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欧洲债务危机 > 正文

银行压力测试未解除欧债危机警报

2010年07月31日01:03华夏时报兰晓萌我要评论(0)
字号:T|T

“投资者近期对欧元的迷恋可能只是今夏一场短暂的艳遇。”

7月22日,有人如是警告。截至当天,欧元自6月8日展开此波反弹以来,兑美元已上涨了近9%。美国商品交易委员会最近公布的交易者持仓报告显示,欧元空头头寸已连续三周大举离场。汇丰、德意志银行、富国银行高盛纷纷修改预期,转向看多欧元。

欧元正在重新获得追捧。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欧洲一个多月前重启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监管者对欧盟20国91家总资产占该地区银行总规模65%的银行的健康状况进行大摸底,帮助缓解了投资者对笼罩在欧洲上空已经7个多月的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情绪。

压力测试后的市场狂欢

7月23日星期五,“考试”结果在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收盘后如期公布:即使今明两年欧盟经济出现二次衰退,并遭受严重的主权风险冲击,91家银行中仍有84家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能够维持在6%以上。另外7家“不及格”的银行,只需补上总计35亿欧元的资本金缺口。

这一好于预期的结果得到市场的肯定,前一日出现的警告被阵阵“涨声”淹没。

欧元在当天刚刚过午的美国市场上率先做出谨慎但乐观的回应。压力测试结果一公布,纽约汇市欧元兑美元便上涨至1.2910,之后欧元出现震荡,但到当天尾市,1欧元兑美元较前一日微涨0.2%,报收1.2913美元。美国股市则在午后出现大幅攀升,到收盘时,三大股指的涨幅均在1%左右。

经过周末两天对压力测试结果的消化,亚洲市场周一以股市普遍扬升、欧元扩大涨幅相迎。随后开盘的欧美股市全线上扬。欧洲银行股出现小幅攀升,而直到前一交易日,欧洲银行类股7个多月以来已跌去4.7%。欧元当天延续了上涨的势头,纽约尾盘,欧元上涨0.65%,至1.2997,盘中还一度冲至1.30美元以上,创一个星期以来新高。反映投资者对欧洲主权债务担忧程度的信用违约掉期(CDS)合约价格回落,与美国的基准CDS之间的价差降低0.7个基点,创下四个月以来的新低。黄金和美元两大避险产品则失去了投资者的青睐,延续下探势头。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似乎已经消除了市场的紧张情绪,人们开始重新追捧风险。”巴克莱资本观察发现。

压力测试不是很有压力

但同时,成绩亮眼的压力测试正饱受质疑。“测试的标准相当宽松,结果不出所料。考题简单,成绩当然就高。”希腊投资分析师斯科利亚斯说出了许多人的看法。

根据“考官”欧洲银行业监管委员会公布的细节,压力测试的“题目”是:当假定的“基准”和“不利”两种宏观经济情景在今明两年出现,银行的一级资本还能否维持在6%以上。基准情景与欧盟目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基本一致,即经济已出现温和复苏;不利情景则较为悲观。

不利情景特别假设欧盟经济面临“温和的衰退”及“主权风险冲击”两种危险。后者是整个压力测试中最受质疑的部分。欧洲监管者所谓的“主权风险”,即“主权债务危机恶化推高欧盟收益率曲线和各成员国的长期政府公债收益率”、“市场出现希腊危机最严重时期的类似反应”、“银行交易账目上持有的欧盟成员国主权债务遭受价格冲击”等一系列情况,成员国出现债务违约则完全不在考虑之列。但有人认为,希腊存在债务违约的可能性,不做类似假设的压力测试,可信性大打折扣。欧洲监管者对此特别回应:“4400亿欧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和成员国的承诺确保债务违约不会发生。”

压力测试只考虑银行交易账目上潜在的主权债务损失,而忽略了持有更多主权债的银行账目,这也是许多人眼中的一块“硬伤”。根据会计法则,银行需要根据市场价格的变动调整交易账目上的主权债务价值,而对于银行账目上的主权债务,除非发行国全额偿债或是支付利息的能力受到严重质疑,否则无需计提减值。由于欧洲监管者不认为有主权债务违约的可能,因此压力测试不考虑银行账目上的主权债务风险。但根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欧洲银行将高达90%的希腊主权债务都放在银行账目上,记在交易账目上的只有10%。“压力测试的范围只局限在银行风险的一小部分,这真让人不可思议。”纽约杰富瑞投资银行资深利率交易员克里斯蒂安·库珀说。

6%的“及格线”和35亿的资本金差距也是怀疑者普遍质疑的对象。尽管高于《巴塞尔协议》规定的4%的最低要求,但6%在一些人眼中仍然不够严格。高盛认为,资本比例门槛应设为7%,这样,短缺资本就得从35亿欧元增加到113亿欧元,资本金不足的银行将从7家增加到24家。摩根士丹利的要求更高,为8%,如此一算,欧洲银行业整体上将需要进一步增资270亿欧元,其中约40%将指向德国和意大利的银行。

瑞士信贷则提倡更严格的资本定义,它认为考察对象应该是不包括混合资本的“核心一级资本”,如果这样,整个希腊的银行体系和其它许多欧洲银行就都不合格。瑞士银行也尖锐地指出:“欧洲银行业者向欧洲央行拆借的8000亿欧元,是没法通过增资35亿欧元来解决的。”

压力测试不能消除欧债风险

在种种质疑声中,三个月期欧洲银行间欧元同业拆借利率(Euribor)已连续三日攀升,不断创下一年来新高,欧洲银行间依然惜贷。周三,受美国悲观经济数据的影响,欧美股市终止升势,主要股指全线收低,投资者注意力从欧洲压力测试上转移。

压力测试没有彻底打消市场的疑虑,也没有完全说服投资者相信欧洲银行的抗风险能力——欧洲银行自己相互之间都缺乏信心。实际上,整个压力测试在努力传达这样一个信号:欧盟所有成员国都不会违约,请放心继续借给我们钱。因此,欧洲银行压力测试更像是安抚国际社会的政治性安排。

就这一目的来说,压力测试的效果看来远比预期要差。但这并不在意料之外。欧洲债务危机的警报还没有解除,欧元区的核心问题依然存在。

去年12月初主权债务危机率先在希腊爆发后,迅速向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等同样债台高筑的欧洲国家蔓延。由于投资者担忧这些国家的偿债能力,再加上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打击,欧洲债务融资环境大幅恶化,银行业信贷紧张。系统性风险随之上升,严重影响了投资者对欧元前景的信心,欧元一路狂跌,欧元区面临成立以来最严峻考验,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大国也被卷入其中。

面对迅速恶化的形势,欧元区和欧盟领导人不得不伸出援助之手,一边以整体欧元区或欧盟的名义从国际市场上发债融资,一边再通过发放贷款的形式救助受困的成员国。作为条件,受援国家必须严格遵守财政纪律,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一定的赤字削减目标。然而,货币政策决定权已经统一上交欧洲央行的欧元区成员国,不能通过控制货币供给以及调节利率来促进经济增长,减少赤字。它们能运用的,只剩财政政策。削减赤字的唯一途径,就是进行痛苦的财政紧缩。这对就业不利,也有可能导致经济下行,并引发社会危机。

但“减赤”已成为欧洲政府公认的“药方”,就连德国、英国和法国也相继公布了自己的财政紧缩方案。不仅如此,他们还在6月底G20峰会上呼吁世界其它主要经济体也收回财政刺激措施,转而盯住本国的预算整合。美国对此十分不满。奥巴马在G20召开前夕致信20国领导人,警告短期内削减预算会以牺牲经济复苏为代价,呼吁大国坚持财政刺激。因为财政刺激退出问题,美国与欧洲的分歧进一步扩大。

从金融危机到债务危机,欧洲政府正在一步步地强化对经济的干预。不久前,欧洲决策层出现建立“财政联盟”的呼声。他们认为,财政决策权的高度统一有利于控制和监督各国的财政状况,防止债务危机再次发生。欧洲上收财政权的意愿与美国奉行的自由主义理念显然格格不入。

其实,欧盟内部的分歧一样很大。直到5月初欧盟峰会拿出4400亿欧元“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前一刻,德国都一直坚定地反对救助希腊。但当德国意识到,债务危机已连累欧元岌岌可危,这场危机对自己来说已演变成货币危机的时候,德国妥协了。

而所有这些问题,都不是一次压力测试就能够轻易解决或是掩饰的。

压力测试带来的短暂祥和无助于解决欧洲债务危机,对于中国而言,这意味着“二次探底”和外需不稳的风险不会在短期内消除,而中国宏观调控政策面临的两难境地,也将继续存在。欧洲经济的不明朗加上财政紧缩,大大抑制了消费需求。压力测试后的欧洲还有可能在减少消费和贸易保护方面走得更远,欧元也很可能会重拾弱势。而6月中旬重启人民币汇改以来,人民币兑欧元已升值近4%。中国对欧出口最困难的时期还未到来。欧洲债务危机仍是中国下半年最锋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为中国扩大消费内需这一宏调首要目标,设置着障碍。这意味着,中国宏调政策在向大突破方向调集力量的同时,需要时不时通过欧洲债务危机这一透视镜,对外需环境的异常保持高度警惕。

相关专题:

欧洲深陷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