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地方融资平台新规难产 部分内容遭地方反对

2010年06月04日22:52华夏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获悉,由财政部牵头制定的规范地方融资平台的新政策——《地方投融资平台基本处理意见(初步)(以下简称《意见稿》),或因地方的强烈反对,近期难以出台。

“地方债”之所以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是因为有最新的消息称,地方债务已从4万亿飙升至7万亿,这引起了决策层的高度重视。

5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问题作出了具体指示。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承诺行为。4月1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总理也曾强调,将重点抓好“加强地方融资平台公司贷款风险管理”的工作。

与此不对应的是,此前一度热议的《意见稿》却迟迟没有出台。据悉,这项政策由财政部牵头制定,试图对融资平台进行规范限制,以遏制其膨胀速度,参与部委还包括国家发改委、银监会和审计署等部委。

新政或延迟

“《意见稿》的框架已基本形成,何时出台还不知道。”6月4日,一位财税专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悉,《意见稿》将从地方和银行两方面入手,禁止违规担保。银监会也曾明确规定,地方政府承诺函和人大决议的担保均为“无效担保”。不仅如此,去年底财政部发出通知,要求规范地方政府及其平台公司的举债和担保承诺行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中地方政府和人大所开具的“担保函”无效。

早在2月,相关部门就在各省市负责人间对《意见稿》进行意见征求,但时至今日这项新政也尚未出台。“《意见稿》的部分内容遭到了地方的极力反对。”一位地方发改委内部人士坦言。

该人士解释,《意见稿》明确规定地方政府和人大所开具的“担保函”无效,“严禁平台公司直接或变相以政府信用提供担保。”此举意味着地方融资平台今后无法以政府信用为名获得银行贷款。

据了解,去年在“保增长”的掩护下,地方融资平台爆发式膨胀,银监会统计的数字是,仅省市一级的平台就有3800多个,就融资方式看主要是依靠宽松货币政策获取的廉价贷款。据估计,2009年9.59万亿元信贷中,投向地方融资平台的高达40%,这使得地方融资平台的全部贷款余额高达创纪录的6万亿元,负债率达60%以上。

对于呼声颇高的政府债券,《意见稿》也有明确表述,称“地方政府举借债务实行审批制”——符合条件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经国务院审核同意,并经当地人大常委会审查批准,可在规模限额内发行政府债券。

现实的问题是,目前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允许单独发债。省级政府采取中央代发的方式发行债券,今年国务院将代发地方债2000亿元。“目前,地方融资平台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认为,这满足了地方对资金的需求。

“地方债务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难以准确回答的问题。”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财政系主任曾康华说。央行调研结果显示,截至2009年5月末,地方政府的3800多家投融资平台总资产近9万亿元,负债升至5.26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约为60%,而5.26万亿元的负债相当于去年全国GDP的15.7%,全国财政收入的76.8%,地方本级财政收入的161.35%。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综合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刘军民表示:“目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地方债没有纳入到地方预算,容易酿成风险。”而从地方平台公司贷款债务与地方政府财力对比看,债务率为97.8%,部分城市平台公司贷款债务率超过200%。

风险不会集中爆发

“风险确实有,但都在可控的范畴内。”5月4日,社科院地区金融生态环境评价课题组负责人刘煜辉表示。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些地方政府的负债率之高让人担忧,《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获悉,举债接近极限地方的公开数据是“债务率超过400%”,全国至少有10个省市超过了100%。

业界人士对此的判断是,在未来3-5年内,政府融资平台风险对商业银行来说胜过房地产风险,而过高的负债率有可能会将风险传导至银行,从而引发更加难以掌控的金融风险?本报记者获悉,商业银行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第一批排查已于近期收官,尽管平台贷款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但“问题贷款”还是浮出水面。

在浙江,各商业银行按摸底排查、“解包还原”,立据、抽查以及落实整改三个阶段实施。“通过省、市、县三级机构联动,逐笔分析项目在借、用、管、还四个环节存在的风险。”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一人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们对300多个政府融资平台项目逐个排查,重点对‘一个客户、多个项目、立项不匹配、还款来源相同’的200个政府融资平台项目进行筛查,锁定目标。”

本报记者采访也获悉,浙江一些银行发放的贷款有“被挪用”的情况。据了解,嘉兴桐乡信用联社向一家公司发放的4000万元贷款,被挪用于拆迁项目;交通银行浙江省分行发放了一笔固定资产贷款1亿元,被挪用于安置房建设及配套小学建设项目;光大银行杭州分行向某公司发放的2.38亿元流动资金贷款被挪用于公路建设。

杭州联合农村合作银行迅速排查,发现9家平台公司158960万元存在“打捆贷款”现象,13家存在资本金不足情况,随之已拟定整改方案。浙江银监会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违规情况,“将提前回收贷款。”

无论是监管层还是银行,今年以来都开始关注到其可能带来的风险。银监会今年4月提出“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6月底前完成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授信业务的全面自查清理”,从而引发了市场对政府融资平台的担忧。而今,监管层要求商业银行严禁进入不在“4万亿计划”涵盖范围之内,且以政府融资平台为主体的新开工项目。“商业银行应该严禁进入4万亿计划之外的项目。”刘明康曾如是要求。

多家研究机构也称“其风险仍然可控”,比如东方证券研究所在其研究报告中说,即使不考虑项目自身现金流及卖地收入,地方政府仍有多种筹资方式偿还平台贷款,如资产证券化、中央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地方政府减持国有资产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的观点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多为长期贷款,不会导致风险集中爆发。

相关专题:

地方融资平台危机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