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国际财经 > 中美经济对话 > 正文

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变奏:静静的沟通

字号:T|T

互有攻守。

5月24日,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第一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S&ED开幕致辞中公开回应了美方一直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称中国将“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随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经济对话开幕式上明确表示,希望“详细了解美方关于逐步消除对华高技术出口障碍、平等对待赴美投资的中国企业、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与此相应的,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5月21日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则一边表示美方力争在今年夏天对现有出口管制制度做一个明显的改革,一边竭力声言美国企业遭到了中国自主创新政策的歧视。

中美S&ED交锋第一回合,你来我往,双方在颇有节制的过招拆招中,均发出了谋求双赢的信号。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孙仲涛认为,“讨价还价”和“彼此妥协”,将是本轮S&ED的两大特色,也是今后中美关系的基调。

就在24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向中外媒体透露,“今天上午的专题会议,没有任何中方或者美方的部长、领导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讨论”。

中国准备充分

比起去年的S&ED,今年中国的表现在整体上有了很大提高,事先准备也更为充分。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对本报记者透露,一年前首轮中美S&ED举行前,中方曾表示希望沟通美元资产安全问题,最后却不了了之;但早在今年1月,中方就基本定下本轮S&ED框架下的贸易相关主题。

“美国想解决贸易逆差,奥巴马又提出要在五年内让美国出口翻番。”孙哲告诉本报记者,基于对中美贸易形势和美国国内政策的研究,中国选择敦促美国放开出口管制,接招美国人在人民币汇率上施加的压力。

去年底到今年初,中美关系历经多事严冬,中国亦从中习得不少外交姿态。孙哲提醒本报记者注意,与去年不同,中国已经不再提“重建国际新秩序”,而是更注重于表达自己的声音。

“中国肯定不能在这一点上刺激美国的神经。”孙仲涛说。“比如,中国所谋求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美国会做出一定让步,譬如支持中国在IMF增加份额,但一定不会支持打破美元体系、多极化发展。”

中国在国际金融秩序改革上,也确实亟需美国的支持。IMF改革提议在去年伦敦的G20峰会上无疾而终,直到9月匹兹堡峰会各国才达成改革协议,这和美国态度的转变是分不开的。

此外,中国这次在战略议题的设置上也颇有深意。

去年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中国积极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权益,由此在会后招来一些西方媒体的非议。后者将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未取得实质成果完全归罪于中国的“傲慢”。

本轮S&ED,中国以积极姿态,主动将气候问题纳入议程。孙仲涛认为,中国这样安排,实际上等于选择同美国商讨,如何平衡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不同的碳排放需求。

美国强势依旧

棘手的议题还未进入议程。

连续数日,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都就中国的“自主创新”政策向中国发难,认为这一政策人为设置贸易壁垒,对在华美国企业有较大的利益损害。

与之相反,对于中国关注的“双反”问题,骆家辉则指出,任何一个美国企业都可以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提出反倾销反补贴诉讼,针对的并不仅是中国企业,并希望中国企业“尽快适应这样的国际规则”。

孙哲认为,骆家辉的此番辩解意味着“双反”还会持续下去,美国政府必须先考虑国内诉求,两国间的贸易摩擦会变得越来越常态化。

孙哲继而表示,尽管本轮S&ED上,中国一改低调作风,积极和美国讨价还价,但与美国希望打开中国市场的攻势不同,中国的要求更多仍是一种“希望美国不要制造麻烦”的守势。不管是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还是去年频发的双反案件,都属于这个范畴。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国务院东亚问题顾问、华盛顿大学中美关系专家沈大伟也表示,中国还远没有达到能与美国平等叫板的程度,与其说中国是一个“列强”(Global Power),不如说是“全球棋手”(Global Actor)。他进一步解释说,现在任何国际性的事件和会议,不能缺少中国声音,但中国声音究竟能产生多大的能量,则有待商榷。

除了人民币汇率问题,在美国提出的地区安全议题中,中国也表达了合作姿态。

5月18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外宣布,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就制裁伊朗的联合国决议草案达成一致。18日,决议草案文本已经在联合国安理会散发。

孙哲告诉记者,在中国提出中方的核心利益是领土完整及台湾、西藏和南海主权后,美国也提出了美方的“核心利益”,其中包括伊朗核问题。

“由于中国11%的石油进口是来自伊朗,中国在伊朗问题上妥协,等于在经济上蒙受损失。”孙哲分析道。

此消彼长中的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正处于“非常复杂”的阶段。

从经济上看,两国互相依存又互为竞争对手;从国家实力上看,美国仍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颓势已现,中国则处在上升期,双方有此消彼长的趋势。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不信任中国,认为中国强大后必然会挑战他的地位;中国也不信任美国,认为美国必然会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不断实行多重标准并制造麻烦。”孙仲涛向记者表示。

孙哲则将目前的中美关系总结为“合作型的施压状态”──双方都认为合作是大势所趋,同时双方也不断向对方提出有利于自身发展的要求。“很有可能S&ED结束后,双方决策上定下来互相让步,行动上还是各行其是。”

即便如此,S&ED的作用仍不容忽视。

这一次的美方访华代表团总人数接近200人,是迄今为止由政府和顾问团成员组成的阵容最庞大的访华团之一。其成员除负责外交、财政、商务、能源等事务的部长级高官,甚至包括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威拉德。

“这种面对面的年度大规模两国领导人互访在现代国际关系史上开创了先河。”孙哲认为,“S&ED作为两国间长期、定期的沟通机制,重要性已不可替代。”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