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项兵:新商业文明从何处起步

2010年05月31日17:35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论道》对话项兵:新商业文明从何处起步

节目录制现场

《论道》对话项兵:新商业文明从何处起步

项兵在节目录制现场

开场

主持人:观天下风云,与永图论道,大家好,这里是贵州卫视高端对话节目《论道》,我是李崑,这里是国际旅游岛海南,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喜来登度假酒店,长江商学院的年度论坛的现场,现在先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我们的嘉宾主持,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先生。以及我们今天特邀嘉宾,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博士,有请两位。

一环节

主持人:特别想问一下项教授,因为现在我们都提到这个新商业文明,我们今天这个话题也是围绕这个话题开始的,新商业文明它到底新在什么地方?旧的商业文明,它到底有哪些问题,想请两位做一个你们的解释阐述?

项兵:我们国家30年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比如说我们今年GDP达到33.5万亿人民币,应该可以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汽车销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NO.1,我们出口超越德国成为全球NO.1,我们的外汇储备也是全球NO.1,但是在这成就的面前要面向未来,中国企业如何更好地面对未来,已经全球化的更大的挑战,现在回头可以看一下,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的成功主要还是集中在非主流行业。就是我经常谈的鞋子、袜子、打火机、缝纫机、钮扣、领带,那在这一块,我们中国企业在全球产量占的比例是非常之高的,一半以上,90%。在主流行业我们就进展有限了,可圈可点的中国企业,可能包括我们华为在美国和日本的主流市场目前为止进展还是有限的。

龙永图:最近高盛有一个预测,到了2027年的时候中国可能超过美国,在GDP上成为全球最大的零经济体。所以中国成为经济大国已经是一个时间问题,那么现在对整个国家来讲,就是一个打造软实力的问题,就是怎么样中国,在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以后,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一个经济强国,那么对于企业来讲,我就觉得我们中国的企业,也有一个打造软实力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在探讨新的商业文明的时候,必须关注的一些问题。

项兵:所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第二点呢就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在造富方面我们确实进展非小,你看来自大陆的华人上了福布斯榜的数量是超过日本,但是在伟大商业机构的打造方面,比如说像超越家族,像IBM 像通用电器,像丰田,乃至于像三星,在这方面,我们进展还是有限的。第三个局限性吧,是目前为止中国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的方式,主要是靠成本和相对应的价格战,靠低价格来进入全球市场,那作为我们后起之秀,后来居上的企业,这种打法绝对是可以接受的,应该是肯定的,在一定阶段确实有他的价值,也许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但是这种打法,我们是个大国 13亿人,如果我们永远是靠价格和成本来取胜的话,那我们的成功一定要建立在击溃竞争对手的前提之上,那对全球其他国家造成的压力,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其实这也是,我们在全球看到的中国威胁论的源泉之一吧。如果永远建立在以成本为基础的竞争的话,从全球分工的目前来讲,我们基本上是属于是相对比较低端,污染比较严重,附加值比较低的,基本上是中国企业做的,我们靠价格和成本竞争,和美国相比,它的局限性是一目了然的。比如说美国,汽车做不过日本的时候,日本有丰田,可以有本田,但是美国可以出微软,可以出谷歌,可以出星巴克,可以出芭比娃娃,这一系列的,我叫蓝天上的大风流的创新,不仅仅给自己带来机会,不仅是自己富有,同时给全球带来新的机会。那这样 全球对你的发展抵触东西就会少了很多,再者,我们依赖的成本的优势,也可能是不可持续的,大家可以注意到我们部分地区的污染,还是比较严重的。如果你把环保成本,都考虑在内的话,如果你把员工所有的工资和福利都考虑在内,你把我们中国资金,相对低成本也考虑在内,我们低的成本优势到底还会有多少,是不是具有可持续性,这是值得我们去考虑的,同样重要的,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成本优势,具有非常强的中国特色,我们中国企业成功的攻势,很难向国外进行复制,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一出国这个管理模式,就很难取得成功一个结构性的原因。

龙永图:我认为这个问题上,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来讲是一个综合性的一件工作,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当然我们中国,还不能够脱离中国制造,所以我一直在强调,我并不是非常同意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这样一个提法。我认为不是非常科学,中国制造将在中国,延长100年、200年、300年、400年,因为任何时候都需要制造,那么现在就是,我们怎么样在中国制造当中增加一些更多的中国创造的元素,增加更多的中国民族文化的元素,使得我们中国制造具有它自己独特的全球竞争能力,就是它的核心竞争能力。所谓核心竞争能力,首先一个问题就是不可替代性,我认为不可替代性就是,我们中国独特的民族文化的东西,再加上核心技术,如果我们这两条都具备的话,我想其他国家的企业,就不可能在核心竞争力方面,和我们拼一高低,所以这个方面,我觉得我们有很大的,这样一个潜力。

第二环节

龙永图:你觉得全球跨国公司,特别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从中国他们学到了什么东西,在企业管理上?

项兵:第一平台是快速变革的,美国N多行业五年、十年不变,大格局不变,除非新的技术,新的业务模式创新,中国两年、三年都是一个结构性的变革。第二就是因为我们当时通信,交通,法令,法规不够健全,每个地方都有它独特的东西,这不像美国,这个州和那个州差距不是特别大。第三玩家不一样,比如说国企,国企对竞争和合作的,这种追求和梦想,包括企业为谁而战的梦想都是差别很大的,梦想不一样,对管理有重大影响心态不一样,对管理有重大影响,比如说到了澳洲,到了巴西,相对他们地大物博一些,人口没有那么多,因为他们出现干旱,他没有说三年以后,我一定要抗旱、抗这儿。他三年旱了,好,放到第四年,他认为第四年就OK了,只要人饿不死,自然会回来,那我们就是选择了,出现旱情就抗旱,然后我们就积极地,面对所有的问题,恨不得当时就可以解决,就是这个心态,打法是不一样的。所以日本企业到我们这儿他说,你们这个速度,企业应变的速度,管理大项目的做法值得我们学习,日本人的精细,事前做了大量的,这种精打细算,对比调查,执行起来雷厉风行,这是我们要学习的,所以我们各有千秋。

龙永图:我有一个问题,就是说由于跨国企业进入中国以后,还不适应中国非常多变的这样一种形势,还有他不得不面临法制,法规的,经常的不健全,甚至多变,他得面临不同的官员,有不同的玩法是不是会动摇,西方跨国公司,他们在经营理念当中,最核心的一条,就是法制这样一个基础,如果是把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的高层,这样一个,他们长期养成的法制观念,法制基础动摇的话,是不是对于跨国公司到了中国以后就变坏,他们的一些优秀的一些管理文化,不仅仅不影响我们,反而受到我们的影响,实际上我就是这样,我这个人接触外国人,我只要看到这个外国人讲中文,我就要先警惕三分,或者我听说他的老婆是中国人,我就要警惕三分,或者说他在中国,已经干了五年、十年,我发现他们完全和纯老美,和我在国外见到的外国企业家是不一样的,就是他们进入中国,很多年以后,他们好的东西没有学会,坏的东西学了一大堆,所以你们同学当中,这些外资企业的这些高管,到了你们这个商学院,他是学到我们好的东西呢,还是你们在教他们坏的东,或者非常中国式的,我们的一些并不太好的,一些商业文化。

项兵:其实龙部长提的问题不仅在我们学校,也是我们面对的问题之一,全球高级管理人才,一个委员会20个人吧,他们做了两年、三年的研究,得到一个重要的结论,对我来讲比较有兴趣的,第一就是对中国三年,跨国公司中国区的老总,如果一百个是我们大陆人,提拔成中国区的老总,三年以后炒掉了三分之二,取而代之是印度人、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菲律宾人,包括我们台湾和香港地区的,这是一。第二点 ,我觉得和我们观众分享一下,第二点他们做了问卷调查,就是世界顶级的管理人员,为什么对到我们中国来工作,有顾虑,第一个因素是什么,污染,这是我应该想到的,环境污染,说如果你的环境,这么高的污染,我的孩子,我到这儿来工作,我带着孩子过来,他们长到40岁、50岁以后,他们得什么癌症的,得什么癌病的概率增加了N多N多,有再多的钱,我不会牺牲孩子的未来到这儿来工作,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第二就是孩子的教育,就是说我们目前为止国内的教育体系,满足不了他们对孩子教育的要求,第三就是个人所得税率太高,说中国边境税率到了45%,到了香港15%,说这没法去了和香港一比,比较的话这个差别太大。三条,所以刚才第一条的发现,对我是非常大的震撼,因为我们和印度人比较,印度在世界500强土生土长的印度人,到了硕士阶段到了美国留学,打工打到世界500强一把手的就比比皆是,那世界500强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印度人是上将天人,中国人是少之又少,值得我们好好地反思一下。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