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G20多伦多峰会 > 正文

多伦多峰会:勾画复苏路线图

2010年07月06日10:44《财经》杂志李航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大多伦多会议中心紧邻烟波浩渺的安大略湖。清透的湖水在凉爽夏风的吹拂下,微泛涟漪。而参加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各国首脑,却无暇留恋美景。他们从各自的座驾匆匆走进会场。

  世界经济再次走到一个微妙的十字路口:脆弱的复苏,被欧洲债务危机侵扰、搅动不安的神经。

  携手采取行动,驱散“二次探底”阴影,确保复苏进程不中断,事关各国利益。双边会谈、工作晚餐、闭门大会、新闻发布会,来不及片刻懈怠,在紧凑密集的博弈中,G20最终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达成《峰会宣言》,试图为脆弱的世界经济勾画一幅复苏路线图。

  宏观政策定调

  6月27日上午9时,首脑大会在大多伦多会议中心登场。这是闭门会议,试图在几个小时内为世界经济指路。

  12时,会议大门打开,各国及国际组织领导人,涌至会场摄影墙前,排成三排,在大多伦多会议中心,留下本次峰会的“全家福”。不论他们对结果是否满意,至少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松弛下来。

  根据峰会宣言,上届匹兹堡G20峰会发起的建立“强劲、可持续、平衡的经济增长框架”成为本次峰会的最高目标。围绕它,复苏、刺激、削减赤字成为关键词,多伦多峰会调和了各方的不同诉求,为世界宏观经济政策走势定下基调,即刺激与赤字削减并行。

  刺激政策得到峰会的支持,这让美国总统奥巴马松了口气。因为美国有太多的理由,对继续推行刺激政策不遗余力。

  5月的数据显示,美国就业率降至9.5%,但占GDP70%的消费依然疲软。为防止美国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美国需要世界保持刺激政策,以帮助其创造就业机会。

  另外,“希腊危机,欧元贬值,以及德国未来四年总额800亿欧元的紧缩计划等,都对美国的复苏带来新挑战。”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对《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不少民主党议员面临巨大挑战,为继续控制参众两院,民主党必须想办法强化复苏势头。

  然而,在欧洲债务危机阴影下,以德国为首的诸多与会国急于吸取希腊债务危机的教训,强调减少赤字。

  结果,峰会宣言也对欧洲债务问题给予充分重视,要求发达国家在力求稳定复苏的同时,在2013年之前将目前的财政赤字减半,并在2016年之前稳定并减少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

  “在刺激还是紧缩这个欧美最大的分歧问题上,宣言在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复苏的大框架下,包含了各方的利益诉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所长陈凤英对《财经》记者说。

  对欧洲而言,大力削减赤字,实施财政紧缩,难免会造成大量失业,拖累其经济复苏。“但这是暂时的痛,长远看则是为了严格欧盟的纪律,维护欧盟的存在,实现经济的长期增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宏观室的袁刚明对《财经》记者分析说。

  美国虽然坚持刺激,但其内部并非一块铁板。

  加拿大八国集团(G8)研究组世界经济研究员萨拉·埃莉斯(Sarah Ellis)对《财经》记者分析说:“上周,美国国会投票反对向数以千计的失业者发放救济金,并反对其他刺激性支出。这意味着,美国政客在支出方面越来越谨慎,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刺激政策退出的端倪。”

  埃莉斯认为,本次峰会确定的目标,如赤字国家关注节约和竞争,盈余国家关注开支、国内需求等,皆为长远目标,如何在短期内贯彻实施,仍是未知数。

  金融监管得失

  金融监管与金融机构改革,历来是G8及G20峰会的重大话题,而在多伦多峰会上,尤以银行税问题争议最大。

  英法德等国高举征收银行税大旗,极力推动该议题获得通过,但会议的最终决定是,并不统一征收,而由各国视情况而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财政事务部部长杰弗里·欧文斯(Jeffrey Owens)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认为,此次峰会对于银行税没有达成协议,不足为怪,因为各国的出发点并不一致,一些国家从未经历过银行危机,而另一些国家的银行税已经很高了。

  陈凤英也认为,由于各国情况迥异,美欧的对冲基金、衍生品导致了金融危机,现在是想用银行税来解决“大而不倒”的难题,而日本、加拿大、新兴经济体的银行并不存在这一问题,其衍生品仍需要发展,这就导致银行税争议不可调和。

  但银行税仍不乏支持者。加拿大乐施会执行总裁罗伯特·福克斯(Robert Fox)在会议期间对《财经》记者说,本次G20无法就此问题达成一致,是错过了一个黄金机会,“尽管遭到一些国家抵制,我们仍希望今年11月的G20首尔峰会或明年的法国峰会,能在金融交易税上取得进展。”

  同时,多伦多峰会提出要建立有力的监管框架,包括对对冲基金、评级公司和衍生品的监管。但具体如何实施监管,本次峰会提出的“金融稳定网”应如何建立,现在各国还拿不出具体方案,根据G20峰会惯例,这将自动成为接下来的首尔峰会讨论的议题。

  而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机构改革的问题,在本次峰会上没有异议。2009年匹兹堡峰会同意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IMF的份额至少增加5%,将发展中国家和转轨经济体在世界银行的表决权至少增加3%。

  多伦多峰会承诺,IMF改革将在今年的首尔G20峰会上完成。

  中国声音

  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复苏中表现抢眼,在本次峰会上,其意见亦受到各方密切关注。

  中国希望如期实现IMF和世界银行的改革目标,增强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在一定程度推动了本次峰会的金融改革。但人民币汇率这个老话题,在会议前后也微泛波澜。

  开幕前一天,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称,中国宣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决定,只是应对各方对人民币升值要求的缓兵之计。一时间人们猜测,中国虽已实施汇率改革,但人民币依然会成为G20的主要话题之一。

  但结果是,峰会欢迎中国的举措,并没有对人民币大动干戈。

  陈凤英认为,中国在峰会前夕宣布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汇率弹性,从而免于在会上陷于被动。

  “中国人民银行的汇率改革,是有争议的行为,虽然受西方政治家欢迎,但并不为一些中国人所喜。这个问题反映了中国政府面临的挑战:如何在增强国际作用的发挥与满足本国民众利益之间进行调和。”埃莉斯说。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跻身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在崛起,世界经济大局已变,不可再单凭发达国家为全球制定经济政策。

  欧文斯表示:“对于抵制英法德等国极力推出的银行税提案,保护新兴经济体利益,中国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认为,中国是G20峰会的舵手之一,中国提出的倡议能使欠发达国家受益。

  虽然为经济复苏勾勒出了大致方向,但本届G20峰会依然延续了长久以来的痼疾:承诺过多,真正有意义的行动过少。

  埃莉斯说,此次峰会显示G20愿意继续以合作来防范危机,各国领导承诺执行之前历次峰会的许诺,这很重要,但各国应当按照自身的经济需要制定政策,以及一些松散的准则,而不是致力于制定银行、金融、财政等方面的新全球规则。而且,从峰会的文件来看,此次会议并未提出比匹兹堡峰会更多的推进世界经济发展的举措。

  而代表西方公民社会的乐施会则另有抱怨。福克斯说,让人失望的是,多伦多峰会并没有拿出具体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实现更绿色的经济目标,G20应该努力寻找新的、创造性的资金来源,以推动发展和适应气候变化。

  在去年9月的匹兹堡G20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似乎还认定,金融危机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世界经济已复归增长通道,而今年以来,在欧洲债务危机打击下,一切又恢复不确定性,决策者仍在为与去年类似的问题烦恼。

  G20峰会能否实现它被寄予的厚望,为全球经济复苏掌舵?它勾画的复苏之路会不会顺利推进?仍有待观察。■

(本文见《财经》杂志)

相关专题:

G20多伦多峰会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