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胡舒立:在多哈与何亚非聊中国角色及其他

2010年07月12日10:48东方企业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今年3月,何亚非离开外交部副部长任,出任了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及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大使。无论在哪里,何亚非都算得上是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外交官之一。他此次来欧洲未几,希腊及欧洲危机爆发。欧洲再度成为中心。55岁的新大使何亚非,这回踩上了新的热点。

我近期最后一次见亚非是2月在达沃斯,他是李克强副总理的随行官员之一。这一回,在多哈。他5月30日当天第一场大会上发言,谈G8和G20,很受关注。一下来,哈佛大学的库珀教授就向我打听此人,赞誉有加。

我找到亚非,听他谈谈对国际格局、对欧洲局势,方方面面的看法。

我提到他30日上午在WEF这个“全球重建峰会”上的发言,大家都感觉,在新的国际格局下,中国应该做什么?有一些思考。请他展开谈谈。

何亚非遂说道,金融危机以后,世界格局确实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它调整的步伐比过去加快了。大家都很关注中国在想什么,在其中会发生什么作用。“我在会上也强调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现在大家对这个体系本身没有信心,觉得这个体系怎么会解决不了问题?这个也很自然。经过一次大的危机以后,往往会丧失信心,所以我们领导人,像总理就多次说:要有信心。我们对自己创立的体系要有信心,这是第一条。”

第二,现在很关键的是,用中国人的话来说,要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Solidarity togetherness,就是同舟共济。这个同舟共济,危机来了比较容易做到;危机慢慢消退了,各国的自己的考虑就慢慢冒出来了。但这恰恰是我们现在国际体系面临的大的问题。这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所以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当然它本身的矛盾在那儿,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欧盟这些主要国家反应慢。反应为什么慢?它这个同舟共济,要想想我们自己一个国家利益其实跟整个国际社会利益是绑在一起的,这点没想通。

第三个,改革体系调整是逐步的、渐变性质的,不是革命性质的,不是我现在要推翻联合国的体系,要推翻现在整个国际体系,要重新来一套新的。现在是改革,是改进。当然有些改进的步子可能会大一点,这样才不至于产生大的冲击。

改革当然不是革命,不过,我问是渐进改革还是激进改革?他说,渐进的。有些步子可能可以迈得大一点,在总体上应该是渐进式的。中国的态度现在也已经亮起来了,我们是这个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改造者。我们是在体系里面寻求改进。看看我们过去改革开放30年,应该说我们的改革开放跟全球化快速发展是同步的。那么换言之就是,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全球化现在暴露了很多问题,并不表明全球化本身是个坏事。

在日内瓦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中心,中国一方面作为全球化的受益者,一方面全球化面临重大挑战。中国应该怎么对待这个全球化?我问道。

何亚非说:我觉得中国应该发挥我们自己的作用。我们应该出思想、出措施,我们跟一些主要的国家、跟各个地区组织、各种各样的机制,一起努力,让这个调整的过程能够尽量快一些,尽量平稳一些。总的就是要让这个体系更加适应当前形势的发展。

“我在会上举了20国集团这个例子,就是为什么当时主要经济体没有选择八国集团或者七国集团,而是选择了20国集团?原因就是20国集团比较平衡地反映了现在国际经济体系的现状。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相对是平衡的,不完全是发达国家组成,这就很说明问题。但是G20怎么能够巩固,我看有些人已经讲了,从crisis management这个方式去管理、应对危机,转变成长期经济制度。这个不是一件很容易做的事,现在大家在做。因为你必须要有个地方去协调全球宏观经济政策。”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