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深交所:一直都是试验田

2010年08月26日13:42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 吴晓蕾 发自深圳

  “许多外国人并不知道深圳在哪里,但是他们知道中国有个深圳证券交易所。”说起这句话时,66岁的禹国刚难掩笑容。

  1990年12月1日,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经济特区,深圳证券交易所悄然诞生。当时,几乎整个中国的人们都以新奇、迟疑的目光,揣测着这个新生儿的命运。没有谁会料到,当时的这个“婴儿”已成长为全球融资额最大的资本市场,并深深地影响了中国的经济生活和亿万普通人的观念。

  今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迎来30岁的生日,而深交所也即将步入20岁的年华。作为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一任副总经理和筹备者、创建者之一,禹国刚说,深交所不仅是改革开放的硕果之一,更已成为深圳特区的一张特殊名片。

  抢闸出生

  深圳和上海,谁是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这恐怕是历任证监会主席都不愿提及的问题。然而,关于改革开放以后最早的股份制改革萌芽出现在深圳这一点,却是毫无争议的。

  从1982年深圳宝安率先发行1300万股票,到1988年4月1日深发展在深圳也是全国最早成立的特区证券公司的柜台上交易,“股份制”和“股票”的概念从深圳这个边陲小城逐渐发散到全国。而在1986年10月深圳市政府颁布了《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业股份化试点的规定》后,“老五家”股票在“老三家”证券部的柜台交易,更是构成了深圳证券市场的雏形。

  随着特区经济的发展,特区企业需要更多的资金扩大生产。“钱从哪里来?”每个特区领导人的心里都画下了大大的问号。

  “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当时,在邓小平这样的讲话背景下,特区政府大力发展招商引资。1988年5月,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的李灏率团赴英、法、意三国考察。在伦敦举行的一次有金融界人士参加的座谈会上,李灏备受启发:从利用外资的角度看,建立证券交易所,可以在证券市场上源源不断地筹得发展资金。

  自此开始,深交所的筹备工作被提上日程。

  1988年11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决定建立“深圳资本市场领导小组”,分管金融的副市长张鸿义担任组长。而早前曾被派往日本专门学习过证券和证券交易的禹国刚,也被这位原来的老领导从深圳市中国银行里调出来,专门从事资本市场筹建的技术性工作。

  “我当时的任务就是组织人马,翻译香港的一套法律文件。然后,按照李灏早就提出的移植借鉴的指示,结合深圳特区实际,起草特区证券市场相应的法规草案,供市政府研究。”禹国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短短五个月,他所在的专家小组翻译了《香港证券条例》、《香港联交所组织大纲》等资料共计超过200多万字。

  而在随后的资料修订过程中,他们更是得到了由中信、光大等九家最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共同发起组建的“证券交易所联合设计办公室”(简称“联办”,后来更名为“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的大力协助,并将这些资料汇集印刷成《深圳证券交易所筹建资料汇编》。

  然而,1990年上半年深圳股市过热的现象,却一度使深交所陷入“难产”。

  由于当时的深圳股市尚处于初级阶段,供需严重失衡,交割手段比较落后,非法场外交易盛行。而恰在此时,《人民日报》驻深圳记者站站长写了一篇内参,传到了王震以及当时中共中央五个常委那里。股市中一夜暴富的例子使内地反应强烈。

  “领导层对此意见不一,有主张继续加强管理的,也有主张取消试点的。证券市场的幼苗面临被剔除的危险。”禹国刚说。

  除此之外,全国大部分地区还在股份所有制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上有着较大的争论,甚至在1990年5月禹国刚等人赴京申报时,“深圳证券交易所”这个名字都差点被改成“深圳证券市场”。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尽管深圳最早向中央申报,但深交所的“出生证”却迟迟未能拿下。而当时的另一个背景是,上海方面因为要配合开发浦东,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直接借鉴了深圳固有资料与经验,上海的证券交易所已呼之欲出。因此,深沪之间,谁能拔得头筹,成为一场暗中的角力赛。

  因此,在得知上交所已准备于12月19日正式开业之后,11月22日,李灏、郑良玉、张鸿义等深圳市领导到国投大厦15楼视察深交所的筹备工作,并当即拍板:不管有没有“出生证”,10天后,深交所这个孩子一定准时出生!

  于是,1990年12月1日,在没有鲜花与镁光灯的关照下,深交所悄然开业。

  “假如不是李灏及时拍板,假如我们不抢在上海前面,恐怕深交所的诞生还要被推迟很多年,甚至不可能出生。”禹国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是,这正是特区‘敢为天下先’的魄力!”

[责任编辑:yuzed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