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仔姐”郎筠玉仙逝

2010年08月15日04:06大洋网-广州日报
字号:T|T

  郎筠玉饰演花木兰。

  郎筠玉与丈夫靓少佳合影。靓少佳既是郎筠玉的生活伴侣,也是艺术上的良师,曾将已故名旦千里驹的绝技传授给她。

  郎筠玉在《仕林祭塔》剧中演出。

  1957年郎筠玉在《母亲》剧中饰演母亲。

  享年91岁 王伟 强孔宪珠等前往吊唁 红线女致电慰问

  文/记者林洪浩 图/记者邱伟荣

  郎筠玉

  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满族八旗子弟后裔,出生于穷苦伶人之家。9岁登台,13岁挑起全家重担走南闯北,抗战期间在烽火岁月中与著名武生靓少佳结为夫妇。

  在新中国成立后,郎筠玉勇当粤剧改革先锋,迎来艺术创作高峰。“十年浩劫”后,她致力于培养青年演员,1988年突发脑溢血倒在舞台上,22年卧病在床,但一直梦回萦绕心爱的粤剧舞台。

  在大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郎筠玉演出剧目无数,其中以《花木兰》、《仕林祭塔》最为深入人心。2002年,广东省政府授予她“粤剧艺术突出成就奖”。同时获此殊荣的有罗品超、罗家宝、林小群等粤剧表演艺术家。

  “仔姐”

  1933年,郎筠玉参加广州市西堤大新公司九楼的全女班,担任日戏小生。当时,女班班主为了招徕观众,特地在大新公司门前悬挂她的大头像,并特书“新扎老倌,俏妙非常,仔细杀食”数字。自此,少年的郎筠玉就起了“新俏仔”的第一个艺名,后来人们就唤她为“仔姐”。

  郎筠玉一生演戏几百部,其中《白毛女》、《花木兰》、《仕林祭塔》等最能体现她的造诣。《花木兰》可谓为郎筠玉量身定做的,这出戏全剧八场,“唱”“念”“做”“打”、扮男演女、子喉、平喉、左撇、大喉等样样齐全。郎筠玉演“脚色”起家,练得一身功夫,经她的演绎,英雄花木兰的形象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与靓少佳的结合,是郎筠玉一生最重要的转折。

  当时在越南的郎筠玉,被大红大紫的著名小武靓少佳(谭少佳)追求。

  靓少佳将已故名旦千里驹的绝技传授给她。

  观众在看过郎筠玉的表演后,都惊叹她是“翻生千里驹”……

  2010年的夏天,对于广东粤剧界而言注定是充满着追忆与伤感的。7月中旬,百岁粤剧大师罗品超辞世。一个月时间不到,另一位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也走了。8月12日晚8时45分,粤剧界的“花木兰”——“仔姐”郎筠玉在广州仙逝,享年91岁。

  “母亲走得很安详”

  悲悉母亲去世的消息,远在海外的子女们纷纷日夜兼程归家。子女们回想母亲坎坷传奇的一生,写下一副挽联,上联为“儿女情长贞娘困身雷峰塔”,下联为“巾帼精忠木兰跃马九重天”,横批“戏假情真”。

  郎筠玉女儿谭玉筠说:“母亲病倒后一直遗憾不能重上舞台,如今她跃马九重天,与父亲团聚了,母亲走得很安详。”

  8月22日举行追悼会

  记者是从广东省粤剧八和会馆获悉“仔姐”郎筠玉辞世消息的。

  昨日上午,八和会馆副主席王伟强(艺名“我自强”)以及广东粤剧院知名老演员孔宪珠(万花巷“胜伯”)等一行人前往吊唁。在广东粤剧大剧院内一普通职工宿舍楼的郎筠玉家中,客厅已布置成一简易灵堂,前来吊唁的人一批接着一批。

  郎筠玉自1988年因脑溢血晕倒在舞台上,22年来卧病在床一直由三女儿谭玉筠夫妇照顾。

  昨日谭玉筠告诉记者,母亲去世的消息传出后,省文化厅、省粤剧院的领导、同事、弟子陆续前来吊唁,红线女打来了慰问电话,陈小汉、丁凡、曹秀琴、卢海潮、小神鹰等都到家中吊唁。

  女儿谭玉筠告诉记者,郎筠玉的追悼会将在8月22日在广州殡仪馆举行。

  对时下年轻人来说,郎筠玉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但在粤剧界郎筠玉却是无人不知,在璀璨的粤剧界星空,她与丈夫靓少佳都是夺目耀眼的明星。

  9岁登台历尽磨难

  郎筠玉8岁随父亲到茶座卖唱,9岁担任日戏小生,改名“新俏仔”。

  1919年郎筠玉出生于一个穷苦的伶人之家,父亲是粤满族八旗子弟的后裔,辛亥革命后任广州曲艺界的掌板师傅,还是一名二胡高手,母亲是双目失明的瞽师,因唱《小青吊影》《仕林祭塔》成名。

  13岁郎筠玉便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担,只身在粤剧界闯荡,饱尝旧戏班的酸甜苦辣。为了养家糊口,她跑遍广西及湛江、阳江、电白等下四府地区,曾因不肯陪宴险被装进猪笼扔下河淹死;一次更被班主指派的人马打伤吐血。面对种种磨难,在师友的帮助下,郎筠玉渡过了一个个难关。

  抗战爆发后,她到香港加入“镜花艳影”全女班,专攻“脚色”(郎女扮男角),和任剑辉、陈皮鸭等同台演戏。但随着香港沦陷,回内地交通断绝,亲人生死不明,郎筠玉陷入人生最低谷。

  其后,她与靓少佳共结连理。抗战胜利后,郎筠玉夫妇结束10年的海外飘零生活,回到广州。把亲人接回广州后,夫妻俩期望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没料到国民党政府发行的钞票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夫妻俩欲哭无泪,为了生活依然下画艇、走台脚,饥一餐、饱一顿地迎来了广州解放。

  勇当粤剧改革先锋

  夫妻俩决心当吃螃蟹第一人,出演现代戏《白毛女》,想不到一鸣惊人……

  在新中国成立后,这对患难夫妻、艺术情侣终于可以大显身手,郎筠玉的表演艺术更是深得观众认可。出演《白毛女》令她一鸣惊人。

  不久,抗美援朝运动爆发,郎筠玉不顾自己怀有身孕,通宵达旦上街宣传义演,以致流产。她还捐出两千元,成为粤剧界捐款之冠。此后,郎筠玉与罗品超等排演了《小二黑结婚》、《梁山伯与祝英台》等许多好戏,在艺术的道路上有了一个新的飞跃。

  69岁演出晕倒舞台

  锣鼓响起,郎筠玉推车上场,突然觉得右手发麻,车把坠地……一代名伶,从此卧病在床22年。

  十年浩劫过去,郎筠玉夫妻得到平反。她舍不得粤剧这一舞台,依然把精力投入到自己所爱的粤剧事业中去,一方面她重排《花木兰》等戏,另一方面她致力培育青年演员,手把手将自己的拿手好戏传授给青年一代,又经常与青年演员演对手戏,如刚从粤剧学校进修出来的丁凡,她与他演出《仕林祭塔》。在她的培养下,不少青年演员都成为后来粤剧界的精英支柱。

  1988年1月2日,时值广东省第一届民间艺术欢乐节在东方乐园举行,广东粤剧院一团助兴演出《六国大封相》,郎筠玉是压轴推车出场的正印花旦。

  当时郎筠玉已经69岁,但她仍然活跃在粤剧舞台上,女儿谭玉筠回忆,当时母亲已经有高血压,可她不知道,由于工作的劳累,演出的前几天,她已经患有感冒,但为了支持艺术节,她坚持出演。

  锣鼓响起,郎筠玉推车上场时,感觉到右手发麻,车把坠地,她艰难地俯身重新拾起道具,举步出场,谁知就在亮相的一刹那,车把再次坠地,整个人身不由己晕倒在舞台上。

  后来经过医院的抢救,医生诊断为突发性脑溢血,失去了语言功能,右半身偏瘫。一代名伶,不得不遗憾地告别舞台,从此卧病在床22年。

  (广州日报 林洪浩)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