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薛澜:中国智库期待国际话语权

2010年05月31日17:18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论道》对话薛澜:中国智库期待国际话语权

节目嘉宾薛澜在节目现场

《论道》对话薛澜:中国智库期待国际话语权

节目嘉宾主持龙永图与嘉宾薛澜在节目现场

李昆:观天下风云,与永图论道。大家好,这里是贵州卫视高端对话节目论道,我是李崑。首先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我们的嘉宾主持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先生,龙先生,您好。七月初,我想许多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一个关键词上,就是“智库”。在一个刚刚成立不到四个月的,被称为中国顶级智库的新机构,他们干了一件同行从未干过的事情,就是把全球的智库都召集到北京来了,一时间呢,可能有很多人都会问,智库它到底是干什么的,智库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今天我们就带着这个疑问邀请到了中国智囊机构几位代表人物,都是非常具有分量级的,现在让我们先用掌声欢迎我们的嘉宾,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教授,薛教授,欢迎您。

另外一位也是我们《论道》的老朋友,他是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兼商会会长,王辉耀先生,王先生,欢迎您再次来到《论道》。

另外一位是清华大学博士,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莉丽女士,王女士,您好。

同时来到我们节目现场的,还有世纪纵横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朋友,以及许多对我们这期话题有研究,也非常热心参与的这些朋友,欢迎大家的到来。

2009年7月3日,首届“全球智库峰会”在北京举行。30多家全球顶级智库、100多位前政要、诺贝尔奖得主、全球五百强CEO聚集一堂,阵容之强大,令世界为之瞩目。这次峰会由被评论界广泛称为“中国最高级别智库”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持举办,这也是该中心的首次正式亮相。

成立于2009年3月20日的中国经济交流中心,由温家宝总理亲自批示,国务院原副总理曾培炎担任理事长,汇集了中国政界、商界、学界一大批在任和退休的部长级官员、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负责人、以及国际知名的中国经济学家。《财富时报》对此评论说:“这些大人物聚在一起,可以影响大半个中国的经济决策。”

如此“超豪华的阵容”,如此醒目的亮相,这不能不让人们对国经中心充满了期待。在金融危机的当下,中国为何要高调打造这样一个机构?它能否成为今后中国最权威的智库?它又能对未来中国的决策和对外交流,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李崑:就像刚才我们所说的,可能很多朋友都对“智库”这个概念还比较模糊。比如说我第一次听到“智库”,我就在想能进到智库里的人,应该说云集的都是智商120以上的精英,我这个想法可能不对,我想请今天咱们场上的几位都给我们讲一讲,智库它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薛教授您先来。

薛澜:智库如果严格来说其实就是政策研究机构,政策研究机构。它最根本的目的就是通过它的深入细致的研究,来对政策产生影响。但我想可能更广义来看,那么就是像各种各样的组织,或者是像这种交流的平台,他们就希望通过他们的活动对政策产生影响,也可以把它考虑到智库里面来。

王莉丽:什么叫思想库,这个问题看来很简单,其实回答起来很复杂,我自己对智库有一个定义,以公共政策研究为目的的,以影响公共政策和公共舆论为最终目标的,通过各种传播方式,包括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大众传播来实现对最高领导人,政策制定者、社会公众舆论引导的,这样的机构叫思想库,而这个思想库有一点,我个人的观点一定是非盈利性的,所以我把咨询公司排除在外。

李崑:王先生我发现刚才王女士在她的定义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影响。智库在您看来是不是能影响政策能影响社会公众的,这么样一群人。

王辉耀:这个影响力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是智库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实际上我对智库的理解它是介于三者的一个平台,就是官、产、学的一个很好的一个联合的平台,但是它实际上在美国呢,包括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它是成为一个比如说很多退休的政府官员,然后又进到这个智库,智库也有旋转门的称呼,所以它跟政府的互动是比较频繁的,所以我觉得它的民间性、独立性,还有它资金来源的多元化,还有它的影响力是我觉得智库很重要的四个方面。

王莉丽:那么王先生说到这儿我插一句啊。其实我有一个观点不太赞同,我是持不同的观点,您说这个智库一定要是民间性的,那么其实在美国我们提起智库的时候,大多是指民间智库,但是在中国我们智库的最大特点,我们是官方智库为主,在中国的民间智库只占到总数的百分之五,所以如果以此来定义智库的话,那么中国智库数量是非常少的,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在谈论智库的时候,往往我不希望把官方的还是民间的作为一个重要的元素来谈智库,重要的是看这个智库最终是不是产生了影响力,是不是有利于这个国家的发展,这是我的观点。

李崑:我们来听一下龙先生,您是怎么来做一个总结这个智库在您看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义?

龙永图:我觉得这一次我们中国召开的首次智库峰会,实际上引起了大家对智库这样一种机制的重视。但是我觉得智库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它必须有影响力,它必须对政府的政策制定有影响力成为整个中国的公共政策形成的一个重要的环节,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觉得这样的一个智库才是我们研究智库也好,或者是培养智库也好一个最终的目的。

李崑:刚才几位都谈到了智库峰会,我们的话题现在就要从这个地方引进,我想问一下王女士,因为我注意到智库峰会,它前面加了一个是“首届智库峰会”,那为什么欧美这些国家,他们智库这么多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想过搞这么一次大型的峰会,而把这个能打造影响力这么好的机会留给我们中国。

王莉丽:其实这个会议的举办不光一方面是告诉全世界中国有了这样一个智库,中国政府开始对智库投入这么大的关注度。另一方面呢,是我们中国国力的体现,因为智库的发展,智库的影响力其实是一种重要的软实力,所以这次峰会上讨论面对全球经济危机,全球智库如何进行合作,曾培炎理事长也提出了希望全球智库能够进行多方面的沟通与合作,这一次我们的规格,我们参会的人数,参会的国家,应该说在全球来讲史无前例,也证明了中国真正的是成为一个在国际舞台上,我们开始有话语权。

李崑:不知道龙先生还有薛教授,你们有没有参加这次峰会,对这个首届智库峰会你们是怎么看的?

薛澜:我觉得确实啊,刚才王莉丽女士也都提到了,这次从规模来讲是空前的。那我想这里面其实就是刚才已经提到的有几个方面,第一就是我们所处的这种时代,现在全球面临这种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大家确实都非常关注未来国际经济到底往何处去;第二点,中国在未来经济危机的走向当中,怎么去走出这个危机,可能也是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来牵头、来召集这样的会议,我觉得各国确实也是非常愿意来参加的,所以我想从天时地利人和,这几方面应该来讲这次峰会占得还是比较全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有这样的号召力。

李崑:我们知道王会长这次去峰会的身份不仅仅是欧美同学会的副会长,应该说还有一个就是您自己也是智库的代表人,所以参加这个峰会您有什么样的(感受),给我们讲点小故事吧?

王辉耀:我觉得这次智库峰会也是有几个特点的,一个是它创意非常好,它创造了全球智库峰会这么一个概念,吸引了很多国家智库的代表来;第二它采取了多元化的运作,下面分了五个分会场,而且有不同的单位具体来操办,吸引了很多国内的人参加,还有一个呢就是,包括中国政府也重视,像李克强副总理出来作大会的首席发言,也表明了对智库的肯定和重视。当然我觉得这个智库也还是有一些方面是可以再改进的,比如说我觉得国外的智库高层的官员来的数量,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像卡耐基、像外交委员会、或者像CSIS 这些机构有些是来的项目经理,有的是来的对外关系的副总,他们真正顶尖的核心人物,有些还是没有来,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我感觉真正这个智库峰会要起作用,可能就是像刚才大家讨论的就是要出一些成果,这个是最重要的,可能我们先把声势造起来,但是关键是下面以后我们怎么样来执行,怎么样来进行进一步的推动,怎么样落实这个会议的成果,包括我们的研究成果,我觉得智库最能说话的就是它的研究成果。

据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有研究机构2500家,其中以政策研究为核心、直接或间接为政府服务的“智库型”研究机构达到2000家。但在2009年初,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08年全球智库报告》中,美国以1777家位居榜首,中国只有74家被认可,这个数字比亚洲的印度和日本都要少很多。2000和74,这实在是两个有太大落差的数字。很多人不由得问,为什么中国的那么多智库,在国际上成为了“被忽略的大多数”?我们的差距,到底在哪儿?

李崑:在今年年初的时候,美国发布了一个2008年全球智库报告,在这份报告当中被认可的中国智库只有74家,有这么多智库没有得到国际上认可,是不是除了刚才几位所说到的原因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薛澜:这个我想提一下,第一个就是这个研究它这个报告是一位学者,他自己独立的研究,我想他也有他的偏颇性。实际上这种不同的国家由于它的政策过程不同,它智库演变的历史不同,所以它的各种形式其实是多样的。你好比像德国、像欧洲很多智库的话,其实政府是给它提供资金的,那如果按照这位先生他的定义的话,很有可能有些它就不能列入。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