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项兵:新商业文明从何处起步

2010年05月31日17:35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三环节

龙永图:我就希望我们的商学院能够发挥一个独特的作用,我们看看国外的企业,他之所以具有竞争力的企业,他除了他其他方面的竞争条件以外,很重要的就是他的首席执行官,具有独特个性的这样一个人,他那个个人魅力和个性,决定了这个企业在全球的份量。但是我们中国一些庞大的国有企业,除了某某有一大堆钱,或者一大堆石油,或者一大堆钢铁,它没有个性,没有个性的企业不可能长久地具有竞争能力的。在这个方面,我就听我们商学院的同志讲,在招收的学员当中根本不要问他,是从哪个方面来的,只要从他一讲话,他的做派,他的发言,就知道他是国有企业的,或者他是外资企业的,我们哪一天能够消除这种界限,不知道,我们项兵院长在这几年当中,这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我倒是想听一听?

项兵:其实我写一过篇文章,一个日本朋友 请我用过一次日餐,它应该是第九代人,来主持这个餐厅是被公认为全日本最好的日餐厅之一,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他的梦想就是要做出全日本最好的日餐,他没有在京都开出第二家餐厅,所以他的梦想,不是像肯德基、麦当劳做全世界销售额最大,把我们日餐弘扬到全球,利润最多,他的梦想就是全世界最好的日餐。丰田公司做配件也是做了两代,三代人,一辈子就是一个梦想,把这个配件做到极致,做到全世界最好。我们同学看了都很震撼,说,哇,这样做你们生活不是太单调了吗,太没劲了吗?天天就做这一件事,所以不同的企业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梦想。你看美国经济的构成,82%的是服务,82%接近服务,就是说高盛和沃尔玛,星巴克,不需要你拥有核心技术,照样可以产生征服世界的伟大商业机构,钢铁是很重要的,但不可以全国炼钢。

龙永图:没有核心技术,但是要有核心竞争力。

项兵:对。

龙永图:因为核心竞争力就是别人不可替代的。我经常就讲,培养一个品牌就像培养一个贵族一样,是要几代人的时间,我觉得我们中国还是需要耐心,很多的技术是可以拿来的,是可以买来的,但是体制、观念不是用花钱买得来的,这个需要有很长的时间,所以这个花的时间更多。

项兵:我想说的故事是,就是说我希望社会多元化,我不反对麦当劳,我也不反对肯德基,但我同样尊敬能把这一个花九代人,一代一代作出日本最精彩的日餐的这个餐厅,就这么一个赢得我们发自内心的尊敬。所以我不希望我们的同学,我一看,张三融了50个亿,融了2千万,你就比他差,他的梦想就比你好,一切以钱来衡量,我觉得这是,很一件可怕的事情。

四环节

主持人:我们知道有这样一种说法,说这个企业不想挣钱,或者说不会赚钱的企业,不是好企业,但是赚钱不是只是一种结果,想请问两位,商业的这个起点,这个原点到底是什么?是创造价值呢?还是利润呢?两位怎么看。

项兵:和很多企业家做了交流,给我带来比较大的震撼之一。就是在日本尤其在欧洲,很多企业家做生意,确实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给自己的家族,创造更多的财富,他们是认为给社会,解决一个问题,包括沃尔玛得到终身成就奖,他也这么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家族会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他们家族创办沃尔玛,不是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商人,而是给社会解决一个问题,这点差别非常非常之大,如果我们做生意的目的,仅仅是为我,为我的儿子和女儿,为我的后代创造财富,留下财富,将来可以富可敌国,那如果梦想是这样,那在做生意的时候不就更有可能,不择手段,巧取豪夺,可以超越道德底线,去追求这个财富。如果部分企业和企业家,再匮乏有这种感恩之心,财富拿到手上,我挣了十个亿,二十个亿,我认为我能挣到四十个亿,五十个亿,如果政府政策给我倾斜一些,如果市场准入更公平一些,那我的财富就可能不是十个亿了,而是八十亿了,如果我这么想的话,社会就欠我六十亿了,如果上上下下都匮乏一种感恩之心,这对于我们在中国打造和谐社会是有挑战的。

龙永图:其实关于企业生存的目的,或者它的整个运营的动机,一方面我认为是从一个国家的发展阶段来进入,一个是在我们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当我们还处在一种非常困难的前提下,我们的企业当然更多的强调盈利的问题,强调发展的问题,当一个企业逐渐发展,当国家逐渐的经济水平也出现提高的时候,我们企业对于社会责任的问题,对于他的员工的福利的问题,考虑的更多一点。

项兵:在第二个层次上来讲,企业到底为谁而战,美国的企业是为股东创造价值,日本的企业多多少少给员工创造了价值,那中国的企业是为谁而战呢?这就是我们要好好考虑的,所以全世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如果我们房顶上掉下了100块钱,在股东和员工之间如何瓜分,你如果按照美国,最极端的分配方式的话,那就是100块钱给股东,零给员工,你按马克思所弘扬的模式的话,那100块钱给员工零给股东,你看,这两者代表两个极端,中国的企业如何在股东和员工之间,通过一个比较合理的分配方式来实现蛋糕最大,那不同的企业可能有不同的答案,同样一个企业比如说联想,比如说神州数码,今天的答案和五年,十年前的答案,可以有非常大的不同,管理没有定式,但是你要有全球视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这是最重要的。

第五环节

龙永图: 我在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一直在倡导一个国民待遇的原则,就是怎么样在中国能够建立一个,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能够平等竞争的这样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对于整个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失效,因为一个市场经济里面,如果竞争的主体是不平等的,那么这个市场经济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它是行政的经济,不是市场经济。因为行政和政府的话可以对不同所有制的企业,创造不同的行政环境和行政条件,那么这种竞争的话永远不可能,达到真正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企业的这样一个目的,同样我们的社会和企业,如果不坚决地打破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这种不同的待遇的话,中国企业,中国经济不会走很远。

项兵:龙部长一直呼吁的如何给大家国民待遇,无论是民企,还是跨国公司都享受同样的待遇。那我们研究的就是国企、民企和跨国如何在中国,这个快速变革的市场进行竞争和合作,这是一个差异化,第二个差异化就是研究未来五年到十年,中国的企业如何走向全球,说你们中国企业一看袜子你们做的多,鞋子做了许多,但是你看英美企业崛起的时候,它会带来一道更为朴实的价值,我们中国企业给全球带来什么样的价值,第三个差异化就是刚才谈到,不仅要关注财富的创造,我不认为我们学校,就是将来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模式,我希望他们有朝一日可以做IBM、通用电器,未来全球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为什么我们长江的IBM没有这样的机会,要往前想,我们会有机会的。

龙永图:我认为这个绝对不是个梦想,而且是很快就会实现,因为全球产业转移的结果,就使得跨国公司的主战场,可能会逐步从发达国家转移到新新经济体,这样大的跨国公司面临的极大的挑战,就从他们熟悉的西方文化,到他们陌生的东方文化,包括中国文化,以及运作的问题,这样整个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进程当中的,本土化战略会加强,本土化战略当中一个最核心的,一个要素就是使用当地的人才,所以当地的人才起来以后,然后当地的市场,又成为这个跨国公司在全球最主要的主流市场,那么当地的人才,肯定成为这个公司的,全球董事长和CEO所以这点是完全合乎逻辑的。

项兵:举个例子来说,2009年GDP的中国经济增量是全球的50%左右,这就是我们启示,中国经济的崛起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战略性的机会,跨国公司面临的挑战,如何整合中国和印度形成以全球应对全球,这是它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难题,在这一块我坚信,我们长江毕业的MBA学生超越任何其他学校的,无论是斯坦福、哈佛,没法和我们相提并论,这点我是非常有自信的。

龙永图:有自信,但是我觉得你们还是要虚心地向西方的,一些经济学家和教授学习,因为在市场经济的问题上,我们毕竟还是学生,这点我们必须承认。这次西方金融危机,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进行对话的时候,我就讲我们并不会抛弃西方的,这套市场经济的管理模式,不能够说这次西方犯了错误,不能说这次老师犯了错误,我们就再也不向老师学习了,老师也会犯错误,老师也是人。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