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蚁族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2010年05月31日17:09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谢谢大家。“观天下风云,与永图论道”,大家好。这里是贵州卫视高端对话节目《论道》,我是李崑。首先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我们的嘉宾主持,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先生,以及我们今天的两位特邀嘉宾,他们是:中国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先生;另外一位是《蚁族》这本书的作者,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廉思先生,欢迎他们几位。请几位落座。

今天我们这期节目是跟我们今天请来的这位嘉宾所著的一本书有关系,就是《蚁族》,那么说到蚂蚁,大家想到的就是这个群体的特征是高智,弱小,并且是群居。那么我们现在所描述的蚁族这群人,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和蚂蚁是不是有一样的特征呢?带着这些疑问,我们要开始今天的节目,先让我们一起来看一段短片。

高智商、低收入、不被人关注,像蚂蚁一样弱小,喜欢群居,但是却勤勤恳恳,永不放弃。2009年,随着廉思的社会学调查出版,蚁族,一个对80后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称呼,迅速被社会所接受。他们也被人称做是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弱势群体。他们从大学校门走出,到大城市寻找青春安放之所,却不得不面对着残酷的生存压力。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廉租房内,占有比大学宿舍还要拥挤的空间,面对频繁变动的工作,拿着微薄只够糊口的工资,一度被视做天之骄子的他们,就这样边缘的生存着。根据统计,只是北京,这个人群就高达数万人,而在上海、武汉、西安、广州,则还有沪蚁、江蚁、秦蚁,穗蚁等大量的存在。到底他们从何而来?又该去向何方?张颐武,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廉思,社会学调查报告《蚁族》的负责人,北京大学博士后;今日论道,他们将与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龙永图,共同探讨“蚁族,从何处来?到何从去?”

第一部分

主持人:再次欢迎几位嘉宾的到来。我们刚才通过这个短片,其实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蚁族到底是什么样的特征,但是我们还是想请廉思先生,因为这是您做的一个调查报告,给我们在这里做一个画像,就是蚁族他到底有哪些特征?

这个蚁族群体是我们所设想的,根据年龄、职业、收入、住址、人数做的这么一个分类,请廉思先生在这里给我们每一项做一个您的标注。好不好?

我知道,龙先生还有张教授对这个话题肯定也是特别有了解,就是在这几项当中,您也可以给出您自己的答案。如果要是认同廉先生的就不用写了。

迅速地完成了。您把您的题板转过来让我们所有人看得见,给我们稍微地简单描述一下。

廉思:蚁族从年龄上讲,我们说是22到29岁的年轻人为主,在我们调查中80后占到95.3%,这是一个典型的80后的高智群体。职业呢以广告营销、教育培训、电子器材销售、保险推销等这些低收入的行业为主,在我们调查中,甚至还有18.6%暂时处于失业状态。收入呢,我们调查的北京的经理的月平行工资是1956元,这个工资水平呢,是既低于全国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也大大低于北京市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住址呢,主要聚居在聚居村内,在北京这样的聚居村大约有十个左右。

主持人:分布在什么地方?

廉思:城乡结合部和近郊的农村,但是这个分布的状况又因城市不同,而有一些区别,像在广州和武汉主要是在城中村,因为北京这个城中村基本上没有了,主要在城乡结合部和近郊农村。以聚居村这么一种形态表现出来。人数五,据我们调查显示,北京至少有十万以上的蚁族,全国蚁族的规模,我们原来估计肯定是过百万,因为我们的书出版以后,全国媒体掀起了一场叫寻找蚁族的活动,现在在全国的省会城市基本上都有蚁族,甚至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像焦作、厦门、呼和浩特等这些地方也有大量蚁族存在。

主持人:那大概人数多少?

廉思:可能我们估计有几百万,但是具体几百万,可能要等全国的调查之后才能有确切的数字。

主持人:我不知道,龙先生,张教授,刚才根据廉先生的描述,你们是什么样的感受?包括最后这个人数其实给我们一种震撼,全国可能有几百万,这个群体是很大的,张教授怎么看?

张颐武:我想是这样,两方面:一方面是这个人数确实很多,他们的生活压力,他们的生活状态都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关注。另一方面,这个蚁族的状态大概有两个特点是特别值得大家注意的:

一个特点是聚居,由于他低收入,所以他有一些固定的那个提供租房的地方,那么他们大量的居住在那儿,

第二个特点,他从事的都是一些临时性的、流动性很大的,变化很大的一些工作,这样的工作很难以使他们得到稳定的收入,他的职业不是那种打临工,并不是像农民工那样打临工,农民工干的是体力活,他是说有一定门槛的,但是这种门槛又其实是相对来说有一个有高中学历都可以进入的,比如卖保险,这个几乎就不需要什么太高的学历,你只要是能说会道,善于跟人沟通,基本上一个高中毕业生也可以,但是大学毕业他也行。

这两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就是低收入其实是决定在他职业本身的不稳定,你比如他在一个IT公司里面他虽然可能挣2千多块钱,但是他有上升的渠道,有路径,有方法,然后他做产品很稳定,那么他就很难算蚁族,如果这么算的话,我觉得人数可能就是廉思说的两百万,一百多万,这个比较合适。

主持人:龙先生怎么看?

龙永图:我觉得蚁族这样一个社会现象很值得关注,就是说在中国经济转型,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城镇化的这样一个历史进程当中出现的一些社会现象,

那么当然要分析这样一个现象的话,我就觉得要从很多方面来看,主要是看,一个是就业的问题,一个就是居住的问题,实际上这样一个问题的话都反映到现在我们中国民生当中最核心的关注的几个问题,蚁族的产生实际上基本上就是一种半就业或者是正在待业,或者就业很不稳定的一种情况下产生的。另外就是他们的居住条件比较差,所以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在解决重大民生问题当中所反应出的一种现象,所以给这种现象给予关注,我认为对于整体上解决民生问题我觉得有相当的意义。

第二部分

廉思:来自非重点大学的占到了90%,50%以上的家庭来自于农村。

张颐武:你会发现,你确实好像处在一个孤岛里一样。

龙永图:其实中国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在等待他们,发展的空间不仅仅在北京,你们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主持人:刚才张教授和龙先生都谈到了就业不稳定的这个因素,我就很想问一下廉教授,像的确现在很多这种大都市的蚁族青年,他们所学的专业和他们所从事的专业相去甚远,我们也发现在你的调查报告当中你写到这个蚁族青年大部分,90%是来自非221的重点院校,是不是?

廉思:对。

主持人:这个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这个中间是不是有些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廉思:我们觉得其实蚁族除了刚才描述的那些特点以外。他还有我们觉得有两个特点比较鲜明,一个是在我们调查中,来自重点院校的只占10%,来自非重点大学的占到了90%。还有一个就是蚁族,在北京的京蚁中,我们的调查显示50%以上的家庭来自于农村,20%多的家庭来自于县级市,也就是说有近8成来自于农村和县城,来自省会和直辖市的蚁族实际上不到7%,也就是大部分蚁族的家庭年收入不超过5万元,就是基本上可以说蚁族是一个典型的穷二代的这么一个群体。所以也有媒体把蚁族的特点,还加了一个就是找工作没门子、没关系。所以他们的就业状态,可能跟这两个特点之间是有一定联系的。

龙永图:所以对这一族青年的话我觉得应该给予非常大的关注,给予很多的支持。因为他们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是弱势群体,因为他本身就是弱势群体的后代。刚才廉老师讲了50%以上是来自农村的,所以的话我觉得,怎么样来使社会问题使他们的就业问题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也是我们政府和社会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

张颐武:刚才龙老师说的,我认为非常重要全社会应该关注蚁族的生存状态,给他们更多的关爱,给他们更多的精神上的抚慰,倾听他们的心声,回应他们的心声,这个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另一方面,我觉得蚁族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大城市有一个好处就是机会多、可能性多,他怀抱很多梦想。但是现在呢,大城市也有一个很大的门槛或者挑战,大城市人就多,竞争就大。就是你怎么能够显示出你比别人强,这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你会发现一百个人里面挑出一个来,因为都从,有好多都是在二三线城市的大学毕业的,连原来在北京这种大城市里面,都没有相当的经验,也没有,连大学同学这种社会关系都很少,那么他来了以后,你盲目地进入这个大城市以后,你会发现,你确实好像处在一个孤岛里一样,遍地都是人 ,但是没有一个人是跟你能够贴心的,你找不到一个人有一个路径,所以他只能找一些门槛相对比较低,比较容易的工作,比如卖保险。这个状态下,他就很难在大城市得到一个,比如他的专业,你说在中小城市不能发挥,但是他其实在大城市,他能够发挥他的专业吗,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廉思:有的时候我们也跟蚁族说,我们也很奇怪地问蚁族说,为什么不去二三线城市去发展,为什么不到中小城市?回家乡可能更广阔,空间更好,但这里面有几个他们的困惑,第一个就是我从农村出来的。我身上肩负着父母,弟弟妹妹,甚至是一个家庭的期望。咱妈说了,咱娃在北京工作,咱妈就是北京人了,他是这么一种理解。

主持人:好不容易鲤鱼跳龙门了,不能再跳回来。

廉思:对,所以他不能回去,他回去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龙永图:像我们这些是从山沟里面来的,确实能够来到北京,当时对于我们整个家庭来讲,都是一种很大的荣耀,对于学校来讲,中学的母校来讲也是一种很大的荣耀。所以一直我们肩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一旦要回去,确实是感到很大的,这种精神压力,而且从蚁族,我就突然想到了,我们过去曾经谈过的啃老族,他们是无老可啃,他们实际上是肩负着怎么样把自己在穷困地区,农村地区的这些亲戚朋友,父老兄弟,能够拉他们一把,甚至使他们能够进北京城,或者是终究有一天,至少到北京来看一看吧,所以这种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廉思:第二个就是有的时候,蚁族他也回不去。他说,廉老师,说我们学的是国际关系、国际贸易、学的是电子工程、生物工程、电子编程这些专业,我回去我能做什么,我在大城市反而我能活下来,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种空洞的说教在蚁族那儿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张颐武:其实中国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其实在等待,就是说在等待他们,就是二三线城市现在会有一个爆炸性的增长。因为什么,就是中国因为县际的竞争,张五常讲过,中国改革开放一个主要动力,恰恰是县一级的竞争,县一级的市里面爆发性地增长,现在你会发现中国的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甚至四线的,就是县级市都有很大的变化。

龙永图:当然,我们也可以给他们讲,就是说你们发展的空间不仅仅在北京,你们还有更广阔的天地,可以这样讲。但是的话我就觉得,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不给他们解决具体问题,就给他们做一些说教,我看未必效果要好,所以这是我特别想讲的,就是我们要把他,作为一种弱势群体来看来给一个特殊的关照,特殊的政策。

主持人:那您支持这些蚁族青年他们回到三线城市去发展吗?因为刚才廉教授给我们板子当中,我注意到收入这块其实挺震撼我的,基本上是1千多块钱在北京,我们都知道在北京1千多块钱租房子这都是很成问题的事情。

龙永图:我觉得如果是专业对口,或者是二三线城市确实有需要,比如像他们的话应该是回去,但是确实他们当中有一些人,他们学的专业,或者说他们的兴趣爱好不在二三线城市,能够很容易找到工作,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觉得怎么样能够帮助他们,能够融入到大城市当中去,使他成为大城市当中非常积极的一个成员,我觉得这也是应该解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