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港股 > 名家视点 > 正文

老谭:和外资对赌 赢面究竟有多大?

2010年08月04日12:18腾讯财经特约老谭我要评论(0)
字号:T|T

特约评论员:老谭(t.qq.com/reciva)

证券市场有个功能是融资,而上市公司的融资方式不单在市场可进行,还可以在市场外运作。内地企业在发展阶段其实都是缺钱的,尤其在高速的发展中,企业的决策层头脑发热,在项目策略上考虑不周的情况下寻求外资的介入,而企业领导人对金融工具风险意识不足,反而促使整个企业陷入尴尬,甚至崩盘。这点我们从福记食品和太子奶的案例中可寻求投资的风险,给投资者更多的教育。其实买公司股票就是参与企业的经营,买的就是企业的领导人。导航出了问题,自己的投资能不亏吗?

福记食品,香港交易所代码1175.hk。从上市到清算前一直都是被价值投资者看中的好公司。当然,参与投资的以机构投资者居多。那是因为公司主席魏东发展很快,而且快速消费食品的快餐产业也正快要赶上世博会的风头,于是股价更是受到预期追捧。清算前一度被多只基金看好。

2004年底,初登资本市场的福记每天可以生产10万份左右的盒饭,不过,魏东的野心远不止这么一点,他的目标是超过100万的日生产、配送量。同时,为了控制整个流程,魏东的福记还要进入上游采购和加工市场。

要达这些目标,魏东需要钱,上市所募得的资金,远远达不到他的要求。2005年,魏东瞄上了可转换公司债券(ConvertibleBond,以下简称CB)。

当第一笔CB 成功发行的时候,魏东夫妇,也以35亿人民币的身家,位列2006年胡润百富榜第73位,与百度李彦宏并列。尝到甜头就继续干下去,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盒饭生意真有那么大诱惑?

2006年和2007年,他又相继通过投行签订了两笔CB,金额也提高到10亿港元和15亿港元 (换股价定为32.825元,比当时的股价高出32%)。可是,金融市场并非如此简单,金融工具的使用可能带来的流动性风险,悄然潜伏下来。

如果说第一笔CB合同还算成功,那么第二笔10亿港元的CB合同,则让市场不大不小地吃惊了一下。2006年11月,在上笔CB发行仅仅一年,福记与瑞银订立三年到期的第二笔CB,总价值达10亿港元,而2006年当年,尽管公司的业绩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其利润也仅2.5亿港元,也就是说,如果2009年11月福记的股价不能达到双方合同约定的17.18港元,福记就要偿还近10亿港元的债务。拿着筹来的钱,整个2007年,福记公司虽呈现爆炸式的发展状态,然而,此时的福记,其实已经走到了悬崖边。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港股全面下挫,福记从最高时的近29.20港元跌至最低时的2.27港元,换股无望,25亿港元的债务压力滚滚压来。

但是有一点,其财务报表上当时似乎并没有反映这些情况的,于是传闻假账的同时,财务总监突然辞职,由于缺乏适度的权利制衡机制以及基本的风险管理体系,福记突然倒闭,坑苦了所有的投资者。

太子奶和盒饭不一样,其老板李途纯赌得更大,赌注是他对太子奶的控制权。既然是赌,就不可能只有赢,没有输,此前,李途纯赢过,这次他也赌输了。

2007年,为了给太子奶补充资金能量,李途纯引进英联、摩根斯坦利、高盛等风险投资7300万美元的注资,同时由花旗银行领衔,荷兰银行等六家外资银行又共同对太子奶集团提供了5亿元的授信。外资机构提供资金的前提是,李途纯必须与三大投行签署了对赌协议:在注资后3年内,如果太子奶集团业绩增长超过50%,就能降低三大投行的股权;否则,太子奶集团董事长李途纯将会失去控股权。

李纯途之所以赌输,其实在其经营策略上的盲目扩张有直接联系。在服装、超市等多元化发展的同时,仍然不断扩张生产基地。但是,高速扩张依旧没有为太子奶带来盈利,反而导致其资金链断裂以及盈利下滑。说明企业的领导对现代企业的多元发展的方向盲目。打麻将都是原配搭子好,做生意当然也做熟不做生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其募集资金前的项目规划就出现错误,更谈何后续的经营。

今天香港资源控股(2882.HK)也发行了2.16亿港币的CB,不过这次针对的是龚如心遗产、北大青鸟和李兆基父子。至少没有国际投行的参与,能给投资者更多的安心吗?

本文为个人原创,不得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作者为港股通副总经理)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财经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财经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财经)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kewinf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