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投资者教育巡讲 > 正文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演讲实录

2010年09月01日19:31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消息 由中国证券业协会主办、北京证券业协会协办以“论势、论智、论道”为主题的“2010年中国证券业协会投资者教育与服务巡讲活动启动仪式暨北京专场”于8月31日下午在长春华天大酒店召开。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金岩石先生到会并做演讲。

以下是金岩石先生演讲实录:

我把视角拉宽一些,让大家能够从更长的趋势来看下半年。年初讲卧虎藏龙,今年是虎年,虎年卧虎之势今年还是改不了。直到我们看到全球经济走出萧条,也就是2012年,我们才会看到一个实体经济、虚拟经济、综合经济、全球经济之间相互激励。我们研究股票市场,我的方法是把它看成三架马车,基本面看业绩,资金面看政策,情绪面看交易量。主要的是把市场分成三个层次,这样对中国之股市,一看业绩、二看资金、三看情绪,而在业绩、资金和情绪的背后,中国还多一个东西,那就是政策面,政策效应。政策面对股市的影响,在基本面是直接通过对银行股的影响,因为全球没有任何一个股票市场、单一行业的市值占比超过30%,而中国银行股在市值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一。所以我们把银行股作为中国A股的定海神针,同时又把这个行业看成政策的风向标。所以在去年底,经济迅速走出萧条,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政策面的持续支持,所以上半年很明显,上市公司业绩、业绩增长非常喜人,但是业绩增长得不到政策面的支持,因为上半年整个经济存在着一个政策面逐渐收紧的过程。

虽然我们都在讲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变,2009年的货币最高,增量超过29%,全年货币增量超过27.95%,今年上半年光一货币增量从29%的巅峰回落到18%,同样是不变,但是29%和18%肯定是有变化,在这种变化之中,上半年资金链续紧,带来的结果就是情绪面犹犹豫豫,正在犹豫的过程中,楼市调控就把情绪面一下子推到了边缘。把楼市调控看作是政策的另一个风向标,这就要解开一个概念,就是为什么楼市地震、股市遭殃?就是因为我们不知不觉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生活方式悄悄地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城市,我们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没有意识到城市化代表的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直接从家庭的层面,也就是从每一个人生活的层面,改变了我们的价值观。

我们把家庭作为现代经济的基本经营单位,我们会看到在传统社会,传统社会的家庭是以男人为中心的,过去我们管男人叫“老爷”,特别是东北人,“爷们”,老爷是什么意思?代表这个家庭基本的功能是传宗接代,传宗接代的家庭是妻贤子孝,“贤”、“孝”这两个字是中国文化最无耻的东西,因为他是用孩子的声明和女人的声明来经营家庭的未来。当一个家庭,以妻子的现和孩子的孝作为经营未来的工具,你往前再走一步,一定是追求多子多福,妻妾成群。现代的社会,我们不再以来妻贤子孝,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家庭多了两口人,一个是房子,一个是票子。我们对房子和票子的依赖逐渐上升,而对“贤”和“孝”的依赖逐渐下降。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化。这个家庭的结构就是用票子看着老婆,老婆看着孩子,孩子抗着老公,老公抗着房子,房子抗着契约。老公是什么意思?就是老被公用,说明你不再是过去的家庭之主了,不再是老爷了,而是社会的公用品。所以这个社会女人当家,女人管两张纸,一张纸管楼市,一张纸管股市,当我们把整个社会这样去理解,我们就会发现每一个家庭有一个风险资产总量,而这个风险资产总量在资本市场不够发达的时候,这个市场中90%,相对于90%的家庭是直接和股市、楼市相关联的,所以楼市调控必然传达到股市。所以楼市调控使股市蒙受“池鱼之殃”。一级通过货币,一级通过楼市,直接或者间接地使越来越多数的人产生了恐惧,而这种恐惧使我们拖进了市场的地步。这个时候我们会想什么?股市在绝望中落底,在欢乐中升腾,在疯狂中结束。所以当市场处于绝望状态的时候,常常就是我们应该看到的机会。

于是我们回顾2008年10月、11月,确切地讲11月5号的央视第一次提出的概念,“情绪性底部”。2008年我在讲情绪性底部的时候提出了四个指标。第一,股市的分红率超过了存款利率,四、五月份再次发生。第二,市盈率接近历史最低点,四、五月份再次发生。第三,新股上市冲高回落跌破发行价,叫做破法率,超过30%,五月份再度发生。第四,全市场跌破净资产的上市公司所占的比重在2008年10月超过12%,这个指标没有发生。可是我同事又给大家提出了一个新的工具,把索罗斯讲绝望与疯狂量化,于是我看到在2007年6124点这个区间,这就是市场的极度疯狂,这种极度疯狂的状态如果不是因为金融危机,如果因为政策突发性,我们还会看到股市持续狂奔,于是我们把6124区间交易量的均值和市场暴跌到1664点这个区间的交易量均值换算成一个疯狂系数、绝望系数,得出的比值是1:0.2,也就是一个市场在这个区间,悲观时期的交易量仅占疯狂时期交易量的20%左右。我们用这样一个数值泡到现在,把3478点的交易量和5月份的交易量重新做对比,这个比值是1:0.24,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判断,我讲6月份买股12月买发,6月份买股就是市场接近了绝望系数,极度悲观,市场在极度绝望中创造了机会。我们用这些工具也是给大家将来从这个市场当中看到了风险提供的一个分析方法,也就是5、6月份连续数日交易量逼近1000多亿,现在我们处在2000-2500亿之间,这个区间就是市场的欢乐系数。什么时候我们看到交易量突然间又爆发接近5000亿的时候,那又是疯狂。所以市场在不断的绝望、欢乐、疯狂的波动中我们把握住属于我们的机会,能够尽可能地避开可能给我们带来巨大亏损的风险。所以,用绝望系数给大家描述市场中的周期波动,让人们把握住市场情绪中的“过度悲观”和“过度乐观”。

我们再换一个角度看货币,让大家理解为什么在这样一个阶段我们分析股市不能单单看股市,一定要跳出股市,看什么呢?一要看货币,要看楼市。因为我们正处于城市化进程,就是人口积聚的过程,我们说发展中国家,英文叫beveo……,发达国家叫……我们想一想,开发商的英文叫什么呢?bevelop……,所以发展中国家就是开发商国家。在这个阶段国家不得不承担让整个国家在开发中走向开发完了,而开发完了的国家就是发达国家,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国家60-70%的人成为城里人。这就是一次史无前例的人口大迁徙,在这个迁徙过程中,我们会看到城市此消彼涨,一些城市会积聚扩张,一些城市可能会消亡,于是在这个过程中,以中国作为13亿到15亿人口的超级大国事实上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次5亿人要改变生活方式的大规模的人口迁徙。

而推动人口流动的是什么呢?是货币。就像推动经济增长一样,于是我们必须关注一个城市的人口流动和货币流动,在这个流动中我们要把握住一个时代的变迁。城市化和资产泡沫共同成长,为什么?我们回头看,2009年我们走出金融危机,率先复苏,但是我们回想2008年,我在这儿给大家讲过一次,讲的是金融海啸,2008年黑林压成???现在阳光明媚,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想一想,你们都工作了吗?你们发明了什么?全世界失业率在上升,财富在增加,却没有什么什么重大发明或者重大发现,但是我们为什么我们能够走出金融危机呢?我们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发票票、吹泡泡,这就是宏观经济。这是你们看的,一个简化的世界摆在你们面前。我希望把事情简单化。五大货币区代表全球GDP70%以上,而这五大货币区在2009年一年,广义货币总量共同增长了8.38%,看一看中国的数字,增长了27.59%,所以当我们看到中国经济领先全球复苏,你们看这张图就明白了,是因为我们赶发货币,很多人说美国人不负责任,乱印钞票,看到这张图你们就明白了。你们和周小川说美国乱印钞票,他心里告诉你我比美国牛多了。当我们理解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我们才会看到过去我们说三架马车,我们以为是真的三架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我告诉大家,2009年揭开了三架马车的秘密。一架飞机,出口萎缩,2009年9.1%的经济增长,85%来源于投资,投资中80%来源于政府投资,政府投资钱从哪来的?80%以上来源于超额货币发行。当我们用超额货币发行驱动经济增长、创造就业、走出危机的时候,我们要知道货币是什么?

货币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让一张图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我们用货币推动增长,经济增长完成了,货币去哪里?你总得给它找一个出处。于是,我们理论上有三个出口,一个是把水放出去,底下有一个出口。一个是上它流进水桶,消费品价格倒长。一个是让它流进水池,投资品价格上涨。我们许多经济学家是假设货币发出去,将来会收回去,我告诉你,货币如水,覆水难收,一旦发出来,就收不会去,不仅收不会去,一旦你用货币积累经济,就像人吸毒一样,你会上瘾,不仅收不回去,还得继续发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就要理解为什么要管理经济膨胀预期?管理经济膨胀预期就是告诉我们货币收不回去了,我们只能只管预期,于是出现了两个取向。一个是进入水桶,CPI一揽子商品,影响千家万户的生活;一个进入水池,看到铁路基建、奢侈品,所有这些都构成了吸收货币的海面。于是在这两个选择中我们心里要明白,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我们每个人想一想,让水流向哪里呢?是流进水桶还是流进水池子?我们都知道,流进水池,泡沫生成,有一天总会给我们带来风险,富人自杀,穷人会杀人,所以变成一个残酷的选择,是让泡沫升腾,吸收超额货币,还是让物价生成?这就是我们的选择。就是因为这样的选择太残酷了,所以总理在高压情况下,就是抑制房价上涨,就是告诉你们多数城市房价平稳上涨。因为我们用货币创造就业,货币同时必须承担两个责任。就是让泡沫升腾,然后让更多的人能够就业,让更多的人能够在低土壤的经济环境中生活。这就是我给大家讲的中国经济模式是一个四高加一高的模式,高额货币发行驱动高额政府投资,追求高增长,化解高失业,于是我们必须付出一个代价,那就是高房价。高房价是化解就业、高膨胀的工具。这个角度上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化解泡沫。

我们担心通货膨胀,但是我们要理解生活中有两个通货膨胀。一个是统计学的通货膨胀。统计学的通货膨胀,我们看CPI,而另一个是经济学的通货膨胀,经济学的通货膨胀,我们看货币量。当我们看货币量的时候,我们就要再看这张图。这张图告诉我们,中国2009年由于天量货币发行,我们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货币主体,仅次于欧元。而欧元代表27个国家,还没有结束,我们再往前看,到今年5月,由于欧元贬值,我们相对升值,货币继续放量,今年5月我们超过欧元,成为货币第一大国。所以我们要思考中国的今天和未来,永远永远记住两基本前提,第一,人口超级大国,第二货币超级大国。

两个超级大国的概念,这是我们理解中国问题的关键。于是看货币,这张表给了大家三张饼。第一张饼看货币,这个数字只到2月,如果到6月,你有没有看到这张饼占比最高的是人民币,当年我们用人民战役中消灭日寇,今天我告诉大家,我们正在向全世界发起一张人民币战争。所以看货币,我们是世界第一货币大国。去年7月超越美国,今年5月超越欧元。我们看生产,中间这张饼,这张饼如果画到今天,我们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所以这张饼告诉我们,中国是生产强国、货币大国,我们引以为自豪,很多人以为我们觉醒了。错!我们看第三张饼,消费,还是五大货币群,我们屈居第四,日本1.3亿多人口,消费总额却超过我们1倍以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印了太多的纸,干了太多的活,我们却没有真正享受。在消费这张饼当中,我们才能知道,我们更多的财富是货币驱动的泡沫,并没有真正给我们带来生活的美好。于是,比消费,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消费总量不到美国的19%,不到日本的45%。这三张饼告诉大家,我们没有真正地富强,也同时告诉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就是从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

无论你用什么词语,也无论你用什么概念,什么政策,这种趋势不可逆转,也就是在未来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永远永远是一个主体,

[责任编辑:mael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