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陆家嘴论坛 > 正文

罗奇:我在游说美国各界 不要逼人民币升值

2010年06月26日14:23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罗奇:我在游说美国各界 不要逼人民币升值

腾讯财经讯 2010年陆家嘴论坛于6月25日至26日在上海浦东举行。论坛以“后危机时代的经济结构调整与金融变革”为主题。腾讯财经进行全程直播。会议期间,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接受腾讯网嘉宾主持人罗绮萍独家访谈时指出,他将回美国向各界游说,别逼迫人民币升值,因为这对于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经济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罗奇认为,未来几年中国政府应该在调整结构方面加大力度,从过去的以出口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为以内需拉动的增长模式。

从今年7月1日起,罗奇将不再担任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但会继续担任亚洲非执行董事长一职。他将离开香港回到纽约到耶鲁大学任教。他向腾讯财经表示,今年9月1号开的第一门课将是“下一个中国”,让美国学生和政界重新认识中国。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我是嘉宾主持人罗绮萍,我们现在在陆家嘴论坛的现场,非常荣幸邀请到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先生接受我们独家访谈。史蒂芬,很高兴见到您,今天早上我们刚刚听完中国的监管层发表的主题演讲,对于本次论坛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部分?

罗奇:中国的金融高管在试着传达一个非常重要的讯号,那就是中国未来如何避免发生金融危机,不管这些危机来自国内还是国外。金融危机总是在发生,这对于每一个国家来说,包括中国、美国以及欧洲国家,都需要做好准备应对危机。

主持人:今早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不要过度监管。在这方面您认为中国与西方有何不同?

罗奇:这次金融危机主要集中在银行业,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相对来说,中国的银行业在应对危机方面比较成功,刘明康主席对监管机构的努力表示欣慰,他演讲的重点主要是银行业的监管。但他没有提到,中国的刺激政策导致地方出现大量的产能过剩,这将使得银行处于潜在的信贷风险中。

主持人:这两天召开的G20将会讨论到加强银行监管的话题,比如对银行征税,您认为中国应该对银行征税吗?

罗奇:我认为对银行征税并不是一种好方法,但这是未来一定会讨论到的问题。英国、美国与欧洲情况都不一样,比如美国就抵制银行税。我想这要具体到每一个国家来分析,而且要针对全球性的银行系统,中国银行在这方面仍需努力。

主持人:你在下午参加讨论的题目是 “中国金融机构走向世界”,对此您有何建议,尤其是中国市场?

罗奇:中国金融机构需要拥有更广的全球化视角,我认为中国应该不只把目光集中在培养国内人才,也应该让他们拥有国际化视野,这样更有利整个金融界的发展。

主持人:得知您将于今年7月份离开香港我们感到很遗憾,但同时也对您有一个新的启程感到高兴。听说您在美国会有一门新的课程叫“下一个中国”,能否给我们分享相关信息?

罗奇:过去的三年,做为摩根士丹利亚洲执行主席,我总共积累了120万公里的全球航程。从7月1日起接下亚洲非执行董事长一职,继续与当地客户、政府决策官员与监管机关维系关系,但我会离开香港回到纽约到耶鲁大学任教。我在今年9月1号开的第一门课,名为“下一个中国”,将着重于大陆经济。

我认为很多美国人对中国有错误的认识,美国学生和政府官员都需要重新接受对中国认识的教育,到时我将分享我的一些见解。

现在我比较担心的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和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今天早上发表演讲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向外界宣传中国的现状是怎样的,中国的将来又会如何。我很期待在耶鲁大学能够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易纲的哪些观点您表示赞同?

罗奇:在我看来,易纲发言最重要的信号是政策制定者应该避免没有弹性,这次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是宏观经济政策不当,不管是年度赤字,和财政余额占GDP的比重,都达到了一个不可持续的水平。他还提到了希望人民币固定汇率制度进行改革。我认为他的建议对中国、美国和欧洲来说完全适用。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要开的课程叫“下一个中国”,这是否为《下一个亚洲》这本书的延续?

罗奇:“下一个中国”会更多地集中在中国问题上,比如它曾经的样子,它的现状以及将来发展的方向。

主持人:虽然人民币汇率问题没有列入G20的议程,但现在大家都很关心汇率问题,尤其是中国政府最近表态要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但不会迫于国际压力而升值。您怎么看待这种态度?

罗奇:目前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形成的,但目前情况有变,中国已经走出了金融危机,所以从中国的角度出发,对固定汇率进行调整是合理的。让人民币重回有弹性的汇率制度对中国来说是好事。我不知道此次人民币升值有多大的空间,这取决于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如果两者都比较疲软的话,那么人民币升值的空间并不大。

主持人:克鲁格曼曾在《纽约时报》撰文批判中国的汇率制度,您赞同他的观点吗?

罗奇:一点都不赞同,他的观点一塌糊涂,他认为美国应该因为贸易问题逼迫人民币升值简直没有公信力。做为一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说出这番话真是不太合适。

主持人:很多人认为,奥巴马政府面临的来自公众和政党的舆论压力很大,所以将这些压力施加到中国政府身上,您怎么看待?

罗奇:从现在到中期选举前,美国国会还面临很多问题,他们有可能把这些压力转嫁到中国,并可能颁布法案,我非常担心这一点,这也是我选择回去美国的原因之一,我将尽力去表达我的一些看法。三天前,我刚向美国的一些议员做过一次关于不应该迫使人民币升值的演讲,希望今后我可以做得更多。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对于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经济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主持人:您曾在采访中建议中国政府需要结合财政、货币以及监管机制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政策,能更详细的谈谈吗?

罗奇:过去十年中国政府一直都在采取积极主动的政策来应对外部的变化,在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政策再次采用了这一政策。中国的GDP一直保持增长状态,因而有可能做到“积极主动”,但是中国必须小心谨慎地平衡这一政策,尤其是在投资方面不能太热。在未来五年中国政府应该做的是拉动国内消费。现在与三年前已经不同,外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中国政府必须更加小心,对外部环境更加敏感。

主持人:中国政府在未来几年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您有什么建议?

罗奇:我的建议是,中国政府应该在调整结构方面加大力度,从过去的以出口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为以内需拉动的增长模式。中国政府在十一五规划时已经提到这一点,在十二五规划中应该更加强调。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对罗奇先生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罗绮萍 刘雁)

相关专题:

2010陆家嘴论坛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