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王太元:户籍是个“冤大头”?

2010年05月31日17:29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论道》对话王太元:户籍是个“冤大头”?

对话王太元

《论道》对话王太元:户籍是个“冤大头”?

王太元

主持人:"观天下风云,与永图论道"。大家好!这里是贵州卫视高端对话节目《论道》,我是李崑。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从每个人一出生就和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息息相关的东西 ,户口,可以说,尤其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户口更是千金难求的。我记得十年前我从北京到外地上大学的时候,我的母亲拿着小小的户口本对我说,千万别丢了, 丢了你就回不来了,母亲的叮咛让我看到了一个普通北京的市民对于户口的重视程度 ,那么现在在这个城市当中,普通人对于户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我们做了一个记者采访,一起来看一下。

我想先在这里做一个现场的调查,问问我们现场的观众朋友们,有多少人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请举手示意我。好像我的周围只有一位朋友是土生土长的,两位两位,加上我三位,非常少啊。那么大部分都是从全国各个地方来到北京的朋友,那我先问一下你知道咱们这个含金量最高,据说是全国含金量最高的这个北京户口值多少钱吗?

观众:就是关于户口的价格好像两、三年以前,听说通过正当,比较正当的渠道还是要付至少十万块钱,现在的价格不知道。

观众2:十年前曾经有人跟我说,买一个北京户口五万块钱,前两年我听说是二三十万,确确实实是有人在做这笔交易。

主持人:您旁边的这位先生。

观众3:是这样,附加在户口上的价值啊,比如说有户口我能买一套经济适用房,没有户口我就买商品房,那么这两套房子同样面积的差价就几百万,而且这个价值,就是附加在户 口上的价值在逐渐增加并没有减少,比如说经济适用房这是前几年才附加在户口上的价值,流感疫苗也是附加在户口上的价值,以后还会更多更多,就是说我现在看 户口是应该说是几十万、几百万,那是起价,后面是无穷大。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我们几位朋友。可以说不管这个户口是值十万还是二 十万或者是几百万,可以说这个小小的户口,它真是让人欢喜让人忧。那么我们就特别想问 一下,咱们在这里做一下大胆的设想,想请问一下咱们的嘉宾,如果有一天北京的户口真的放开了,它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什么?

王太元:首先,我想说的是,你们所说的,刚才那位朋友说得很好,是户口本 直接的价值呢还是附着在户口本上的那种无穷无尽的价值?如果说户口本直接的价值,5块钱,或者是现在已经不收钱了。如果是附着在户口本上面的一些价值的话,确实我同意那个朋友的说法。有人算过,聘用高级技术人员,给北京户口的那个时候,算起来它的三个标准是870万,就这个概念。那么就是说放开怎么样?不存在放开这个说法,因为你没有办法 通过户口本的变化让这个劳动、人士、教育、医疗、住房、社会保障通通的从某年某 月起,大家4都不管了,谁来都给谁钱,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设想不出来你们 说的明天户口放开以后,北京会怎么样?

主持人:我们刚在短片里看到有一位老大妈,她的担忧,她就说如果要是北京有一天 这个户口真的放开了,那这北京的人口岂不是要爆炸了吗?

王太元:我个人说,刚好就是方便了富人压迫了穷人。北京再怎么样,2000万 、3000万外地的富人进北京是没问题的。你房子涨到十万块钱一平米还是有人买得 起的,但是北京这两、三千块钱一个月工资的普通老百姓,大概就只能往六环、七环 甚至八环挤了。

主持人:王教授您刚提到了一个,就是这个户口一旦放开,首先您提了一个非常敏感 的地方,就是房价要上涨,龙先生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龙永图:当时65年我们刚刚进北京的时候,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我觉得户口 对我们来讲 并不是认为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当时那个户口的话 只不过是,作为管理人口的一 个手段,但是最近几十年来,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大发展以后的话,出现了人口的大的迁徙,特别是大量的农村人口还有外地人口进入到大城市,进入到沿海 地区。 这样呢 就形成了对那些经济高度发展地区的户口的一种追逐,其实对户口的追逐 是对利益的追逐和对福利的追逐,由于户口现在已经附着了太多的利益,所以呢 户口 就变得非常金贵了。那么 有户口的和没有户口的形成了鲜明的这个不公平,也就像最近温 总理在人大的报告里面讲到:要给人以尊严,如果这个人到了这个地方,他虽然工 作了很多年,但是他没有一种归属感,他一碰到自己的户口,他就感到自己受到一种 歧视,这种人的尊严,人受到一种歧视,这是最大的社会不公平,所以我觉得现在解决户籍的 问题,实际上不是仅仅是解决一个户口登记的问题,关键是解决我们整个的社会公平的 问题,

王太元:实际上户口是三个层次的问题,第一个,给我们登记基本信息,供公民个人、社会单位、国家使用的,第二个层次呢,就是中国公民都应该有的公平待遇 ,那就是社会基本的保障和基本的公共服务,但是还有第三个,那就是政府直接不能干预的了,就是它的市场经济的价格,比如说房子,现在呢,北京上了1400万人,如果 2400万人呢?北京的房价会涨到什么时候?那是可以想象,这个时候我们自己的工资能承担不?但是这一个部分你要想政府来给你解决,那就只有回归到计划经济状态,所以我们的改革,实际上有三种方式的,市场部分要交给市场去做,社会全体公民 都该有的均等化的公共保障、公共福利,这应该是政府来做。

第二环节:

主持人:王教授所谈 到一个非常重要点,也是现在很多,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的朋友他们所担忧的一点,就是这么多人来了以后,房价也好、物价 也好,可能都会飞速的上涨,而且还有其他的问题,比如人口的拥挤等等的,这个城市的 承受力都是问题。那么张天蔚先生,您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那么在这个问题上 ,你有没有自己的担忧,相同的担忧?

张天蔚: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担忧,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依然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 ,就证明这样大量的外来人口涌进并没有从根本上威胁到这些本土人的生存,当然 他的生存的方式和境遇会有所变化。那么至于说所谓户口放开,刚才王先生不同意这个 户口放开这个概念,如果说我们换一个词就是说如果取消户籍制度,那么也就是说 人口可以无限制的自由迁徙的时候,会不会让北京这个城市,就像刚才那个采访里面 大妈说的一样,会不会撑破了。我觉得其实也不用这么担忧,因为一个 城市的这种进出的容量,它会根据市场调节,会有一个自发的调节。

主持人:您是不担忧的,张彬先生您呢?

张彬:我对天蔚的话持疑异,我想先问王教授一个问题,因为王教授是公安系统 的,又是我们治安系的教授。说实话真是放开了户籍了,您说作为公安系统它能不担忧治安问题吗?刚才天蔚说,现在这么多的外地朋友都在北京,挺好啊,恰恰是,这挺好怎么带来的? 我个人觉得就是因为户籍没放开,严格管理所带来的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

王太元:这样说吧,就像我把你和张先生的话一起来说,有人说呢一旦放开就会 乱得不得了,没法收拾,张先生说呢,放开了也不会怎么样,其实啊 历史的现状要用历史 的方式来解决,它有一个时间段。如果世界一个城市人口从自然流动,拥进来到拥 出去,芝加哥用了四十年,前二十年左右往中心拥,拥到后面逆城市化的时候。芝加哥的核 心城市,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几乎成了空壳,为什么呢?中间地价太贵谁也没法 住,最后出去了。那么如果张先生的那个说法,经过50年折腾,我们又回到了新的 平衡,那我赞成,但是我们折腾不起。

龙永图:现在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并没有执行一个这样一个制度,就是说 你不是北京人,你就不能在北京呆。现在就是解决有户口和没有户口存在的一些,在公共服务方面的一些差别, 我认为主要强调的是公共服务方面的差别,比如说孩子入学因为户口的问题就有不同,或者说上大学,你没有北京户口就得回原籍去考 大学,主要解决这些与户口有关的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不公平,至于其它市场方面 的问题,我认为这么多年基本上已经解决了。

王太元:对,刚才龙部长一直在说那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实现公共财政的共享,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他可以读小学我就不能读,他可以读中学我就不能读,这个要解决,这 是我们改革的主体部分。但是如果你想通过我们的这个改革来得到更高的部分就是,他 住了500平米的别墅,我住50平米的小房子,这个市场的那个部分不行。

龙永图:户口解决不了。

王太元:对,它是解决不了的。我说一句俗话,凡是不该用公共财政的,必须你自己拿钱,因此以为我拿了一个北京户口就能够享有北京人的,以后北京人平均生 活水平,这个是个神话了。你以后不努力,你拿了北京户口你也只有享受北京的最 低保障,每天吃饱饭,而已,其它一切谈不上。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