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低碳经济是否经济?

2010年05月31日17:46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谢谢几位精彩的观点。刚才几位都谈到了,说这个低碳的背后是这个技术革命的推动,那么技术革命,现在有人就说了,能够享受到这种革命所带来的成果人,应该还是少数人,比如说,举个例子,像汽车,我这里有一个模型,这个汽车是混合动力型的,应该说,大家都说它好,但是我们也知道,它比普遍的汽车造价要高出一大截,而且它的脚踏板还有点问题,现在有人就说了,说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这种低碳的高科技成果,那么,我们就想问问,低碳现在是不是一种奢侈品了,现在变成了。

韩晓平:其实低碳也未必就是一种奢侈品,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一开始使用一些技术的时候,它可能是贵的,就是当时我们放弃石头,我们不再进行石器时代,原因并不是因为用铁用铜比用石头更便宜,一定是更贵,但是用这个东西的时候效率更高,还有其它的好处,所以我们选择了铁,选择了石头。所以我们走出了石器时代,所以今天同样的情况,如果我们选用一些更先进技术的汽车,不仅是能源消费减少,而且这个汽车可能未来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乐趣。比如它可能像动车组一样,给我们提供无人驾驶的交通,所以呢当我们的技术革命走向前一步的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个新的蓝海,一个新的空间。

龙永图:低碳能源的汽车,肯定是比较昂贵的,因为他刚刚投入市场,所以在刚刚投入市场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方向,这个方向的话,为了使广大的消费者能够接受的话,我觉得可以有几种办法。一个是政府要给一定的补贴,他用种来鼓励,另外一种的话,就是比如一些经济上高收入的阶层,他主动的提出来,我用这个,用这种类型的汽车,这样的话,我觉得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新技术所造出来的汽车,用新能源造出来的汽车,肯定是用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的成本就越来越降下来。这也是一个符合市场规律的,市场机制就会起作用,

熊焰:这个低碳产品是否经济这个话题,实际上这里我们有一个我们怎么看,我们看现在还是看长远?长远就是龙先生刚才讲到的,随着市场的普及,随着规模的放大,规模经济它逐渐的会经济,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第二个要看这样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你比如说建筑,低碳建筑可能初期造价提高10%,但是整个建筑,这个建筑物的50年代的生命周期中,它降低能耗可能至少降低50%,综合效应肯定是划算的,

还有一条就是这种低碳的产品的出现实际上是有一个自然改变跟受迫性改变的这么一个问题,整个全社会,全社会实际是全世界,当然包括中国在内的低碳的转变,不是你愿意不愿意,而是这件事情必然到来。

韩晓平:我可以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座的没有谁没有手机的举手,谁有手机的举手。

主持人:韩老师您刚落掉了一个。

韩晓平:只有一个人,龙部长不用手机。你们用手机是因为,你们用手机比原来打电话更便宜吗?是不是?同样的情况,我们在采用低碳技术,在采用先进技术的时候,也并非是因为这个技术比原来更便宜,但是今天的手机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通讯的工具了,已经是一种我们一个新的时代的标志了,我们用它是一种我们进入到新时代的一种标志了,而且这个手机不断地扩展着新的功能,为我们带来新的生活。

主持人:刚才几位讲了,这个低碳产品,那么我们现在有些人就说,在这个生产过程中,它可能排放的二氧化碳也是很多的,那么这样的一个过程,这样的一个生产过程,我们会不会是一种舍本逐末的这么一种做法呢?

韩晓平:有些技术一开始可能这样,比如说我们在这个“延绵”太阳能电池做单晶硅,多晶硅这个生产过程中,光伏可能是一开始能耗多,但是随着技术不断进步,我们可以不断不断的降低,比如现在我们更多的用“太阳薄膜电池”,那么能耗就变得非常低,可能在未来几年,太阳薄膜电池的价格发电的价格就可以和我们燃煤的火电机组进行比较,所以这些新技术,随着我们更多的使用它,它就可以不断地降低价格。同时它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呢?带来了一片蓝天。

第三部分:新能源是否合算?

主持人:刚刚几位在畅想新中国的时候,我这里还有一个模型,今天我们的模型比较多。那么这个模型呢,它是瑞士人造的,是一个,不是普通的飞机,而是一个太阳能的飞机,这个飞机呢,现在已经据说是实验品的飞机,已经是升空成功了,但是就是刚才几位提到的,它这个造价非常不菲,是5.5亿人民币,而且载客量是非常少的,在畅想新生活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大家都会想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坐上这样的飞机,什么样的人能坐上这样的飞机。

韩晓平:这个飞机可能离我们还是非常非常遥远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现在来说,其实我们还有更多的一些选择,更现实的一些选择。比如现在我们修的一条高速火车,我们可以从广州到武汉,三个小时,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去坐飞机去飞这一趟,因为你可能要花四个小时飞完这个航程的所有的时间。

主持人:这算低碳。

韩晓平:对,火车的能源利用效率是远远高于飞机,飞机而且消耗高频率的能源,所以我们这个实际上有更多的选择可以帮助我们逐步逐步的改变我们的生活。

熊焰:因为我们主要的现代人类的交通方式,航空,海运,陆地运输中的火车,汽车,实际呢,给我们的比较是在比较什么呢?是如何做到效用最大化,效用最大化就是总的收益减去总的成本,以前呢我们可能算的是一些常规的成本,今后我们算成本可能能源也要算。如果加能源费,你这个能源成本怎么算,如果环境,与能源相关的环境,如果再加上巨大的费用,我们怎么算,最后这个时候就算出来,叫划算不划算,经济不经济。

主持人: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低碳经济应该是一种比较划算的经济,在之后的技术发展比较成熟的过程当中,可以这么讲吗?

嘉宾:对,任何经济学算的都是要划算嘛,收入最大,投入最小。

主持人:那么对于新能源而言,尤其是目前的这种技术水平,应该说现在的技术还不够这么成熟,那么有些地方,有不少地方就建了像这种风电啊,太阳能啊,还有像这种生物能源等等,这种设施,而且呢这种投资应该说是大规模的投资,几位觉得这样合适吗?这种的做法?

韩晓平:这个还是方向,但是现在可能出现一些不协调的问题,比如说建了很多风电,它不能够有效地并网,那么就是电网的建设和我们整个的使用还不能够匹配,

熊焰:小平把核心难题说出来了,就是并网问题,太阳能和风能它发的电都是不规律的,有的时候需要电的时候它不来,不需要电的时候,供上来了,电网是不能储存的,因此它对电网的冲击很大,所以现在的电网,今天的电网对这种电称之为“垃圾电”,是不欢迎的,但是今后的电网改造的一个方向,电网要智能化,要能够接入,允许这些可再生能源比较顺利的接入。所以说我们相信随着整个电网的这个改革,我们的今天的风能和太阳能不是过剩,是远远的不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主持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我们也希望这个低碳之类能够越走越好。谢谢!今天应该说我们带来了许多朋友对于关于这个低碳概念的困惑。比如说其中有一些朋友就提到了,例如像这个电动车,那么废旧电池的处理呢,应该说可能也会造成比较大的污染,而且它处理上也比较麻烦,比较困难,那么像这种情况下,对于这种发展低碳经济,它所存在的这种潜在的风险,几位怎么看呢?

韩晓平:其中不用担心,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把你车的电池卸下来放在路上,你明天早上看还在不在哪儿?因为呢,实际呢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业,他会把这个电池收走,然后去重复利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呢,只要我们往前走,我们会想出很多很多的办法。市场,刚才熊总在讲,市场这只手,就会产生作用,这只无形的手,就会把很多问题最终把它理顺。

主持人:熊先生您看呢?

熊焰:当一个变化到来的时候,我们采取开放,积极,宽容的这样一种态度去应对它,逢山开路,遇水建桥,未来是不可知的,未来出现什么困难,我们现在也不能很清晰的描绘它,但是整个社会转折的大的方向已经出来了,还是那句话,问题会有的,困难会解决的,明天可能会更好。

龙永图:关于能源的问题上,大家一定要想清楚,一定要会用可再生能源代替那些不可再生的能源,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基本常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市场还是要起一定的作用。我记得七十年代石油危机的时候,以后出现了整个一个十年的可再生能源的一个大发展的这样一个阶段,在日本和其他一些国家。其中我觉得市场的力量可能还发挥得不够,我们有时候用这个石油和用这个煤实在是太便宜了,这样就使得我们整个进行可再生能源创新方面的动力不够,当然我们还考虑到了经济的问题,考虑到效益的问题,怎么样平衡这两个方面的问题,我觉得还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是人类总是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的,就是用可再生能源来替代那些不可再生的能源。

第四部分:低碳经济的中国之路?

主持人:好,谢谢!嗯,刚才给三位看到的这三个模型,应该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必备的材料,就是金属,金属呢我们也知道,它是一种高耗能,高排放的这种行业,像我们中国现在有人说了,就是不应该太多的热心于低碳经济,因为我们自己还处在一个高速工业化的阶段,那么对于这种说法,几位怎么看呢?

韩晓平:其实我们现在要盖房子,大家都要去住房子,肯定要去修路,去架桥,肯定消耗更多的钢,所以从目前来说,我们可能还是需要更多的去积累这些钢,但是呢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减少出口,因为我们更多的出口以后,我们就背负了更多的压力,特别是环境的压力,所以呢像一些低端的产品,一些高耗能的产品,我们应该尽可能减少他们的出口。

主持人:出口方面,龙先生是专家,这点您同意韩先生的意见吗

龙永图:但是有时候,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理想化的,有一些比如说高耗能的一些产品,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品,总得有人去做,

那么关键是在国际社会进行谈判的时候,能够理解你这个国家为了全世界在这个方面能够享受这种高耗能的产品,和劳动密集型的产品确实付出了代价,他要承认这个代价,但是现在在国际谈判当中,他就不承认这个代价,不但不承认,而且还要指责你,认为我们中国在制造污染,在浪费能源,进行大量的排放,所以应该把整个世界当成是一个整体来看,把国际分工当中所出现的很多问题,气侯变暖的问题也好,排放问题也好,都把它联系起来,才能够得到一个公平的结论,不然的话那些真正为全世界承担了很大责任的国家和一些人群,反而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我觉得这是在当前国际贸易谈判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