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孙立坚:中美对话为何对汇率不感兴趣?

2010年05月26日02:40每日经济新闻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家主席胡锦涛24日在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致辞中表示,中国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我们从相关的报道中可以看到,汇率已经不是这轮“对话”的核心议题。

资产泡沫比出口减少风险大

尽管从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中看,希腊所带来的国际金融市场震荡,让欧美发达国家要求人民币汇改以缓解国内经济压力的迫切性发生了微妙变化,也就是说,如何确保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并从中争取与中国更大的经济合作(比如,美国正在积极推进与中国的能源合作计划等),来摆脱危机的做法要比打汇率战和贸易战更加重要。但是,中国政府依然利用世界关注的 “中美对话”平台,再次鲜明地亮出自己既定的“后危机时代”发展战略——即保持人民币汇改节奏,争取做到在经济增长和就业水平不下滑的前提下,完成培育内需、提升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所需要的结构调整任务。因为从日本和韩国汇率制度的改革中可以看出,本币的升值不仅没有缓解日美、韩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状况,反而带来了自己本国经济的空心化(企业外出投资)和资产泡沫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了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转化的过程中,贸然推进人民币升值,更加可能会加速资产的泡沫现象,这一风险要比中国企业因人民币汇率大幅增值所造成出口减少的风险更大。

当然,如果我们满足于今天人民币汇率所带来的那点看似能保持企业价格竞争优势的格局,而放慢结构调整速度的话,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中国投资所带来的要素成本增加(原油价格、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和要素市场的价格自由化,都会冲销掉汇率的竞争优势。最终,会让我们的企业越来越认识到除汇率所带来的“好处”外,还需要更多方面的竞争力,比如,技术、品牌、服务和人才等。同时,我们也会感受到在欧美经济没有出现实质性经济复苏时,汇率对增进出口的优势会显得很有限。如何打造中国国内市场的消费能力,不仅是出于经济低迷的欧美国家所觊觎的结果,也是中国企业和广大劳动者所期望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人民币汇率的稳步改革,完全是在为中国经济顺利地进行结构调整创造良好的环境。

设法让高收入者主动消费

具体而言,在现有的经济发展阶段,我们一方面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保证劳动者收入稳定和促进完全就业条件下工资与劳动生产率的同步增长,以此带动中国社会大众整体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我们要尽快解决有消费能力的社会阶层的后顾之忧(养老、医疗、住房、教育等社会保障),让他们从生活质量的改善中去享受到消费所带来的幸福和快乐。如果这方面没有很好的起色,而仅仅通过人民币汇率的调整来抑制出口,可能会出现帮倒忙的结果。至少人们会把社会的资源投向名义财富增长更为迅速的金融市场,而不是投向缺乏消费能力支撑的实体经济。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贫富分化较为严重的今天,由于我们的企业无法生产出中国高端收入阶层的消费者所需要的 “精致”产品(或提供高质量、高品位的服务),人民币的升值反而加速了这批有消费能力、无后顾之忧的少数“富裕群体”走出国门,去寻找“外国货”和“到位的服务”——慷慨地在外国市场消费,由此给外国社会留下了中国人今天普遍“有钱”或者说“这是人民币增值才带来的旺盛购买力效果”的误解。

所以,今天的问题是如何提高中国企业核心竞争力,即使在中国高度开放的本土市场,也能够和外国企业有一拼,从而争取到中国有购买力的消费者的热情光顾。最近,鼓励民间资本投资的阳光政策,也是中国政府进行结构调整、为顺利推行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做出的重大举措。笔者认为,这种靠高收入阶层主动地消费或投资所带来的经济增长模式,也是一个缓解贫富分化问题、实现“收入再分配”(财富向为高收入阶层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低收入阶层转移)的最佳方式。

汇率持续“刚性”有负面影响

我们不能否认,人民币汇率持续的“刚性”特征对经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具体表现在货币和实体经济的两大方面:一是可能因为结构调整的缓慢,造成了中国经济继续依靠逐步复苏的外部市场和由此增加的外商投资,于是,贸易顺差和外资流入增加所带来的外汇占款问题(通胀和资产泡沫问题)就变得越来越严重;二是流动性过剩更加可能引起投资过剩和低效率投资问题,由此更进一步恶化成本输入型的通胀压力。往往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对人民币增值的预期会更加剧烈,游资进场会更加明显,因为谁都知道,外汇占款所引发的通胀和资产泡沫问题,只有通过汇率增值才能有所抑制。而结果是越来越多热钱的进场,使得汇率增值的效果也有所减弱,宏观调控的成本明显增加。比如,要启动更多的监管人员来控制热钱的流入以提高汇改和货币紧缩政策的效果。另外,我们也要注意到由于人民币汇率的刚性特征,我们的外汇储备受到美元贬值和美国利率下调的影响将变得越来越大。

总之,中国政府应该珍惜今天人民币升值压力有所缓解的外部环境,加速改变和优化经济增长的模式和制度改革的步伐,从而最大程度地降低今后人民币汇率完全市场化给中国经济和金融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也应该充分利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价格机制,来争取在创造和管理中国财富过程中所需要的、靠“人民币国际化”支撑的货币主导权。

[责任编辑:azurez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