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论道》对话吕本富:当文化业遭遇外资潜伏

2010年05月31日16:58贵州卫视《论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第二环节

短片二: 近年来中国网游产业高速发展,诞生了一大批诸如盛大、巨人、金山等明星企业,行业前景一片光明。然而日前美国暴雪公司旗下游戏《魔兽世界》,国内代理权的变更却引发了中国互联网业的,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也受到业界,媒体和政府机构的普遍关注,风波背后,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开始浮出水面,一场商战的背后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主持人:吕先生,您觉得这次魔兽事件算不算是外资试着来敲门呢?来敲开文化产业保护这扇门?

吕本富:其实大家可以做一个这样一个历史的回顾,比如说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一看电视连续剧,一定是《上海滩》啊,许文强等等,现在谁要看这个电视剧觉得弱智了,港台的电视剧已经被我们这个《亮剑》、《士兵突击》取代了。再到后来呢?比如说美国大片,比如说我们也觉得是洪水猛兽,美国大片一来的话是不是就把我们的大片市场给冲了,你后来可以发现像中国的冯小刚,他们拍的大片也已经站上好莱坞了,那再后来发现动漫,现在我们的《灰太郎和喜洋洋》,这个票房的值已经超过了《功夫熊猫》了,所以你看从电视连续剧到,电影的大片到动漫的产品,过去我们认为不可能收复失地的地方,现在逐渐逐渐在收复失地,包括刚才朱先生说的,我们实际上在网游方面也基本上和欧美、韩国二分天下了,所以我认为他敲门也罢,不敲门也罢,只要我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我是不怕鬼敲门的。

龙永图:讲得非常好。因为我们一直的一个观点就是最好的保护,就是自己的发展,因为你被动的保护是永远保护不了的。所以你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自己的产业,当然一定的保护措施是必要的,特别是在一个产业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但是从总体上来讲,就是越开放你就越发展,越发展就你越不需要,那种行政的保护,依靠行政的保护来,发展的产业,绝对是一个弱势的产业。

主持人:龙先生,我们知道就是您当时谈WTO谈判的时候,像这个文化产业这一块划入到限制外资进入的,这个领域当中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举动?这个出于什么样的一种考虑呢?

龙永图:当时关于文化产品的市场准入问题,当时一个考虑最重要的主要就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因为关于文化产品,每个国家应该说都有一定的限制,对于国外的产品的进口,一个是意识形态的考虑,一个是保护、国内的、民族的文化,至于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当时还不是很多。因为从WTO来讲,关于经济利益的争夺,主要就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如果是通过一种刻意的手段,来确保自己国内的企业在经济利益上占多数的话,那么应该说就违背WTO的一些基本考虑。那么对于国家来维护自己的国家安全,这个应该说是WTO在市场开放方面的,一个重要的一个例外。任何国家为了这个国家的安全问题,特别是政治安全,经济安全问题,而作出的一些限制的话是必要的。刚才提到了,关于这个电影的问题,我记得当时和美国人谈判的时候,美国人对我们的一个很大的压力,当时好莱坞的一些巨头全部来到北京坐阵,就是逼着我们一定要同意,要进口美国大片多少多少部,最后我们妥协到20部,实际上我们现在看来,后来美国每年进口的大片,根本不到20部,因为我们的市场并不需要那么多,去年比如说,美国大片进口才13部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七个,美国大片的配额没有用掉。

吕本富:没有用掉。

龙永图:没有用掉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我们有冯小刚,这样的一些国产片把他们顶住了。

主持人:的确。我们从刚才调查当中也看到,其实像现在我们的很多玩家,他们玩的也都是国内的网络游戏,我们想请几位同时打一个分数,如果我们以100分为满分的话,对于这几年来对于文化产业保护的效果,几位能不能给我们打一个分数。

龙永图:我觉得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因为总的来讲,我们入世那么多年来我们国内的文化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我说应该可以打80分以上。

主持人:您这分数给的很高。

吕本富:我也认为这个是成功的,为什么说是成功的呢?我儿子他就认为,今天来之前他跟我讨论了,他是初中生,就讨论了,他认为不让大家玩是不对的,毕竟人家的产品好,同时如果要放开玩也不对,比如说放开玩,就有一些问题了,所以就我们目前的保护政策,从总体来评价,这个门开的,假如开到这个程度,我基本上也认为在85分左右,应该是很合适的。

主持人:两位的分数应该都是优的成绩,因为朱先生你是身在其中,你是企业代表那么你打一个分数。

朱家亮:我认为也是在80分左右,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国家在文化上的审批,还是比较严格的,这样的话,也间接地使得中国的用户在网络游戏上面的文化不是那么杂,更多的也是间接在保护了国产游戏的份额,因为毕竟中国文化还是中国人自己做比较在行。

主持人:于先生您是资深的法律专家,我们特别想知道,因为我们经常把产业保护,比喻成门,为什么把它比喻成门,而不是把它比喻成一个篱笆或墙的这种形象呢?

于国富:这个门实际上,应该是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进行的限制,尤其是一种行业准入的限制,那么这种行业准入限制,我给你打开了,我没有这个行业准入限制了,那好,别人就可以进来了,我一旦有这个行业准入限制,就像关门一样其他人就进不来。而篱笆或者说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可能起不到这样的,开合的这种作用,如果说让我去选择一个比喻的话,我还是会选择门这个比喻,但是同时,从我作为一个法律人的角度上来讲,我认为我们龙老师通过艰苦的谈判,所取得来的这些成绩,在执法的过程中可能还是有一些需要更加严格去执法的角度,这个门不应该是,有很大的缝隙,能被别人轻易地绕过去。

龙永图:其实刚才对你提出的问题,我想打一个比喻,就是任何行业包括文化产业,现在在我们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的这样一个时代里面,都是对外开放的,但是门开了,并不排斥我们门口,还站着几个警察,他还是要有条件地开放的,他还是要,不是说这个门开放了谁都可以进来,他还要查查你的证件,有时候要问问你的情况,这种情况的话,在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一个行业,开放都是有条件的,没有一个行业可能说是无条件的开放。世界贸易组织讲的是自由贸易,但是它是在WTO框架下自由贸易,可能有些行业的开放条件比较松,有些行业的开放比较紧,有些是一个警察站岗,有些可能三个人警察站岗,核心的问题就是一定要经过我们审查部门审查,比如电影也好、图书也好、杂志也好、文化产品也好,你既然有条件,那么就肯定就要有人站岗,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提高我们站岗的哨兵水平的问题,使他能够掌握一个很好的度,既不能给国际上造成一种中国不开放,中国的门关得很紧也不能够造成对我们,国内的市场的一种侵害。

主持人:网游企业在关注比例的同时,也要关注社会企业责任,这方面如果是要敞开这个大门的话,是不是有更多国外网游会进来?

吕本富:就像龙先生所说的,大部分着重的是内容意识形态方面的这种审核。但是更重要的网游确实是给青少年特别是给家庭,他和传统的价值观是有一点冲突的,中国人讲呢,叫勤有功,勤奋是有功的,叫戏无益,三字经上说嘛,勤有功、戏无益。但是现在我们说这个价值观虽然有冲突,你又不可能不让青少年玩,为什么呢?你小孩如果不让玩,你这个儿子会被边缘化,为什么呢?大家都在谈魔兽,你插入不进去,就是小儿子,你没有跟其他孩子有话题了,那么怎么使得既让他玩又能保护青少年的一些健康的成长,我觉得这方面是应该加强的。

主持人:就是我们要守住文化产业保护的大门,是从什么样的一个角度考虑,是不是从经济角度,还是从其他的角度?

吕本富:过去的守的话,最重要的,龙先生已经说了,意识形态来考虑的。那么现在的审呢?也主要是意识形态的角度来审,当时还没有考虑到经济的利益,后来呢有一点经济利益的考虑,就是说从意识形态,变成经济效益了,现在我们认为我刚才说的这个观点呢,现在不仅是经济效益,还要守住什么呢?这些玩家的健康和玩家的这个社会的和谐,就是第三道门现在是没有的,这个门当然不一定是对国外的游戏厂商,包括我们朱总这样的国内的游戏厂商,一定也要对你,也有一个这样的门,这样我觉得才是公平的,而且才能够促进,一个是网游产业的健康的发展,所以我就是想跟网游厂商也说一句话,当社会不和谐的时候,你们赚钱也是瞎扯,你永远被社会的道德观来拷问你。

[责任编辑:niki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