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全球市场 > 正文

美再次施压人民币汇率或无功而返

2010年06月15日12:29每日经济新闻我要评论(0)
字号:T|T

伴随着6月末G20多伦多峰会及下半年美国中期选举临近,近日美国再次向人民币汇率施压,并威胁要运用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法对中国实施制裁。而事实上,希腊主权危机已经演变成一场泛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并引发市场动荡,今年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已显著升值;同时中国经济在一季度达到高峰后有放缓迹象,物价涨的压力也有缓解趋势,以及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可能性加大背景下,中方在美国压力下重启汇改的可能性不大。不过G20多伦多峰会后,视国内经济环境、欧洲债务危机引发的市场动荡及全球经济前景而定,人民币兑美元三季度末前仍有小幅升值可能。

中国强劲出口数据再度引发人民币升值国际压力

在5月底结束的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采取了一种更为柔和的方式。美国财长盖特纳特意表示汇率改革符合中国自身利益,但同时称,中国是否改革人民币汇率是中国自己的选择。中国领导人也承诺,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双方转而在其它中美经贸关系及中美合作大局上获得积极成果。但伴随着6月末G20峰会及下半年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人民币汇率问题再次成为话题,中美双方展开新一轮唇枪舌战。

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出口年率增长48.5%,进口年率增长48.3%,实现贸易顺差195亿美元。通胀方面,主要受翘尾因素影响,中国5月CPI同比上涨3.1%,突破3%的政府全年目标。中国强劲的出口增速,以及国内集聚的通胀压力,也成为美方要求中国重启汇率机制改革的理由。

美国纽约州参议员舒默上周三(6月9日)表示,将在未来两周推动参议院采取行动通过向中国产品征收反补贴和反倾销税的议案,列出针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惩罚措施,迫使这些国家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机制。舒默还指出,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导致美国数百万人失业,数以千计的企业关闭。他将把针对人民币汇率的条款作为修正案加入到总统奥巴马提交的增加小企业信贷的议案中。舒默此前还表示,中国通过由第三国向美国输出蜂蜜来规避美国对中国产蜂蜜实施的惩罚性措施,而这种通过第三国的洗蜜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内蜂蜜生产商的利益,纽约州受到的影响尤其明显。他呼吁联邦当局对中国的洗蜜者予以打击。

美国财长盖特纳上周四在为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听证会准备的证词中表示,中国正在采取一些举措解决美国对于中国货币汇率和贸易政策的担忧,他承诺将敦促中国做出更多根本性改变。他还表示,中国汇率政策造成的扭曲已经超出中国国界,将会阻碍全球恢复平衡,人民币更为灵活将允许市场力量在促进强有力均衡和全球可持续增长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他还指出,中国将人民币盯住美元造成其他亚洲国家进行外汇市场干预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中国强硬回应无端指责

针对美国近期对人民币汇率压力加大,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12日 在新闻发布会上给予官方首次正面回应。姚坚表示,汇率问题不是解决贸易逆差的要素,将人民币汇率纳入反倾销反补贴之中是缺乏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依据和事实基础的,并将中国5月份出口同比大增称之为恢复性增长。他表示,在欧洲债务危机下,目前贸易政策保持稳定是中国的首选;未来2-3个月,商务部会密切关注欧洲市场对中国出口的影响,特别是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市场。

他还预计今年全年贸易顺差将较去年大幅回落,全年进口将维持高速增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4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并未刻意追求中美贸易顺差,而且将坚决反对任何将人民币问题政治化、借口汇率问题对中国搞贸易保护主义的举措。秦刚指出,大量事实已经证明,人民币汇率并不是造成中美贸易不平衡的主要原因。从2005年7月中国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21%,但其间美对华贸易逆差并没有明显改善。中美贸易不平衡主要是由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国际产业分工所造成的。同时,美国对高技术产品实施的出口限制,也是造成这一不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人民币汇率并非导致中美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人民币升值无法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也无法解决美国储蓄率过低、负债及失业率水平过高的问题。他还希望,美国政界有关人士能认真思考如何解决自身经济结构存在的问题,而不是一味指责其他国家。并指出,中国将继续逐步改革人民币汇率机制,而改革时机和方式将取决于国内以及全球经济环境。

针对美国议员推进施压人民币汇率法案,中国新华社发表评论称,通过操纵人民币汇率争论,这些美国政客短期内或许能捞到政治好处,但从长期来看,或可能损害中美关系。评论指出,这些国会议员们把自己说成保护美国人民利益的白衣骑士,但事实上,他们只不过一帮哗众取宠的政客,通过操控人民币汇率争论来笼络选民。11月份,美国多数议席将举行换届选举,而美国失业率稍低于10%的失业率一直高居不下,在此背景下,奥巴马政府在敦促人民币脱钩美元问题上面临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尽管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人民币升值对美国削减整体贸易逆差作用有限,华盛顿一些有影响力的议员仍坚称,人民币被低估等于给中国出口商以补贴,损害了美国同业竞争,并影响美国就业形势改善。分析人士担忧,如果美国财政部不对中国施压,美国政坛的愤怒或只增不减。

不过美国方面对中国施加压力并未获得广泛支持。澳洲金融部长坦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人民币汇率重估将不能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反倒是美国的财政政策的责任似乎更大一些,美国在这10年早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才是罪魁祸首。巴西财长曼特加早在4月下旬就曾指出,全球经济失衡主因的是美元疲软,而非人民币弱势。因美元疲弱带动了利差交易,大家都来美国借便宜的资金,转而在澳洲或其它较高收益国家投资。他还指出,中国的贸易收支现已较为平衡,中国维持人民币疲弱是对美元的防卫性策略。英国新政府财政大臣奥斯本最近也表示,明白中国对欧元区经济健康的存在很多担忧,中国和英国应联手抵制贸易保护主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元之父”蒙代尔也不赞成人民币升值。他表示,要求人民币对美元实行浮动汇率制,在效果上可能并不好;目前,相对欧元、英镑等货币而言,人民币已经升值。

人民币汇改时机仍存诸多不确定性

虽然5月出口数据强劲,但欧洲债务危机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可能要到第三季度才能看得出来。而中国5月份经济数据继续表现疲软,尤其工业增速大幅回落,鉴于物价涨的压力也有缓解趋势,以及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可能性加大,经济学家预计,中国货币政策将暂时保持不变,但三季度后人民币或将温和升值。总结来看,人民币汇改时机将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中国国内经济环境,二是欧洲债务危机演变及全球经济增长前景。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5月份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同期增长16.5%,增速大大低于4月份的17.8%和3月份的18.1%。

今年1-5月累计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同期增长18.5%,增速也低于1-4月的19.1%。在紧缩政策的影响下,5月份投资增速也继续回落。另外,虽然5月CPI年比升破3%,但环比下跌0.1%,主要原因是受天气转暖、供给增加等季节性因素影响。发改委称,政府加强宏观调控措施效果逐渐显现,上游价格过快上涨及其向下游传导的压力有所减缓;而国际上受欧债危机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降,输入型通用压力明显减弱。发改委还表示,虽然因翘尾因素影响,中国物价高点可能出现在6、7月份,不过当前保持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的有利因素不断增多,初步预计6月CPI环比将继续小幅下降。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在一季度达到高峰,下半年将维持波动下行的走势。由于存款准备金率已处历史高位,短期之内存款准备金工具的调整空间收窄。而在全球经济二次探底可能性加大,中国经济增速趋于平稳的格局下,近期加息的必要性明显下降,利率调整时点有可能延至三季度。因此,近期货币政策操作手段仍应以公开市场操作等数量型工具为主,引导货币信贷合理增长,同时要根据形势变化灵活调整政策力度,暂不宜出台更多调控政策。

国际市场来看,主要的贸易伙伴中亚洲和美国复苏稳定,需求回升,不过欧洲复苏缓慢。今年前5个月,中国与欧盟双边贸易总值占中国进出口总值的逾16%,增长37.4%,高于中美的12.6%及28.2%的增速。但受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中国下半年外贸增速或逐步放缓。另有担忧称,下半年美国企业或出现第二轮去库存,预计对美外贸出口可能受此影响而下降。

部分原因在于宏观经济和市场背景发生了变化,同时欧元区出现大量宏观经济风险,欧元不断贬值,人民币年内重启汇改及升值幅度均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中国商务部近来一直表示,随著欧元疲软,人民币经贸易加权后的实际汇率已经走强,因此中国不再是问题所在。而伴随新一轮工资和收入分配改革,劳动力成本上升可能挤压出口商利润率,这样即使人民币未出现名义升值(比如人民币汇率仍然保持平稳),在理论上工资提高也会导致全球市场上的中国产品更加昂贵,造成人民币实际升值。与此同时,欧元区经济的恶化可能导致国际贸易关系变得更糟,加剧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并反而导致全球对于中国启动渐进式汇率重估的需求更加迫切。

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在6月5日发布的公报中并未特别提及中国汇率政策,不过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针对人民币升值继续施压。人民币问题可能成为6月末G20峰会的重要议题,G20内部将继续探讨目前美国经济向高储蓄率转型,需要怎样通过日本及欧洲贸易顺差国家提高内需,民间需求持续增长,以及中国汇率机制更有弹性,来得到配合。另外,美国财政部将在6月晚些时候于多伦多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后再对汇率问题进行重新评估。

部分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将在6月底多伦多G20峰会召开前允许人民币上行1%到2%以示友好。考虑到近期中美论战升级,中方在美国压力下重启汇改的可能性不大。不过,鉴于化解中国贸易伙伴紧张和避免更多保护主义行为的需要,特别是在美国11月中期选举之前的形势考虑,第三季仍是中国重启汇改的重要时间窗口。而若推迟至四季度,因届时国内经济增长率将进一步放缓和通胀趋弱,可能令年末汇改更加复杂并限制升值幅度。

预计中国汇率改革仍将出于自身利益而做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6月初就撰文指出,中国需要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稳定的原则下,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发挥汇率对经济结构调整的积极作用。而且实际来看,如果人民币汇率不重估,在欧洲忙于削减赤字和勒紧支出腰带下,美元走强会迫使美国再度承担起全球消费品最终消费者的角色,而在经济复苏乏力、就业微弱增长以及负债累累的家庭继续紧缩支出的情况下,美国人实在难以胜任这一角色。预计6月末G20峰会后,若中国经济未出现明显加剧放缓,出口保持稳定增长,伴随国内通胀压力触及年内峰值,国内对人民币汇率政策的讨论有望改变,由如何控制人民币汇率水平的变化转向如何增加汇率机制的灵活性,人民币/美元双向波动幅度将加大,年内或有1-2%的上升空间。当然这也需要欧洲债务危机不进一步恶化,以及全球经济不出现二次探底的外围市场环境作为保证。

(每日经济新闻网)

[责任编辑:stevenk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