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吕本富:当文化业遭遇外资潜伏

2010年05月31日16:58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三环节:

主持人:我特别想问一下龙先生,世界上其他国家像这个网游也比较发达的一些国家,他们对于文化产业的保护有限制吗,就是外资进入的话?

龙永图:我觉得其他国家对于文化产品的保护,主要是处去保护国内的本民族的文化,主要是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出发的,当然他们也有意识形态的考虑,当然全球对于暴力、色情这些都是拒绝的,都是审查的一些硬标准,这方面都是共同的,当然在意识形态方面会有不同的标准,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就觉得对于这个像网游这类产品,更多的是应该,从它的社会效果方面,怎样采取一个更严格的措施,就像我刚才讲的,如果这个大门,原来站的三个岗,可能现在加四个岗、五个岗来管理一下玩家的数量,和他玩的时间的,这样一个控制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更加复杂了,这个也不涉及开放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国外的产品和国内的产品都应该一视同仁,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怎么样使得网游,能够健康发展的问题,不要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不要影响社会的和谐,我觉得这些问题是特别重要的问题,要考虑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吕先生我们就得问您,中国现在在外资进入相关领域的,这种限制政策方面,在世界范围内,咱们现在是属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吕本富:就我自己的理解来看,我们差不多应该是处于中等的水平。我们肯定不是最封闭的国家,最封闭的国家,可以有一串限制,但是我们的保护也是有一定的特色,就是我们的“门”相对比较多一点,你比如说美国,它可能好多是经济利益的问题,我们经济领域和意识形态者都有问题,刚才我们还应该说再加一道门,还要保护社会和谐的门,这可能就更多一点了,这个道理,我为什么说这种保护,不是说门开得越大越好,其实我们是合理的,因为中国的青少年,你不要忘了,好几个亿,而且我们的文化特征,是每个家庭都希望这种望子成龙的心态又特别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保护机制,他显然带来的社会不和谐的成分就更高,所以我觉得从总体来看,我们目前的状态应该处于中等吧,比如说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相比可能是个中等状态。

主持人:于先生您是反垄断方面的专家,您觉得这扇“门”它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于国富:应该说这扇“门”来讲,实际上咱们还是回到一个法律的角度,那么这种“门”应该是在法律上,进行的行业准入限制。比如说某些领域只允许国内公司来经营,某些领域只允许国有独资公司来经营,那么这些限制,我觉得它应该是,刚才龙老师所说的是从社会公共利益角度出发的,而咱们反垄断法,其实你看到他的立法本意也是为了保护社会公共利益,维护公平的市场竞争,那么反过来我们说这种行业准入限制,实际上也是在维护公平的市场竞争,为什么呢?当国内某一个行业,还处于比较弱小的,出生的婴儿时期的时候,这个时候你让他和另外一个成年人去跑百米赛跑,这是不公平的。

主持人:那您认为文化产业算是婴儿还是算小孩,还是算成人呢?

于国富:从我的角度上来讲,目前来讲,这个当然和龙老师原来在谈判时期的那会儿,可能还是一个婴儿

,但是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朝气蓬勃的一个少年,但是是不是足以和国外的那种巨头相竞争,并且把我们的门整个完全放开,我认为还需要进行仔细地?调查研究,要有数据。

主持人:如果现在是一个少年的话,我想请问两位,有一天这个门要是完全敞开了,在他还没有成人的情况下,这个文化产业当中哪些领域可能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

龙永图:我刚才讲了,门敞开这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要有哨兵,就是要有站岗的人,站岗的人对于任何国家来讲,对于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一个监管,你就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监管体制,而且由非常尽职的,非常专业的哨兵来实施这套管理的办法,所以我觉得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拒绝管理,因为一个没有管理的行业,肯定是一个对社会不利的行业,我就觉得加强监管是非常重要的。

于国富:其实刚才接着龙先生的话,我们现在不仅要守,而且要变成攻了,刚才我们说我们也在收复这个市场以后,我们的文化产品,为什么不能走向世界呢?你得思考这个问题了。

龙永图:对呀。

于国富:比如说,我仔细思考过,比如说我们武侠题材的电影一定是世界级的,所以你看李小龙、成龙、包括李连杰,这些就是我们武侠题材的电影,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包括战国时代的,那些思想性的影片,我想可能也是能够进入世界的。

龙永图:另外我觉得现在随着我们综合国力的增强,特别是我们中国现在很快要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大国,那么这种大的影响力在全世界,这样我们最近有出过国的同志,都可以感觉到,这种中国影响力的极大的增长,文化产品的这个力量,很大程度上是决定于中国国家国力的力量。

于国富:就是软实力。

龙永图:软实力和硬实力是相互推动的,我们硬实力有很大的推动,我们的软实力也会有很大增强。

于国富:对,所以软实力加硬实力加在一起,他是软加硬就是巧实力。

主持人:非常感谢几位,我们现场的朋友,刚才听了咱们场上嘉宾的这些讨论,那么现在这个时间属于你们,有谁想提问或者有些什么样的建议的,可以举手示意。

观众:其实我觉得中国的网游目前原创势力比较少,中国虽然武侠文化非常深厚,向世界推广武侠文化,确实非常重要,但是目前以我现在玩的网游来说,他们现在模式基于魔兽世界,这种模式所形成的武侠的游戏形式,已经让我们觉得很怪异。

吕本富:就是没有冲破魔兽世界那个圈,并不是自己原生的武侠文化。

观众:我们为什么不创造一个武侠内容的游戏,吸引更多的外国的玩家来玩我们的游戏。

观众:我觉得就是说中国的这些武侠,在中国来说可能武侠是众人皆知的,而在国外来说,可能人家就觉得是一个很新颖题材,人家把人家的那些网游引入到中国,我们中国也可以作为一种交换的形式,就是反过来以我们,武侠题材的网游走到国外作为一种交换的形式。

龙永图:就是说我们在内容上应该说我们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在形式上在创新的一些内容上,我觉得我们还有欠缺,就是说我们不能够,好像我们的茅台酒好,我们就为了到国外去,我们就一定要装在,威士忌的瓶子里才卖出去,那么人家拿着威士忌的,那个酒瓶子倒出来喝了是茅台,他会觉得怪怪的,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创新,打造我们中国非常好的形式,这种形式到了国外去,他们也能接受,就是从内容到形式,都是我们中国式,所以在这样一个问题上,确实对于我们国内的游戏厂商提出很大的挑战,提出很大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走出国门,可能这个产品的质量上还要提高。

观众:中国现在是五花八门的,原创的太少,还有精品太少,就是说中国游戏的一展旗帜太少了,就是没有代表性的作品,没有可以代表这个国家出的作品,假如暴雪可以代表美国,劲舞团可也以代表韩国,但代表中国的游戏是什么,现在在中国还没有出来,我觉得。

吕本富:对,这点也是我要批评,一些游戏厂商的,国内的游戏厂商目光太短浅,为了争一款代理打得不亦乐乎,但是自己的创新就没有,就是说你不要把短期利益看得那么重,当然比如魔兽世界肯定会带来短期的利益,可是自己的创新步伐在哪里呢?像刚才这个小伙子说的,比如说国外出一款你就仿制,你这个东西就有点不地道,不仅说是山寨版,而且关键是不地道,不地道,你这个创新的速度就不行,创新的速度不行,那你的品牌就更差了,就是创新才能塑造品牌,这个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觉得国内的这些游戏厂商赚的钱也不少了,你该想想创新了。

主持人:我们中国企业在提升自身实力的同时,我们也来看一些用变相招数想进入,咱们中国文化产业的,这些外资企业,两位你们怎么看待,这些强行想破门而入的企业,他们的前途会是什么样子的?

龙永图:我觉得对于外国那些守规矩的企业来讲,强行进入,就是有人站岗,根本不理站岗的,就自己进来了,或者说采取一种欺骗,或者别的手段进来的话,这种外国企业我觉得有,但是不是很多,因为他们知道,中国人有他自己的底线,你一旦触犯了这个法律,触犯了我们这些规定,那你完全会丢掉中国的市场,所以我就觉得对于法律来讲,对于一些规定来讲,我觉得我们应该非常透明,非常清楚。外国的投资者经常跟我讲,就是说我们并不怕你们的规定多么严格,我们希望你们的规定能够透明,而且是稳定的,不要一天一个样子。如果你们规定非常严,对那些守规定的外国投资者,他一看太严了,他赚不到钱,他就不来了,他不会以身试法来试图突破你的这个规定,但是我觉得,我们在制订规则的时候一定要透明,如果你要变的话当然也可以,但是你必须事先征求意见,而且你在变的过程中,你必须要给一定的时间,给一些投资者一定的准备,本来他已经准备投资了,但是你的政策变了,他可以不投资,本来投资一亿的,他投资五千万,所以这些问题上,我就觉得,在我们制订政策的时候,就不怕严,就怕变,不怕严,就怕不透明,所以我就觉得,对于我们文化产业方面的,这些政策也好,特别是开放政策也好,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监管部门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可以坚持我们的想法,我觉得国际上不可能挑战我们这样一些想法。但是我们觉得既然我们制订了,第一我们要严格执行,第二我们不要随便变,要变的话要变得更加开放,这样才能够获得,国际投资者这样一个好评,这对我们整个投资环境才是一个加分。

于国富:我同意刚才永图老师的观点,觉得这个问题是否限制,如何限制,限制到多少,其实都是法律问题。因为咱们行政许可法规定的,你要设定行政许可,你应当按照行政许可法所规定的程序,设定在我们的法律行政法规上,那么你设定限制的话要公开和透明,那么公开透明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方面,你让不让他进来,让他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才让他进来,那么这个你最好,在明确颁布的一些法律,和行政规章上能够有一个明确的,大家可以查到的一个规定;另一方面,我们也让人家知道,我们到底欢迎什么样的人进来,从而达到一个,我们既有益于我们社会的外资投资文化产业进来,同时让那些可能对我们会有害的,把他挡在门外,这个“门”可能就是一个,类似于智能的一个防盗门,而不是一扇大铁门。

主持人:关键还是要看咱们守门员他们的素质,吕先生怎么看。

吕本富:我觉得是这样的,对于那些想进入的,我觉得是可以理解他们的,你想进入中国市场嘛。但是这个进入中国市场,第一个渠道龙先生说的守规矩,其实从我们监管部门的角度,我们有一个劝告,你不要只把中国当成一个提款机,你不来建设这个市场,那你为了双赢,你既然在这个市场上赚了很多钱,你也可以应该把研发技术转移到中国来,我们可以市场换技术,就是如果采取这种双赢的手段,其实我想中国政府应该是欢迎的,为什么不欢迎呢?把整个产业都做大、做好,他也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但是我们觉得,最不地道的就是既想从这儿赚钱,又想封锁我们这就不地道了。

于国富:对。

龙永图:我想如果我们中国市场占到40%以后,他的研发中心就会进来了,这点咱们不要着急,因为从其他产业的角度来看,开始他们也是绝对不把研发中心拿到中国来的,但是中国市场份额越来越大的时候,那他们就会进来,所以我不相信像暴雪这样一些企业,他们不会有一种世界眼光不会对中国市场的一种基本判断。

第四环节:

随着中国人均GDP突破3000美元,文化产业正在迎来新一轮的高速发展,面对巨大的产业蛋糕和未来的市场潜力,外资同样虎视眈眈,面对海外竞争对手,我们的文化企业又将如何发挥自身优势、扬长避短,在竞争中赢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场上两位,你们觉得咱们中国文化产业,应当如何来提升自己自身的实力,来应对外资的渗透,现在在两位思考的同时,我们给两位准备了一块题板,你们可以在题板上自己的关健词。

吕本富:我们要发展文化产业,我觉得这两条,可能是最重要的要素,一个是需要有一个创意的环境;第二个是一个创意的人才,第一个要有创意的环境,那么这个创意的环境,我们能不能创建一个比较轻松的创意环境,这个很重要,为什么好莱坞或者是韩国或者是其他地方,做出来那么好的文化产品,那么最重要的,他的创意的环境很好,他这个创意环境既包括硬的环境,也包括软的环境,也包括当时在那个地方,形成的各种各样的氛围;第二个是创意人才,某种意义上中国创意人,我的分析就是我们中低端的是不缺乏的,比如说我们美工画的绝对比美国人的美工画的要好多了,就像软件产业一样,我们中低端的工程师是不缺乏的,现在缺乏的像软件缺乏的是架构式,可是现在我们这个网游各种创意产业缺乏的,也是高端的这种创意师,就是高级的创意师,现在这个东西很缺乏,而且这个东西也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他往往是经过一些磨炼,或者经过那些经验的提升,才能出来这样的人。那么对于这种中高端的创意人才的这种,你说培养也好,你说选拔也好,那么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机制,那么这两条加一起,就是创意人才加创意环境,我想我们的文化产业,马上会有更快的提升。

主持人:天时地利人和,龙先生。

龙永图:其实我和吕先生的想法,基本上一致。一个是国家的政策,一个是开放跟创新,因为文化产业的话,他毕竟和其他一些产业,他有他自己的特点,应该说还是一个新型的产业,而且一直到最近几年才把它当成一个产业来抓。所以我觉得国家要有一套配套的政策,鼓励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另外一条就是开放和创新,因为当今世界确实是一个百花齐放的一个世界,我们中国如果要创造,世界上第一流的文化,和第一流文化产品,我们就是要采取国家市场采取一种非常开放的,这样一种胸怀来进行创新,来进行发展,这样才能创造出第一流的文化产业。

主持人:今天我们在场的除了朱先生以外,据说还有一些企业界的代表,企业家朋友,现在我们把这个时间给你们,我们有几块题板给大家,你们把你们认为如何提升企业自身实力的,这种想法,关健词写在板子上,来跟我们一起分享一下。

朱家亮:是这样,我们公司一直座右铭是苦练内功,为什么,我先跟大家说一下,真实的情况就是在上个世纪末,中国的游戏市场基本上是以盗版充斥的一个市场,所以当时中国的开发方面基本上没有游戏商。比如说日本,比如说美国,他在游戏开发方面积累了很多年轻人,我们以前算过在中国开发环节上,比日本至少要落后十年,至少比台湾落后五年,所以如果要是说我们要是跟他比创意,跟他们比想法上,暴雪基本上都是40岁以上的人做的,而且跟我们现在相比基本上都是一些年轻人,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在做这个事情,所以想要弥补这个差距我们必须要用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苦练内功,来把自己先提升到这个档次上面,来把这个差距补齐,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才可能去创造出比别人更好的作品,然后第二个话题是走出中国,其实在国际化的这个道路上,现在时间上其实有很多厂商已经在尝试,就包括我们,比如跟台湾或者跟韩国,东南亚都有一些接触,准备把这个游戏出口,中国有他自己的文化,而且中国现在的游戏,比如在社区方面,其实在国际上还有一定的优势,而且比如说在美国,越南,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欣赏中国的文化,所以我想说必须要花时间来弥补这个差距,然后必须要再思考国际化的制作。

主持人:谢谢。

观众:我写了三点,因为我们知道游戏也好,还是动漫也好都是一个投资,需要很长时间的,一个创意项目,我觉得资金投入可能需要一个环境。据我所知创造一个成功的游戏需要一个很长时间,那么这个很长时间,可能会有一个资金的支持,大家才会把它创造出来,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我想说现在很多投资商他们都是对游戏有很好的信心,然后我觉得,现在对外发展也很好,还有创意人才的保护,因为我们可能随着发展一个创意人才的培养是很重要的,然后希望国家再大力支持一下,支持我们的文化产业

主持人:好,谢谢。

观众:我刚才听到很多我感受很深,一方面大家提到了几点,第一个是国家的政策,对于国家来说,我想提升文化产业,这方面的一个软实力,这是国家也想看到的地方,所以我觉得从根本性来说,国家不可能不给一个好的政策,那么国家政策一方面,人才需要慢慢培养,那么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说,中国有很好的文化基础,体现在文化的积淀有很深的这种能够挖掘的东西,但是我想请问朱总,有没有可能是我们自己的骨架没有搭好,而导致文化的血肉没有很好地做上来。

朱家亮:我再给大家说一个现象,虽然中国网络游戏这个蛋糕非常大,这导致很多企业蜂拥而至来做这个游戏,那么很多厂商目的性很单纯,就是快速投资,快速回报,快速盈利,很多人投资的目的,也是以单纯的赢利为目的,所以他的作品也非常市场化,那今天这位说的非常好,就是说今天,中国确实很少有公司,能够沉下心来真的研究一下中国文化这方面的东西,其实今天中国只有,比如说几家公司有这个实力,有这个雄厚的资金能够两年甚至三年,甚至五年时间来做一款产品,我觉得这个路不会太长了,因为现在中国市场,已经渐渐重新洗牌,就是很多小公司作品已经不能够再让玩家所追随,他必须要投入更大的一个成本,或者说你必须要有一个非常严谨的态度,来认真地对待中国的文化,从这个期待上面,现在很多公司,也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的节目到这儿就要结束了,在结束之前我想先收回刚才几位所写的关健词的题板,在我手里现在有一篮苹果,这个苹果里面,每个苹果里面都夹着一个应该说凝聚着思索和智慧的关健词。那么这里面应该说,也是我们今天谈话的,应该说是硕果,我们把他送给走在文化产业第一线的,也是我们今天嘉宾的朱先生,那么我们希望,这些想法能够融入到他们公司发展当中。同时我们也祝愿,我们的文化产业一路走好。好,本期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感谢我们今天场上几位嘉宾,带给我们精彩的内容,也感谢现场观众朋友们热情参与,观天下风云,与永图论道,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