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对冲基金爆炒黄金直逼新高 避险投机界限模糊

字号:T|T

GOD(上帝)是什么?——Gold(黄金)、Oil(石油)、Dollar(美元)。

然而,目前只有G是大写的——在一系列美国疲弱经济数据的打击下,过去三周NYMEX原油价格骤跌13.1%,美元指数面临抛售压力,唯有黄金依然走在牛市征途。

截止到8月26日下午6点,COMEX黄金12月合约价格站在1243.2美元/盎司上方,一度触及八周以来的新高,离历史高点1264.90美元/盎司并不遥远。

“现在已不是讨论黄金能不能创历史新高,而是什么时候刷新历史新高。”一家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表示。

黄金何时创新高?

当小麦、棉花与玉米等大宗农产品被轮番投资炒高后,黄金也不甘示弱。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截止到8月17日当周COMEX黄金期货和期权分类持仓报告显示,黄金投机头寸的净多头头寸已达到45915手(1手为100金衡制盎司),较上周猛增4678手,增幅超过10%。

“有些资本在投机炒高农产品价格后,认为这将引发全球通涨担忧,紧接着投机买涨黄金。”一位欧系银行黄金期货经纪商表示。

然而,他们依然只是看涨黄金的一小部分。

8月25日,在美国商务部(DOC)公布美国7月份新屋销售月率下降12.4%,销售总数年化27.6万户,为1963年该数据编撰以来最低水平时,市场传闻基金与资本开始疯狂加仓黄金多单。

“一只对冲基金在新屋销售数据公布后两分钟内,就买进约1000手COMEX黄金12月看涨合约。”该经纪商表示,数据显示,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12月期黄金8月25日未平仓合约增加5701手。

是避险,还是投机?界线已难分清——当前能兼顾避险投资与投机双重获利的,似乎就是黄金。

8月25日,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研究报告表示,美元目前受到疲软成屋销售数据以及美联储(Fed)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预期的打压,加之日元瑞郎均存在当局入市干预汇价的风险,投资者投资的选择余地已经相当有限。该行指出,有充足的理由去卖出大多数货币,因此投资者也将再次转投黄金的怀抱。

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一直寻求外汇储备多元化的各国央行今年二季度净买进7.7吨黄金。

“现在全球金融市场都在担心通缩的问题。”美国对冲基金慕荣投资创始合伙人赵众表示。近期他和对冲基金同行交流时,发现很多投资机构对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显得相当忧虑,尤其是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创下纪录新低,表明市场资金正在迅速撤离高风险投资品种。

“现在大家不是考虑资产增值的问题,而是考虑如何减少投资资金损失。”赵众表示。

这种担忧同样容易引起各路基金对黄金的疯狂买盘。CFTC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17日当周,基金在黄金的净多头仓未已增至226964手,较上周劲增19000手。

甚至在6月美国金融监管法案出台后,有些对冲基金不得不卖出黄金头寸应对监管要求,趁着7月中下旬黄金跌破1200美元/盎司时,宏观经济型与商品期货投资型对冲基金都纷纷加码抄底黄金,其中包括赵众所管理的慕荣投资。

“一些商品基金在黄金的投资仓位已超过30%,高于基金对单一投资品种的持仓上限。”上述黄金期货经纪商表示,“只要在向投资者提交季度或月度投资报告时结清超额的黄金多头头寸就行。”

记者了解到,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截至6月30日持有524万股全球最大黄金上市交易基金(ETF)SPDR Gold Trust,价值6.38亿美元,是该基金以美元价值计价的最大投资部位,约占索罗斯基金公司投资仓位的近13%,高于第一季末的7%。

“现在已不是讨论黄金能不能创历史新高,而是什么时候刷新历史新高。”一家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表示。

热炒黄金ETF

随着大量资金涌向黄金市场,投机者正成为干扰黄金价格的主要力量。

世界黄金协会(WGC)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黄金投资需求增长超过一倍至534.4吨,占当季已确认黄金需求1050.30吨的51%;而以珠宝商为代表的黄金饰品消费量占黄金需求的比例则降至39%,为408.7吨。而在去年同期,投资需求占比仅有32%,黄金饰品消费量则占比高达56%。

入场最积极的黄金ETF,今年二季度黄金上市交易基金(ETF)需求较上年同期的56.7吨暴涨414%至291.3吨,为历史第二高的季度增幅,也使得全球黄金ETF持有总量增至2041.8吨。

“很多黄金投资者都是通过观察黄金ETF的黄金持有量增减,判断投资黄金的热情有多高。”陆兼勤分析说。

类似风向标效应,让看涨黄金的投资机构发现利用黄金ETF套利的淘金机会。

“截至7月底,黄金ETF的投资需求较年初增长253吨,其中有90%的增长是发生在今年5月和6月。”前述黄金期货经纪商透露,其中大部分增长主要来自于对冲基金或商品基金等投资机构的买盘。

记者了解到,其中存在着以小博大的获利空间。

具体投资模式与美国正在流行的130/30投资模式相类似,即一只对冲基金先用1亿元买涨黄金ETF,并将黄金ETF抵押给投资银行融入3000万元在期货期权市场沽空黄金,再将沽空黄金合约抵押给投资银行进一步融资,再买进黄金ETF,最终达到1.3亿元黄金ETF及3000万元资金用于沽空黄金的投资仓位。不过,基于对冲基金投资黄金ETF的杠杆融资倍数约在3-4倍,在期货市场的投资杠杆度则超过10倍,这只对冲基金的实际沽空黄金的价值约在7000万-8000万元。

于是,他们边通过买涨黄金ETF推高黄金价格,一旦黄金价格涨至沽空黄金的期货期权执行价,便顺利平仓获利退出。但其沽空黄金的所得,等于用3000万元换取7000万-8000万元沽空黄金头寸的投资收益,形成杠杆放大的投资收益。

也许是巧合,CFTC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17日当周,以投资银行与现货贸易商为主的商业机构在黄金的净空头仓未已增至272829手,较上周增加23678手;其净空仓增加幅度足以抵消基金与投机头寸的当周黄金多头头寸增加量。

当前在黄金ETF市场最具话语权的,除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还有在次贷危机爆发前沽空次级房地产抵押债券CDOs大赚37亿美元的保尔森基金公司。截止到6月底,这家对冲基金持有3150万股SPDR Gold Trust,是全球黄金ETF SDPR的最大股东。上述两家大型对冲基金公司都曾利用复杂的衍生品投资模型,赚取高投资回报的成功案例。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