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美股 > 美股评论 > 正文

欧元区面临重组:德国退出还是希腊离开

2010年05月24日08:12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即使欧盟各国正竭尽全力保持货币联盟的完整,欧元区即将崩溃的流言依然持续升温。一些传言甚至言之凿凿,德国已经对危机感到厌倦,柏林即将退出欧元区——根据某些说法,就在这个周末;而另有说法,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刚刚举行的欧盟领导会议上直截了当的威胁说,如果柏林不对希腊伸出援手,法国就离开。与此同时,很多德国人, 包括总理默克尔也曾一度要求——要建立这样一个机制:希腊,或者其他负债过重,缺乏竞争力的经济体,如果不改正他们“不负责任”的消费习惯,就能被踢出欧元区。

谣言,暗示,威胁,建议以及“可靠消息来源”都指向这样一个热门话题,那就是,欧元区的重组到底是德国退出,还是希腊离开。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样一个议题是否真的成立。

欧洲货币联盟的地理构成

当我们考虑欧元区的未来时,我们需要牢记,货币的经济基础远不如政治基础来的重要。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纸币,如果没有政治基础决定它成为商业活动所使用的法定货币,将变得毫无价值。这就是说,政府必须有意愿而且有足够能力使这种纸币成为债务结算的法定形式,而在限定范围内拒绝接受这种纸币,将会受到法律惩处。

欧洲统一货币的问题在于,欧元试图建立一种不仅仅限于一个单一经济体或者说政治“空间”的货币制度。欧元区有唯一的中央银行,执行一种单一的货币政策,而不考虑使用欧元的国家是在南部还是北部欧洲。这就是欧元所面对的最基本的地理问题。

欧元的引入

冷战使得欧盟的建立成为可能。当美国在1971年放弃金本位制(虽然和欧洲并没有关系),其中一个结果就是欧洲的恐慌。浮动利率加剧了欧盟内部货币的竞争,为了限制这种虚耗,欧盟建立了内部货币的协调机制,首先是以美元作为统一标准,接着在1979年转为和德国马克相关联。随着1989年两德的统一,和欧洲经济一体化的加强,欧元概念逐渐被提出。欧元更大程度上是为了给予柏林适当的鼓励,使它能继续保留在欧盟当中。

退出机制

根据现行的欧盟条约,所有欧盟成员,除了丹麦和英国以外,都有义务在某个适当的时机成为欧元区的成员。被驱赶出欧元区或者自行退出在技术上是违法的,或者说,理论上需要所有27个成员国的同意才能成为现实——我们暂且不考虑为什么一个受困的欧元国家会同意把自己赶出欧元区。即使能够实现这样的机制,我们还需要考虑到,一个欧元国家,或者一个可能成为欧元国家的欧盟成员,能否接受这样一个先例,特别是它们很有可能沦落到与目前希腊相似的境地。

如果需要驱逐一个欧元国家,又不能触犯欧盟条约,一个技术上可行的做法是建立一个新的欧洲联盟,并且不包括那些讨厌的国家(比如,希腊),然后在这个联盟内建立一个新的欧元区。这种新的结构不一定需要破坏现有的欧盟,主要玩家可以“轻松”地创建一个新的机构,只是不包括那些他们看不上的成员。

这个富有创意的办法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在这个缩小版的欧元区,德国毫无疑问将是绝对主导,这不一定是其他成员愿意看到的。简单计算下,如果法国和荷比卢三国和德国重组欧元区,德国的经济规模将由旧欧元区的26.8%扩张到新欧元区的45.6%。而那些被排除在新经济体之外的国家可以撂下这样一句狠话:南部欧洲经济体将不再偿付任何新欧元国家的债务。

在考虑所有以上复杂的政治因素的前提下,我们可以看看目前新闻媒体讨论最热烈的两种欧元区重组的可能性:

方案一:德国恢复德国马克

德国选择离开欧元区将会承担这样一种风险: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爱尔兰步希腊后尘选择违约。德国正在考虑是否支持欧盟7500亿欧元援助计划中它应该付出的1230亿欧元,这还不包括已经答应提供给希腊的230亿欧元。“到底值不值得”这个问题一定正悬在每个德国议员的头上。

最近的民调显示,47%的德国民众支持恢复德国马克;而默克尔的执政联盟刚刚输掉了关键的州一级选举,显示了德国选民对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盟友自由民主党的不满情绪。这使得默克尔是否能继续推动新的援助计划有了疑问。

可以肯定,德国离开欧元区不会是为了拯救自身经济或者摆脱债务负担,而是为了避免背上“地中海俱乐部国家”这个包袱。一旦德国认为继续援助下去只是一个无底洞,德国可能选择放弃已经扔进去的钱毅然离开,即使这笔钱可能高达5000亿欧元。

如果德国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意味着局势已经极度恶化。如同我们之前讨论的结果,欧元区带给了德国相当丰厚的经济利益。它的邻国将不可能通过货币贬值来抑制德国的出口,而德国却能轻松通过出口在全球和欧元市场获利。

在德国恢复马克之前,德国需要建立中央银行,从欧洲央行拿回储备,印刷货币,并重新以马克来为国家的资产和债务估值。虽然这不会是一帆风顺,不过相比欧洲其他国家,德国做起来会高效得多。

既然德国是以一种更健康稳定的货币来替换疲弱的欧元,即使市场参与者并不欢迎,相比其他欧元国家,他们对这一改变的抵制不会更强。德国甚至无需采取强制手段来打击试图逃避货币转换的资本流动。对市场参与者来说,由德国做担保的德国马克应该会比其他欧元国家做担保的欧元更有信誉。

恢复德国马克也会有不利的一面。附带损害可能包括对德国金融部门的打击。德国银行持有大量地中海俱乐部国家的债务,很有可能无法收回。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德国和欧元区决裂的地步,与继续留在欧元区支持那些国家的成本相比,这些可能都会被视作合理的损失——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

方案二; 希腊离开欧元区

如果希腊能够掌控自己的货币政策,至少能够在表面上解决两个问题

首先,希腊可以缓解自己的融资困境:希腊央行可以直接绕过信贷市场印刷货币来购买政府债券。其次,重新建立货币体系能够让雅典选择进行货币贬值,以刺激希腊外部的需求,拉动经济增长。这也使得为获取外部援助而进行的财政紧缩和痛苦的“内部贬值”不再必要。

如果希腊要恢复货币,并让它贬值,希腊首先要使这种货币流通起来,这是贬值的先决条件。

一个实际的问题就是,没人想要这种新货币,特别是大家都清楚,政府发行它的目的就是要让它贬值。对市场参与者来说,新货币无法保值,并且除了在希腊以外,没有地方愿意接受它。这使得大家缺乏使用这种货币的动机。那么,使这种货币流通起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强制。

希腊政府的目标不是将欧元资产全部转换成新货币资产,而只是需要这种新货币资产能达到一定规模,使它流通起来。这就意味着资本管制,关闭银行,甚至付诸武力来对抗可能的街头混乱。一旦资金被冻结,政府将可以强迫居民户头的资金按比例兑换成本国新货币,银行取款只能得到新货币,所有政府支出都使用新货币,并且对黑市中使用欧元的人提起诉讼。

既然除了政府没有人愿意使用这种货币,那么一旦风声传出来,希腊人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能提出的资金全部拿出来,投资者要做的就是出手所有投资,回收现金。这就要求希腊政府的强制兑换过程高度协调,更重要的是,出人意料。

现实的来说,希腊政府能做到这点的唯一可能就是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欧洲央行合作,由这种大型机构提供援助和监管过渡。不过,这种情况其实更难想象。这种援助和监管的规模和成本将远远超过目前已经出台的1100亿欧元援助计划。如果欧洲人真的这么反对援助希腊,那么,对于自己的政府以更大的风险来帮助一个前欧元国家稳定整个金融系统以帮助它逃避对其他欧元国家的债务责任,他们又会有什么反应?

欧洲的困境

欧洲将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死结当中。一方面,地理环境产生了南北欧洲国家无法克服的差距和矛盾。另一方面,离开欧元区的代价——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当中时,这个举动可能带来更大规模的灾难——又过于巨大。

这将是重组欧元区的过程可能遇到的难题。但是经济,政治,法律和体制关系的内部联系使得这一构想几乎不可能实现。不管是否有意义,代价都太高了。(孔军)

[责任编辑:frankc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