对这次公关危机,这也是自富士康成立以来第一次雇佣专业公司来处理公关问题。

根据公关公司的策略,商业周刊在此次采访中享有史无前例的权利:能够访问富士康的工厂,员工宿舍,自杀帮助委员会以及郭台铭本人。采访在龙华进行,龙华工厂的门口看起来像国境线上的关口,有穿制服的警卫把守。整个工厂无疑是一个功能齐全的城市,有快餐店、自动提款机、游泳池、巨大的播放信息和卡通片的LED屏幕、售卖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的书店。书店内常常见到郭台铭的自传,收录了他的一些座右铭,包括“工作是一种享受”、“残酷的环境是件好事”、“饥饿的人有无比清晰的头脑”以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富士康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出口企业,郭台铭也被福布斯评选为台湾首富,身价约59亿美元。他说他对自己的身价无法估值,因为有专人负责这部分的工作,据郭台铭自己说:“每年他会给我一张纸,告诉我这就是今年的价值,我对自己有多少钱不感兴趣。我现在工作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社会以及我的员工们”。

从鸿海到富士康

郭台铭1974年靠着7500美元的贷款白手起家,在台北郊区土城租了一个棚屋。当时年仅23岁的郭台铭已经服了三年的兵役、做了两年的船员,这些经历使得他首次意识到台湾出口贸易的前景并决心加入这一行业。借助这贷款,他购入了几个塑料制模机,开始制造黑白电视的频道转换按钮。他的第一位客户是芝加哥的Admiral电视,随后他又和RCA,Zenith和飞利浦签订了供货协议。

对于郭台铭来说,第一次商业上的突破是在1980年,为Atari生产连接器,但是他的鸿海公司每天为Atari生产1.5万个连接器。然而,此时郭台铭不甘于只做机械的生产者,他为公司申请了专利权并集中在线缆生产方面。在80年代初期,郭台铭首次在美国拓展生意,在11个月内访问了32个州。那时他就像个上门推销员,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逐一造访各公司,终于个IBM签下了生产连接器部件的订单。曾和郭台铭有商业往来的马克思•方(Max Fang)说:“郭台铭是世界上最棒的推销员之一,他总是雄心勃勃且总是抓着你不放”。

当台湾80年代出现劳动力紧缩和工资上涨时,郭台铭把生产转移到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泰国。当时临近的中国有能力提供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但是很少公司敢去中国进行生产。然而,郭台铭并没有被吓倒,他在深圳和香港交界处设立了一个生产廉价服装和鞋的工厂。1991年,鸿海精密集团在台湾上市,筹集了大量的资金,大部分的资金都用于扩大龙海工厂的设施和生产规模。为了提高中国员工的生产效率,郭台铭迅速意识到他需要提供食宿、健康医疗服务以及一些额外的费用。

在1996年,郭台铭开始为康柏台式机生产机箱。“郭台铭很有远见,而且有魄力做大事”方评论道,“当年我去工厂访问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条完整、有效率的生产线,从大片的金属板切割、成型、焊接、加盖到完整的产品。他们还在产品线上加入软盘驱动器、电源线和电缆。当顾客收到机箱的时候,只需要装入主板、CPU和硬盘就可以了”。很快,富士康也开始为IBM,惠普和苹果生产机箱,这对整个台式机行业都有所影响。

历经三载的发展,富士康从一个生产电视按钮的企业蜕变成为世界有名的消费电器生产商。2006年伦敦每日邮报报道了富士康龙华工厂生产iPod的三万员工的悲惨生活处境,包括超长工作时间、复杂的工资结构以及是三层上下床的居住环境,中国商业新闻也报道了同样的问题。这样的事故并没有影响苹果和富士康的关系,富士康后来负责制造苹果的下一代明星产品iPhone。《虎与狐—郭台铭的全球竞争策略》作者张殿文说:“乔布斯的成功少不了郭台铭的支持。”

龙华自杀事件

从五月份开始,郭台铭已经把他的办公室搬到了深圳龙华工厂,以应对发生的自杀事件。他说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日三餐都在办公桌上吃,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就在采访前一天,我晚上11点才有时间为采访上镜染头发”郭台铭自己透露。

在龙华工厂里,商业周刊采访了四十多个工厂的员工,他们面对记者并不感到拘束或害怕,采访时也没有人在旁边监督。一些员工否认了富士康如何对待员工的传言,但是和大部分人对富士康工作的了解基本相似。一些员工进入富士康工作是为了迅速的赚钱,一些是为了日后成为企业家,加班在一些员工眼里是赚钱的机会。

19岁的李彩荷(音)来自甘肃省,她每天工作12个小时组装诺基亚N90主板的九个部件。“这份工作需要集中注意,一开始压力很大”她说,“我知道我可以为了工作时间提起诉讼,但是我认为这不会对我有什么帮助。现在我已经很适应,我也不会和父母谈起在这边的压力”。李彩荷和其他七个女孩合住一个寝室,她们打算再在富士康工作一年,之后就回家乡开一个小店。

23岁的程(音)在富士康的工作是为手机的塑料外壳喷漆,他说现在的条件比他之前的三个雇主提供的要好得多。不过,五月份的时候,他们还为了争取更好的保护面罩罢工了一天。对于现在工厂举办的游行和运动会等活动,他说:“当玩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开心,但是结束了之后,郁闷的人会继续抑郁,这些都是表面工作”。

25岁的郭彦斌(音)来自河南省,现在在物流工作。他认为:“工厂太大,低层和中层的管理人员教育程度不高,对人也不友善。这是郭台铭的原因,从来都是老板剥削员工”。 而20岁的李晓凤(音)认为她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很难接受这种长时间、低工资还要接受管理者口头谩骂的工作:“年轻人,特别是90后,都有很多的热情和激情,但是一旦遇到挫折容易抑郁。我们的忍耐能力不够”。对于她自己来说,寝室里的蟑螂和最近的停水让她觉得难以忍受。

公关危机让富士康开始采取善待员工的措施,劳动力的成本开始增加:劳动力工资的增长会带来今年每股收益5%的下降。但是如果富士康的成品价格增长1%,或者64G iPod的价格增加4美金,增加工资的劳动力成本就可以被抵消。

未来的布局

富士康已经开始了下一步的大动作,对于现有的城市大小的生产区,郭台铭希望当地政府能够在解决员工生活问题上提供一些协助。“我们在90年代早期到了深圳,当时我们的厂区里不仅有车间,还提供寝室、咖啡厅甚至洗衣房”郭台铭说,“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工厂,还承担起了社会责任。现在我认为我们应该集中负责工厂,商业是商业,社会责任也需要政府来承担”。四川成都政府已经和郭台铭签订了协议,郭将投资35亿美元在五年间建一个生产个组装的工厂,而政府将为员工提供低价的住房。郭台铭说:“我不想再经营咖啡馆了”。

向内地进军也能够减少员工自杀事件。富士康高管的考虑是,如果员工住在家乡的附近,也会拥有更多的社会支持。富士康也在郑州建立了一个工厂,因为现有员工中有超过五分之一是河南员工,大约1000万人左右。所以,富士康选择在劳动力密集的地方设立工厂,当地的员工也有更多的社会支持。

除了生产工厂的布局以外,富士康也计划开展零售渠道生意,打算在2014年之前在中国开设一万个零售店。零售店的管理人将从现有工厂员工中选拔,让工厂工作的低收入员工能有机会成为工作相对优越的白领。(安吉)

[责任编辑:sak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