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富士康 > 正文

郭台铭救火富士康 向员工及其家属鞠躬致歉

2010年05月27日03:31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郭台铭救火富士康 向员工及其家属鞠躬致歉

5月26日,郭台铭在深圳富士康员工康复中心接受媒体提问。

  5月26日,被坠楼事件的阴影环绕多日,处于漩涡当中的富士康大门终于打开。

  继五台山高僧、命理师和心理学家纷纷“空降”富士康之后,台湾鸿海集团总裁、富士康负责人郭台铭在万众瞩目中抵达深圳龙华区富士康厂区,与他一同出现在这里的,还有约300名各方媒体记者。

  “坐镇”深圳

  “这次别说是你们记者了,我们大部分也是第一次看到郭老板,”25日,一名富士康员工私下告诉记者,“我以前就没有见过,最多就是在富士康内部刊物《鸿桥》上能‘近距离感受’到而已。”

  作为台湾第一大企业鸿海精密的创办人和董事长,郭台铭轻易不“现身”深圳—其下属华人最大科技集团富士康科技集团所在地。但这次他实在是坐不住了,5月25日,就在郭台铭接待四川贵宾时,一名19岁的年轻男子李海失去他的生命。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李海的自杀距离21日的“第十跳”只有短短4天。

  在此之前,尽管频频发生员工坠楼事件致使富士康处在风口浪尖,但郭台铭一直选择沉默。直到5月21日,他才出来辩称,富士康绝非只要钱不要命的“血汗工厂”。“富士康员工共80多万,再加上全球的鸿海集团多达90多万人。员工的确很难管理,现在很多事都不能说,我们都默默在做。”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卢晖临在富士康“九连跳”之后联合其他8名学者发起一封“联名信”,呼吁各方共同关注新生代农民工问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卢晖临表示,集中在今年的坠楼事件是一个积聚的效果,随着时间的积累,个人的紧张与焦虑也在积累。“富士康坠楼事件让我们意识到处理好农民工问题的急迫性,这是必须着手解决的问题。”

  据报道,当出现第八和第九跳的时候,富士康请一些知名心理学专家前往深圳为其“开药方”,深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也出面组成“调查团”,一些相关主管还要求员工睡觉时与隔壁床手牵手。此外,23日起,公司还在一线车间播放员工喜爱的背景音乐,在部分宿舍楼顶安装、加高3米的钢制防护栏。

  病急乱投医,为了防止再现“自杀”,郭董连请命理师“解煞”和高僧做法事的办法都想到了。其御用命理师张清渊就透露,早在5月11日,郭曾打电话给他,希望他能在当天下午赶到深圳帮忙“解煞”。另一位命理师林贞邑则建议郭台铭在农历5月到7月间请高僧做法事,而且至少要维持两周以上。

  “我们有信心,很快就会把这些状况全部稳住”,21日,郭台铭的语气仍显自信。

  可话音未落,“第十一跳”的消息就传回了台湾。在被记者逼问时,郭台铭神情凝重。“我(25日)晚上赶到深圳去,我们会邀请台湾很多的媒体,到现场实际去了解,我们开放全世界所有媒体来去了解,好不好?”。

  郭董要“坐镇”深圳了,而且同先前不一样,他决定开放传说中神秘的厂区,让工厂作业“透明化”。

  率众参观

  5月26日上午10时,尽管郭台铭仍身处自己的私人飞机上,但富士康龙华厂区南大门外早已聚集了200多名境内外记者。

  今年第一位坠楼者马向前的父母也出现在这里,他们成为郭台铭出现前的焦点。2010年1月23日至今,他们仍认为马向前的去世“疑点很多”。

  在换到记者参观专用证之后,5辆大巴很快“装满了”来访的记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第一次到大陆面对媒体的郭台铭,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

  上午11时30分,郭台铭突然现身。他从专车上走下,登上大巴挥手致意。部分记者立刻将其围得水泄不通,但面对围追堵截,郭台铭未置一词,突围先行进入厂区。此时正值午饭时间,不少下班前往食堂的员工对车队投去好奇的眼光。

  在郭的带领下,记者们涌入ETDA车间生产流水线—这是富士康方面安排的第一个参观点。面对对准他们拍摄的“长枪短炮”,正在进行流水线作业的工人并未有过度反应,仍然埋头工作。

  车间的楼梯拐角处贴满了繁体字印刷的“总裁语录”:“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走出实验室,没有高科技,只有执行的纪律”—喜欢用格言来激励下属是郭台铭的特点,几乎每一期《鸿桥》的卷首,都是由他亲自执笔的类似语录。

  尽管郭台铭亲自解说,但近似走马观花的带队参观并没能起到意料中的“透明”示范。由于人潮汹涌,相当部分人并不能看清车间内的工作细节,于是进而转向继续“堵截”老板郭台铭。

  郭台铭表示,富士康在深圳有45万员工,必须有效管理,但他把讲解个案留给了“稍后的心理专家”。

  在参观完车间与员工宿舍之后,郭台铭和记者们来到员工关爱中心。简要介绍了该中心的作用事宜之后,郭第一次对媒体做了正面回应。

  “心理学家说,目前的自杀率还是比较合理的。”与之前相同,他始终强调富士康出现员工自杀并不鲜见,“大部分跳楼的员工都是新来的,如果说是因为工作压力大而造成的,似乎说不过去。如果拆开成90个5000人的小企业,是不是就不集中了?”

  卢晖临对此说法表示质疑:“自杀率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很难进行简单比较,而且这个比较是没有意义的。我们一般讲的自杀率是一个总人口的自杀率,但富士康的员工基本都是年轻员工。”

  尽管身处漩涡,但郭台铭面对媒体仍语气平缓。他在澄清外界批评富士康是“血汗工厂”之后,认为几百名记者在烈日下辛苦工作,笑称媒体才真的是“血汗媒体”。

  在郭台铭的策划蓝图里,未来的员工关爱中心将承接富士康员工心理辅导咨询的极大重任,在该中心的介绍栏里,可以看到已开通谐音为“请帮我帮我”的“78585”热线电话。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差不多每天都会接到近百个咨询电话,以“感情咨询”为主。

  但在更多的员工看来,这个关爱中心暂时还没有发挥它的作用。河南籍员工程前对记者表示,因为中心位于C区和D区中间的商业街上,人流太多,很多人都不好意思进去求助。而且尽管该中心成立已有一段时间,还有很多人并不清楚它是做什么的。

  鞠躬致歉

  就在郭台铭开放厂区采访的前两天,一篇名为《致富士康同仁的一封信》的文件在网络上流传。在这封“信”中显示:若发生非公司责任原因导致的意外伤亡事件(含自杀、自残等),同意公司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本人或家属绝不向公司提出之外的过当诉求……因为这个条目,该文件被人称为“不自杀协议”。

  在记者的采访中,多名员工表示确有该“协议”存在。程前告诉记者,“很多人都说里面有很多漏洞,要是签了以后不知会怎么样,但是不签的话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面对媒体时,郭台铭否认自己知悉这份“不自杀协议”的存在:这不是我的想法,也许是工会那边弄的。

  在总工会门口回答完几个问题后,郭台铭和记者再度步行至最后一个场所:第三届海峡两岸心理暨社会学专家团调研座谈会。

  海峡两岸心理和社会学专家对近期富士康事件进行了分析,中国科学院的时勘博士在报告中表示,他调查了8家企业,其中富士康员工抗逆力水平最低。随后他透露,国家人保部拟设立员工援助师这一职位,开展员工心理援助。

  专家发言很快结束,郭台铭上台演讲。

  “我一个晚上没睡觉,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我们是不是会发生下一个例子(跳楼),从科学的例子来说,我没有把握,从一个企业责任的角度,我们要担当的责任是一个无限的责任。今天在这里,我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我们要尽全力去做员工的心理工作。”他同时也提到过去5年来,他的太太、弟弟相继过世,令其对人生有了不同看法,“每个生命都值得关爱”。

  在向员工和员工家属鞠躬致歉后,郭台铭又在现场三鞠躬,恳求媒体不要再报道“什么时候会有下一跳”,而是要多报道光明面,避免“维特效应”,“至少有44万多员工心理是健康的,脸上是有笑容的。我们要共同努力”。

  郭台铭同时提到,“自杀是一种懦弱的行为”,而之前给的抚恤金太高,可能带有鼓励自杀的色彩。他会修改为一个最有利的金额,“满足最基本的人道关怀”。

  同时他表示接下来将建成一个150万平方米的“爱心防护网”,每50人结成“相亲相爱”小组。他说,这虽然是笨办法,但也要尽力去阻止。

  在座谈会行将结束前,郭台铭拿出《致富士康同仁的一封信》,称自己在上面打了一个叉,该“不自杀协议”当场作废。

  郭台铭说,现在公司内部压力特别大,等忙完这阵,高管也将进行心理辅导,“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因为另有接待任务,所以随后并没有安排记者提问环节,郭台铭便匆匆离去。

  送离媒体前,富士康方面向每个人赠送了一本张云成著的《假如我能行走三天》。记者留意到,富士康公司内部曾对此书进行过集体学习,并在2009年8月出版的《鸿桥》上制作过专题—毫无疑问,这是郭台铭十分想借以传达个人理念的一本书。

  26日当天,随着郭台铭亲赴深圳富士康对外澄清疑虑,受坠楼事件影响多日的总公司鸿海集团的股价也顺势走高。而在这之后,富士康能否拨开迷雾,安然无恙地走下去,更多人在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hansung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