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能源电力 > 正文

手套企业强生集团转型:光伏设备制造商

2010年09月08日07:02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强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强生光电)是一家以薄膜太阳能电池为主产品的光伏设备制造商。

在其位于上海总部的会议室内,挂着一幅一米多宽的中国地图。在地图的西北角,插着十三面小红旗,对应着今年总容量280兆瓦(1兆瓦=1000千瓦)的十三个大型光伏电站特许项目。

根据最新公布的招投标结果,这十三面“小红旗”中有两面“小红旗”代表的光伏设备很有可能将由强生光电提供,总容量为20兆瓦。

今年8月的招标中,与强生光电捆绑的投资商中电国际新能源公司在甘肃武威20兆瓦项目以及甘肃白银20兆瓦项目上投出的价格,分别为0.8099元每千瓦时与0.8265元每千瓦时,相比去年1.09元每千瓦时的中标上网电价,下降了25%左右。

强生光电董事长沙晓林表示:“低成本的组件和电站是光伏电站低成本发电的两大关键。”而强生光电正是一家以低价闻名的薄膜电池制造商。其提出的每兆瓦1250万元的成本价以及0.67元每千瓦时的成本上网电价,均为国内最低。

相比目前不少国内主流晶硅电池厂商认为合理的每千瓦时1.4元至1.5元之间的光伏上网电价,以及每兆瓦电站2300万元左右的造价,强生光电的成本只是他们的40%。

其实,报价“凶悍”的强生光电在光伏领域是后来者。三年前,强生光电的主业还是劳保手套,一个与光伏没有任何联系的行业。

发展仅两年多的强生光电今年的产能只有165兆瓦。与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英利集团等产能达到吉瓦(1吉瓦=1000兆瓦)级的晶硅光伏电池巨头相比,强生光电可谓是“超轻量级”选手。但这家企业却在不断刷新着光伏行业的最低售价。

在专访中,沙晓林表示,强生光电计划在两年内使光伏电站上网电价降至0.55元每千瓦时,这一预计进度也是目前国内最快的。视成本为关键性因素的沙晓林正在继续向平价上网的方向努力,“我要让光伏发电的价格接近火电电价。”

转型

“光伏比手套市场大多了”

“手套行业太狭小了,撑死了也不可能做到让满大街的人都天天戴手套”,“化石能源总有枯竭的一天,那么新能源就必然得崛起。这就是现在能源行业的商机。”

沙晓林自称与新中国“同龄”,1987年“下海”前是江苏省如东县饮泉乡副乡长。他身形瘦削,容貌清癯,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经常背着手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乍一看似乎更像一位大学老师,很难和一个管理着数千员工、年营收上亿的大老板联系到一起。

强生光电的母公司南通强生集团(下称:强生集团)成立于1993年,原来是一家以低端手套为主业的轻工公司(即华能轻工厂)。在1993之前该公司隶属于华能集团,在中央要求清理副业的过程中被剥离了出来。

在剥离的过程中,身为华能轻工厂厂长的沙晓林与一香港朋友联合出资195万元买下了华能轻工厂的所有股份。

沙晓林给新公司起名“强生”,寓意拥有强大的生命力。改制完成之后,当年强生的利润由之前每年一二十万元一举跃升至150万元。

考虑到上海的劳动力成本,沙晓林将华能轻工厂搬到了江苏,并进行产业升级,专做高端劳保手套,业务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在2008年,强生集团的出口产值达到了1.03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劳保手套生产企业。

沙晓林并不想一辈子只做手套。

“手套行业太狭小了,已经没有多大的增长潜力。”他表示,“蛋糕就这么大,撑死了也不可能做到让满大街的人都天天戴手套。”

他认为,一个业务在发展到成熟阶段后,公司就需要调整结构。在他看来,调结构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内部调整结构,不离开本行,产品做得更高档,利润更高一些。强生由过去的低端手套向高端劳保手套转型,已经实现了这一点。

“另一种方法是跳开本行业去寻找别的领域,这需要审时度势,分辨哪些行当能做,哪些行当不能做。而我就十分看好太阳能。”沙晓林说。

沙晓林认为,只要人类继续发展,就离不开电。

“化石能源总有枯竭的一天,那么新能源就必然得崛起。这就是现在能源行业的商机。”沙晓林总结。

沙晓林说,目前新能源的最大问题是价格昂贵,只要能够将发电成本降下来,市场就将获得爆发性的成长。

“这就好比手机市场,20多年前‘大哥大’3万元一个,没多少人买得起。但是如今满大街上全是手机,几乎人手一个,孩子有,阿姨也有。光伏发电也一样,关键是把成本降下来。”

在众多新能源中,沙晓林最看好光伏发电。太阳能潜力巨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只要在全球沙漠4%的面积上安装光伏系统,就足以满足全球的能源需求。此外光伏发电时间与人类用电高峰时间大致一致,因此又被称之黄金电。这些优势是风电所不能比拟的。

而在具体的光伏路线上,沙晓林表示,考虑到能耗以及原材料瓶颈问题,他更看好硅基薄膜电池。硅基薄膜电池的能耗为晶硅电池的六分之一,硅料使用量更低,如果硅料价格大幅上涨,则薄膜电池的成本优势更加明显。同时考虑到污染问题,沙晓林表示,他不会选择碲化镉技术。

入行

“金融危机时差点出事情”

2009年上半年被沙晓林称为强生光电“最为困难的时期”:国外发生金融危机,国内政策不明朗,银行又收拢资金,导致资金周转不畅。“当时我们投了4-5个亿进去了,有段时间资金很紧张,差一点出事情。”

2007年,沙晓林决定从零做起,进入光伏这个与手套完全不同的行业。这个转型令沙晓林的亲友们很担心。

“他们觉得原来制作手套多好,一年除税可以赚一个亿,业务成型,不用再大规模投入了,我可以清闲了。但做光伏,需要投入好几个亿,而且前景也不明朗,当时亲戚朋友很紧张。”沙晓林回忆。

由于强生光电是一家民营企业,沙晓林是公司的拥有者,他的决定就等于公司的决定。2007年底,他从美国引进了一条25兆瓦的非晶硅太阳能薄膜生产线,2008年1月投产。当时国内的薄膜电池生产线大多为单线10兆瓦,强生光电的25兆瓦的单线为全国产能第一。

2008年初,“新能源”与“中国”这两大标签在华尔街可谓如日中天。无锡尚德、江西赛维等一批中国光伏企业都迅速赴美上市,筹措到了上亿美元的资金。强生光电也希望搭上这股东风。

那段时间,强生光电与雷曼等一批投行以及私募基金进行接触,希望能够成为国内第一家海外上市的薄膜光伏电池生产企业。但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爆发,资本市场降至冰点,上市计划宣告搁浅。

紧随而来的是整个光伏产业环境的恶化。在金融危机爆发的早期,西方国家的银行收紧了贷款,受此影响,外国光伏投资商新建光伏发电项目的计划基本停滞。中国的光伏产品95%以上都是出口到欧美市场,欧美没有订单,国内就出不了货。

据业内一家光伏企业的副总经理介绍,在金融危机期间,国内光伏企业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几乎没有接到任何订单。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