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矿业整合危机 郎咸平揭外资并购中国企业真相

2010年07月26日16:11经理人我要评论(0)
字号:T|T

■ 文 / 郎咸平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公司治理顶级学者

当前,国家虽然对矿业有一定的政策规管,但外资狡猾地透过曲线收购等手段把中国的所谓政策规管玩弄于股掌之中;国内矿企因种种原因无法进行产业整合,导致矿产企业连年失利,外资却竟然可以透过非直接收购的手段整合资源产业链,牟取暴利,凸显了国内矿企的弱点与危机。

外资曲线入华

矿业属于高风险、高投资的行业。除了无法找到矿源的风险之外,政治的风险也极高,当地政府往往会设置障碍避免外资进入矿业。一般来说矿公司投入勘探的资金中,只有约1%的投资得到回报。而开采设计、设备及人才等重要元素,会直接影响开采效率、浪费多少和环境破坏的程度。英美集团依靠雄厚的资金、人才设备、专业技术基础,在世界各地已经累积了各样高质量的矿产。

矿产为国家稀有珍贵的战略资源,一般很少对外开放。在中国,外资公司几乎不可能独资矿业。然而,这个板块虽难攻入,但部分外资亦能成功入侵。外资进入中国矿业的管道大致透过合作模式或是曲线收购来完成。如外资企业不采取对抗态度, 而是以合作、合资方式,采取战略性投资取得开采权及矿产权益;或者外资以曲线收购及参股方式,进行一连串的收购及参股项目。

正确应对矿业危机

对这个危机我们必须予以正视:

政策上,中国需要真正的产业链整合,而非价格整合。比如说煤电目前只靠价格调控,只会弄得两败俱伤。外资的成功,正是因为他们懂得整合产业链。

中国并非没有技术、管理和资金,但只限于大型国企。矿业目前的问题是行业集中度低,小型企业占了大多数,在行业低潮时就很容易给外资造就一个入侵的机会—地方政府常为了自己的利益引进外国的技术、管理和资金,结果双手把矿权送给外资。因此,中国矿企必须整合以加强行业集中度,以改善地方企业的技术和管理,不给外资可乘之机,才能让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命脉不致受外国人掌控。

必须密切关注外资可能进入的非法管道,建立和强化司法审查制度等加以堵塞。我们希望政府能正视问题,在危机扩大前出手阻止,避免外资吞并中国矿业。另外一方面,虽然中国内地已踏出了矿业整合的步伐,也取得了不少成效,但中国矿业的整合之路绝非一条平坦大道。

矿业整合4大问题

中国目前在矿业的整合过程中还产生了不少本来没有的问题,包括下面这些:

行政挤压民营企业生存空间。矿业的整合,有两个情况:一是完全市场化的结果,双方都自愿,对各自发展真正有好处;二是利用行政办法挤压民营企业生存空间,进行垄断。我们愿意看到的是前者,但目前的情况刚好相反。

国企利用行政力强行整合民企,然后央企再运用行政力强行整合地方国企。以神华的收购为例,令民营矿主感到难以接受的,除了神华报出的价格,还有收购方式—神华已经不和这些煤矿主谈了,他们转向了当地政府部门。如果用在当地的投资作为筹码,政府会不会在行政许可上把这些煤矿给卡死?类似的例子很多。

我们期待的整合,是要基于市场行为,使管理优良的企业自然收购管理不善的公司,而非把管理优良的公司逼入死胡同,然后强行把一大批良莠不齐的企业并入央企。这种粗劣的手段,只会把优良的企业以至整个行业给扼杀了。

整合过于依赖政府。矿业的整合过于依赖政府的隐性财政和高压政策的支持,而非靠管理和运营上的实力取得控制权。

在新一轮的国有化中,一方面央企有迅速做大、争取行业前三以免被国资委枪毙淘汰的动力;另一方面有地方国企抱团取暖、割据一方,谋求相对市场垄断的欲望;还有一方面是被整合方希望靠上一棵大树、捧上一个国企或央企铁饭碗的需求。种种力量交织在一起,在资源行业出现了民企国企化、国企央企化、央企政府化、政府重型化的现象。

包括央企在内的中国国企之所以能够迅速扩张,政府的隐性财政支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银行对央企的态度,甚至都是“麻烦你贷一点儿吧”。央企兼并或国企重组之时,往往都是银行授信之日。2008年8月,河北钢铁集团刚刚重组完成不久,即获得中国银行480亿元的巨额授信额度,这是有史以来河北省企业获得数额最大的银行授信额度;2008年12月,山东钢铁集团重组民营钢铁公司日照钢铁还未敲定细节,就获得了超过1000亿元的银行授信额度。反之,地方企业要发展就处处受阻。

这种政策的倾斜某种程度上确实加快了整合,但过于盲目。凡是央企不管好坏都扶持,凡是民企不管优劣都打压,把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都破坏了,不少优良的企业可能被迫纳入管理尚未完善的央企,对整个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收而不管”的整合并购。过度扩张,再加上管理不完善,使整合后的国有企业面临价格下跌的巨大风险。如抚顺铝厂加入中铝后,原料由中铝内部统一调拨,铝厂只负责生产,虽然再不用为氧化铝的问题到处“磕头作揖”,但随着美国金融风暴的影响加剧,中铝集团在各地方炼厂纷纷减产停产,甚至近两个月总亏损逾20个亿。随着铝价暴跌,铝产能过剩,中铝正在面临电解铝减产18%以上、氧化铝减产38%的局面,大批地方生产公司将被迫减产甚至停产,工人的工资被拖欠,使整合的原意和目的名存实亡。

在整合之后,大部分被央企化的地方国企沦为一个生产车间,比如抚顺铝厂,原料和产品的购销、价格和市场、企业的未来,都统一由中铝负责。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形势也是必然的。但是企业的整体战略必须小心策划,充分和灵活地利用各地方国企的优势,并加强在风险上的管理,减少扩张风险。

不着重改善生产。国企与民企竟以赌价格定生死,而非着重生产上的改善,这种风气要不得。中国钢铁业最近陷入亏损的考验,表面上是来自市场需求疲软、钢价暴跌,但真实原因却是国有钢厂囤积铁矿石失手。这就是为什么民企反而率先点火复苏的原因。

中国的铁矿石有双轨制,国企能够进口便宜的长协矿,并且囤积倒卖给民企,不料今年现货矿价跌破长协矿价,国企要为压在港口的8000万吨和压在自己仓库里超过4个月的铁矿石库存埋单。往年,国企赌对了长协矿涨价,下游行业埋单,今年国企赌输了,如果国家收储的话,就是财政埋单。国企有政府或纳税人的金钱支持,必然不死,在这样的形势下,不管民企的素质好坏,遭殃的一定是它们,对整个行业来说也毫无益处。

矿业的整合问题,折射了很多其他行业整合时遇到的内外问题,相信这些也正是相当多企业家有着切肤之痛的。

[责任编辑:azurez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