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学者称经济或现二次探底 建议不再打压房市股市

2010年07月14日08:27大洋网
字号:T|T

  6月份及二季度一系列宏观数据发布在即,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以及下半年经济走势成为关注焦点。7月10日,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召开2010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

  在此次分析会上,经济逐渐回落成为与会学者的共识。

  在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宏观室主任梁朋看来,目前的经济下滑主要是前期政策调控的结果。而此前担心的通胀风险已大大降低。

  对于接下来的调控政策,梁鹏教授则建议,不宜再出台进一步打压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可以通过减税涨工资提高居民的收入,实现扩大内需的需求;建议国有资本推出竞争性行业,进入民间不愿意进入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领域。

  经济增长保守估计8%

  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李保民认为,从投资、内需和进出口几方面来测算,今年保守估计经济增速在8%左右。

  “投资还是平稳增长,尽管现在出现小幅下滑,如果不出意外,投资对整体经济有3%到5%的拉动;内需按照过去的数据计算,保持在2%到 3%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出口强劲,外贸不指望有多高,能有1%到2%,算下来全年在10%左右,现在算法考虑到的因素越来越多,调整之后在8%左右。”李保民解释说。

  在中央党校经济学部财政金融教研宏观室主任梁朋看来,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已经出现下滑,而且这种下滑是在国际经济因素影响下没有完全显现出来时,就已经发生了。

  “这是前期宏观调控政策的影响,而一旦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再传导过来,维持目前的政策,或者出台更重的紧缩政策,我觉得经济可能出现二次探底。”梁朋表示。

  他认为,金融危机以后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1—5月投资增速出现明显回落,同时消费的持续增长的基础不牢,因为制约消费的最终因素不是补贴政策,最关键的还是居民收入的增长。

  战略新兴产业难成增长点

  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强调保增长的同时,也在注重经济结构的调整。传统产业提升空间越来越有限,中国经济进入重新寻找经济增长点的过渡期。

  “2008 年采用刺激政策之后,2010年之后我们还有什么新的增长点,这是市场最担心的问题”中信建投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周金涛表示。

  在他看来,在原有固定资产投资拉动模式结束之后,找不到新的增长点,大家都对于战略新兴产业抱有较高期望。

  “但是事实上按照我对于工业化和周期的研究,这些产业未来能够成功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所以我们站的这个时点是资产泡沫和技术泡沫最强的时候,从工业化规律来看,新兴产业即便真能够形成经济的新动力,那也是5-10年以后的事情。”周金涛说。

  周金涛认为,现阶段对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就是一种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的固定思维套路,犹如旧酒被装在新的瓶子里,本质上与投资拉动模式并没有什么不同。

  “现在中国的经济,实际上主要还是靠两个带动性很强的产业,一个产业是房地产,另一个是汽车。在其它的新兴行业还没有取代他们成为主要的拉动力量的时候,这两个行业的表现如何非常关键。”梁朋表示。

  在学者们看来,2008年之后的过度投资和由此带来的通胀约束使得经济结构经历一个结构变化和增速回落的过程。当无法立即找到新的中国经济增长点时,对于战略新兴产业的热衷可以看作是一种布局,但不代表一种必然。

  释放制度红利

  学者们认为,面对经济回落,中国应推动制度变革,而现在关注的不应是制度变革的结果,而是制度变革的过程。

  “前段时间高层表示经济中存在两难问题,这诸多两难问题背后反映的是体制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的体制确实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如果体制不理顺,这些两难问题只会越积越多,到后面更不可收拾。”梁朋说。

  “制度方面的变革,能够重新释放生产力,使得中国的经济稳定在一个水平,我们到了需要 释放制度红利的时候。”周金涛表示。

  “当前经济诸多两难问题,最关键的是如何扩大内需,其根本之策还是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而这必然意味着企业和政府所占比重要降低。现在政府是指望企业降,但企业作为利益最大化的主体,它怎么会主动把自己的利益降低呢。政府应该首先降自己。”梁朋说。

  在他看来,今年完成8万亿财政收入没有问题,这对于政府主动采取减税涨薪是有基础的,相较于北欧等国家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国的宏观税负超过30%的税负过重。

  当日的研讨会上,据李保民介绍,到今年年底中央企业要从目前的125家缩减为100家左右,而且中央定的方针很明确,完成结构调整,使国有资本更加集中化,85%的国有资本都集中在航天、航空、石油、石化、军工等八大产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