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走进城南小巷朱门青砖的金沙井老宅

2010年07月07日07:12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字号:T|T

  六朝古都南京,拥有无数历史名人在此留下的数百座故居,它们犹如颗颗散落的珍珠,在如棋盘密布的南京街巷里散发着文化的光芒。时光荏苒,有些名人故居虽能以其名为所在的街巷命名,自身却藏于“深闺”不为人所知;也有个别故居,被当成破旧的住房正在被不知其价值的人使用或出租;甚至还有大部分的故居早已不见痕迹,只留下一段传说在即将消失的老街巷间流传。那么,在这些“珍珠”从我们视野中消失之前,不妨跟着记者的脚步,深入这一条条不起眼的小巷,探寻这些老宅子百年前的繁华风流。

  金沙井的百年老宅

  今朝提及“金沙井”,并非因其是由一口井演变成一方地名的典故,而是它作为一条再熟悉不过的城南小巷,成为通往夫子庙的之路之一,在太平盛世上演着市井繁华。四百多年的时光流转,当年的金沙古井早已不在,好在一百多年前的汪士铎旧居,在经过太平天国时期的改造修葺后,仍能留存至今,朱门青砖,成为小巷的标志性建筑。

  街巷看点

  站在金沙井靠近中山南路的路口,眼前一条并不宽的马路将巷子一分为二。路北一片古色古香的老宅子,虽近破落却仍看得出昔日的气场;南侧各色店铺、新修的居民楼林立,其间的喧嚣繁华恰如这个城市最普通的市井景象。

  这一幢气场不凡的老宅,原本是清代晚期著名学者汪士铎的祖传私宅,也是小巷的最大看点。作为清代有名的历史地理学家,汪士铎最切实的著述却是在太平军统治下所作的《乙丙日记》———“定三十而娶,二十五而嫁……”汪士铎也算是中国提倡晚婚晚育第一人。遗憾的是,这位终身不攀权贵的学者,直到85岁的耄耋之年,才被授为“国子监助教衔”的小官,之后终老南京金沙井,而其著述也并不得以发扬。

  汪氏私宅的命运似乎比主人还要多桀,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金沙井附近的寺庙道观均遭拆毁,这些建筑材料却又被加在了汪氏宅基上,重新建造成了当日规模壮观的干王府。天平天国失败后,这里暂作江宁府城隍庙;又约十年光阴之后,汪士铎将这处私宅报捐入官,从而此宅子的前两进被用作祭祀原清钦大臣江南大营统帅向荣和江南大营副帅张国梁的祠堂,后三进辟为“崇善堂”,以收养周济丧失劳动力的寡妇,历经清末、民国、抗战,发挥了重要的慈善作用。

  现如今,昔日的小街俨然扮演起了夫子庙地区交通要道的角色,汪氏私宅也以南京地区现存唯一确指的太天平天国官衙建筑的身份,成为一所学校。因为门卫尚不算严格,休息时段可以放一些好奇的路人进去探访。进入从凹形八字龛的大门,院内平房前即是三尊门厅檐柱石柱础,历经岁月打磨仍依稀看到石柱础上虎、豹、麒麟、仙鹤等吉祥图案。再往里走,朱红色的门窗,白色的墙壁,黑色的屋檐,俨然已被修缮一新,早已没有了文物古迹的感觉。此时从门卫房里探出一个脑袋来主动告知:此时所见都是后来修建的,就连大门上的铜环也是在建材市场买来的,未免让人遗憾。

  美食探寻

  在这样一条市井味极浓的城南老巷里,寻找一些由老南京亲自操持的南京味道,恐怕是此行最好的滋味。开在巷子中段的“城南美食”,就是这样一个去处。戴着眼镜的店主在老字号店铺里练过手艺,也在厨师学校当过老师,多年前自得其乐地开了这个门面,专门卖一些糖芋苗、酸梅汤、凉皮之类的老南京喜爱的小吃。

  小店眼下最受欢迎的是泡菜凉皮、凉面,一份份分装在饭盒里的凉皮,扣上一大勺店主亲自泡制的泡菜,再加入十几种作料,看起来油亮亮,吃着酸辣爽口,每份却只要三四块钱。据说深得街坊喜爱,光泡菜一天就能挖掉三大坛。

  (南京晨报 谢婷)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