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G20多伦多峰会 > 正文

G20:全球金融分权进行时

2010年07月01日02:03时代周报卜拙我要评论(0)
字号:T|T

G20:全球金融分权进行时

加拿大多伦多,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领导人合影。

6月26-27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第四次峰会上,中国的声音备受世界各国关注。作为新兴经济体国家的代表,中国在G20的平台上扮演怎样的角色、谋求什么利益,一直是外国媒体热议的话题。

“中国不再是G8峰会中的配角,而是众多G20新兴国家体的代表。”欧洲媒体认为,在面对几乎都成为借贷者和负债者的工业化国家,中国作为世界主要债权人在G20峰会中的地位显得尤为有利和突出。

在欧洲与美国围绕银行税背后的金融话语权争执不下之时,新兴国家也希望改变现有的全球金融体系。

全球金融改革备受重视

此次G20峰会召开的背景是,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尚未消除,世界经济系统性和结构性风险仍十分突出。欧洲的主权债务风险持续上升,而美国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增长缓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于欧美在削减债务还是刺激经济的分歧上持有不同态度,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倾向于美国提出的优先考虑保增长的财政政策,而发达国家则更愿意采取类似欧洲削减债务的政策措施。

经过两天激烈的讨论和磋商,G20成员国终于达成了《二十国集团多伦多峰会宣言》,确立了本次会议的“坚定目标”是以推动经济复苏为基调。针对欧洲愈演愈烈的主权债务危机,峰会明确提出发达国家到2013年需将债务减半的目标,但考虑到对经济复苏的影响,峰会同时指出任何财政重整计划都应以“增长友好”作为前提条件。

发展中国家的意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发达国家以往的借贷冲动受到了遏制。与此同时,全球金融领域还在悄悄发生了深层次的变化。

此次陪同国家主席胡锦涛出访的外交部长杨洁篪表示,多伦多峰会主要任务是讨论世界经济金融形势、“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增长框架”、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和国际金融监管等重大全球性问题。这不仅影响未来全球经济发展方向和国际格局的调整,也关乎中国加快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的外部环境。

胡锦涛主席在峰会上发表题为《同心协力共创未来》的讲话,并在其中提出应加快建立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新秩序。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胡锦涛主席在会上强调,要加快完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调整,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能力建设和监督改革。

IMF投票权美国独秀

“新兴工业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在处理国际关系事务上的发言权越来越大了。当今世界,发达国家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单独主宰世界。在之前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单凭发达国家的一己之力已经无法再独揽国际事务,必须同其他新兴的国家一起合理地商讨,从而解决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国际发展的大背景是,以中、俄、巴西和印度组成的“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在经济实力上有了迅速的增长,经济实力决定了一个国家在国际平台上声音的大小。另外一些区域经济体也实现了快速的发展,所以国际事务应该由多方国家来协商解决。

在此次峰会召开之前,“金砖四国”的领导人会晤时就都曾表示,G20峰会应当积极推动IMF份额调整,让新兴市场国家得到更多投票权。

“IMF很像一个国际范围的股份性金融组织,每个成员国在加入IMF的时候都需要缴纳一笔钱,即所谓的‘份额’。”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王德迅表示。份额的大小决定了一个成员国在IMF内的投票权,而投票权正反映了一个成员国在IMF的地位与作用。

在IMF的187个成员国中,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约占43%,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等新兴国家在IMF的份额分别为3.65%、2.69%、1.38%和1.88%,远小于四国GDP在世界GDP总量中的占比。而相比之下,美国独占的投票权高达16.74%,按IMF的章程,重大事项需85%以上投票支持,美国的高份额保证了它对重大事项拥有否决权。

无论从经济总量方面,还是经济发展势头对全球经济的带动作用来看,中国的份额进一步提高都是非常必要的。

利用特别提款权绕开美国

国内多位专家表示,投票权份额改革的关键是美国是否肯让出其多占的投票权。据以往情况显示,份额改革主要是把部分欧洲发达国家的投票权转给发展中国家,而一枝独秀的美国在份额上却没有多少变化。

欧盟内部曾就此问题达成共识,认为IMF份额改革应当是把份额从“被过分代表”的国家转移到“代表不足”的国家。而不是简单把发达国家的份额转给发展中国家。

由此可见,份额改革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博弈,发达国家之间,尤其是欧美之间对此问题的分歧也很大。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想从根本上撼动国际金融秩序和国际金融货币体系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在IMF的框架中,美国事实上还是享有一票否决权。在现有的投票格局下,权力分配的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那么在未来撼动这个格局的可能性也不大。除非重新组织一个类似IMF的框架,形成一个新的制衡力量和新的利益分配。

“绕开美国这个瓶颈,投票权份额改革还可另辟一条蹊径,即提高特别提款权分配中的基础份额,降低认购的比例。”中国驻IMF前执行董事张之骧认为。

特别提款权按成员国认缴款份额的比例进行分配,份额越大,分得的越多。而投票权与成员国认缴份额是直接挂钩的,所以,一个成员国认缴份额越多,其获得的投票权就越大。

彭刚表示,IMF实际上是一种股份公司的形式,谁在IMF投入的股份多谁的发言权就大,另外在决策的时候,其表决权也大。过去IMF主要由美国和欧洲操纵,因为那个时候欧美的势力很大。特别提款权是一种类似股份入股的形式,与投票权是直接挂钩的。发展中国家不可能像发达国家一样在这个部分投入大笔资金认购特别提款权,因此它们所占的份额被大大稀释,在IMF中的地位也就微乎其微。

“过去我们‘入股’的份额少,所以决策权也小。现在要通过IMF的改革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份额,因为这个‘入股’多少是IMF控制的,不是成员国自己能决定的。现在发达国的实力削弱了,所以需要多方力量的支持,不能单凭一己之力。”今年年初IMF宣布任命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为总裁特别顾问也体现出IMF高层的多元化趋势。

彭刚同时指出,特别提款权同时也承担在发生经济危机时所需投入支援的比重。一个成员国在投票权份额加大的同时,其应承担的责任也相应地加大了。比如这次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以后,份额大的国家所需要提供的救济金也就比其他成员国多。

在此次多伦多峰会上,G20成员国领导人承诺,力争在年内11月份召开的首尔峰会之前,尽快为提高新兴经济体在IMF内的投票权份额达成一致意见。会议上重申了去年匹兹堡峰会上的承诺,即将IMF至少5%的投票权转交给新兴经济体,但其前提是需要IMF的187个成员国在明年年初前予以批准。

包括彭刚在内的多位国内专家都认为,这一目标能否最后落实还要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发展状况,尤其是美国经济的复苏情况。因为世界经济的规则就是靠实力说话,如果美国在今年下半年还不能实现经济快速复苏,那就需要美国在其他方面作出一些妥协。

(时代周报)

相关专题:

G20多伦多峰会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