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欧债危机冲击我国出口 三季度显现

2010年05月19日02:45每日经济新闻我要评论(0)
字号:T|T

  每经记者 江旋 伍承波发自北京 上海

  商务部17日就欧债危机对中国出口的影响表示了担忧,其中包括人民币对欧元的升值。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表示,欧债危机将对整个中国的出口造成影响。与此同时,美国继续对我国施压,在汇率问题上态度强硬。人民币汇率走强势必会加剧我国纺织、服装、制鞋以及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经营压力。一位长期从事出口贸易的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欧债危机的影响还不止在上述行业,机械等产品的出口也将会大幅受到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院长霍建国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欧债危机对我国外贸的影响很严重。预计在5、6月,甚至整个第三季度表现会比较明显,我对欧出口增速可能会下降6%~7%。

  利润薄 供应商纷纷喊涨价

  “欧元大幅下跌,会对我国的贸易产生极大影响。”霍建国说,虽然目前从数据来看,对欧出口还保持了高速增长,但这种反应会有一定的滞后期,并且最受影响的会是机电企业。

  昨日下午,一家奥地利机械公司设在上海的采购中心采购工程师岳先生正乘坐火车赶赴其供应商所在地,为人民币对欧元汇率的持续上涨去安抚供应商的心。岳先生说,他们公司从中国采购的机械产品以欧元结算,由于人民币对欧元持续升值,这些供应商拿着欧元兑换的人民币越来越少,供应商高呼利润越来越薄,甚至到了无钱可赚的地步,供应商强烈要求要么以美元结算,要么就涨价,否则将无法继续供货。

  “通常我们在与供应商谈价格的时候,都会约定一个汇率涨幅的比例,超过这个比例的,我们就跟供应商谈。”岳先生告诉记者,有时为了价格的涨幅,与供应商争得面红耳赤,“但汇率变化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采购工程师所能决定的,我们只能想更好的办法予以应对。”在谈到人民币对欧元汇率持续走高的状况,岳先生感到做全球采购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

  部分出口商以美元结算

  据了解,机械加工产品的利润普遍在5%左右,加工难度大、精度要求高的在10%左右。商务部发言人姚坚17日曾说,截至14日,人民币对欧元已累计升值14.5%。“即便全部接加工难度高的产品,供应商也要亏5个百分点左右。”岳先生说,虽然自己会站在公司的角度与供应商论理,以争取不让供应商涨价,但平下心来客观分析,就会发现人民币对欧元汇率的持续走高,让中国的供应商“的确很难做”。

  与岳先生相比,宝马格(中国)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的全球采购工程师们在应对人民币对欧元汇率变化方面就会显得轻松得多。该公司全球采购工程师朱卫刚说,他们为规避人民币对欧元持续走高的不稳定风险,即使是出口到德国的机械产品,也实行以美元结算,以尽可能地减少公司及供应商的损失。

  朱卫刚表示,对于一些非完全在中国本地采购的零部件而言,在排除高强度螺栓等中国对欧盟实施的贸易应对关税的产品外,人民币对欧元汇率的持续走高,使进口企业的采购成本得到了降低。

  采购定价或可商定灵活调整

  面对欧元的持续贬值,以外贸出口为主的制造企业是否可以转做内销?有此经验的上海益尚精密螺丝公司总经理尚金奎说,对机械等行业而言,想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归根到底是不同企业的经营模式限制了出口企业转内销的发展。

  尚金奎说,由于国内出口企业采购订单的交货周期较短,大多是小批量多批次送货,这样的交货模式对一些以出口为主要业务的企业而言,往往很难适应。“比较现实的就是以汇率相对稳定的美元进行结算。”

  尚金奎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没有外贸经验之前,一些欧元区采购商曾给他一次性下一年的订单,且价格在签合同时被锁定,结果人民币对欧元持续升值后,利润就越来越低,有时甚至出现亏损现象。“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通常会考虑一个长期的盈利水平,如果总体上还有利润可做,即便短期亏损也得要供货。没有了客户,也就意味着工厂关门大吉。”尚同时提醒初涉欧元区外贸的企业,如果欧元区客户不能实现以美元结算,在商定采购价格的时候,一定要注明根据汇率变动适时调整价格,“否则做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

  新闻分析

  中国或更谨慎对待欧债危机

  每经记者 宛霞 发自北京

  欧债危机,正在引起全球各国首脑的关注。17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与到访的德国总统克勒举行会谈时表示,中国坚定支持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手启动救援希腊机制。此前,5月1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与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通话时也曾表示上述观点。

  几天前,包括IMF在内的全球决策者宣布,推出一项规模约为1万亿美元的紧急援助计划,由于IMF的资金主要来自于成员国按份额的出资,中国间接已付出约15亿美元援助。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欧盟联合IMF为希腊提供了足够多的欧元作为其流动性担保,短期内这场看似由流动性造成的危机已经得到解决。但由于希腊自身的经济结构问题,其复苏的持续性相当没有保障,未来的不确定性非常大。

  张斌认为,对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担忧,以及引发欧元区问题蔓延的担心,已成为多方共识。但他表示,通过国与国之间的联手方式应对欧债危机并不现实。“我想中方会非常谨慎”,张斌说。

  著名经济学家易宪容更是表示,表明立场与真正出手援助之间尚有一段距离,中方表态更多在于给予市场信心。他说,在G20框架下,中国能够给予最好的援助或是购买希腊债券,但这同样需要双方进行谈判。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济学家告诉记者,当前我国谋求的应是稳固国内经济发展的基础、与各国开展更广泛的经贸合作、推动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同时扩大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影响力。此外,我国还在密切防范热钱涌入可能带来对经济的冲击,他认为,除了动用我国丰富的外汇储备借给危机国家,我国并不会过多出手,“我想欧洲人的问题恐怕还得自己解决”。

[责任编辑:brianz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