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富士康 > 正文

富士康离职员工诉说在职经历:一个工人顶俩用

2010年05月13日08:13广州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前日晚上7时许,一名24岁富士康女工从龙华街道水斗新村一出租屋跳楼身亡,成为富士康半年来第八宗员工自杀事件,坠楼事件已总共造成了六死两伤。对前日的事件再次表示遗憾的同时,富士康也已经引入心理专家对员工进行心理疏导。

  昨日两名已经离职的富士康员工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富士康工作的点滴感受,他们表示,富士康内缺乏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员工关系冷漠,富士康的企业精神非常“严谨”,但是企业文化对员工的精神生活却关注不够。“富士康就像一个菜市场,很多工友干几个月,觉得很累,压力很大,就离职了,来的人多,走的人更多。”

  富士康则表示,频发的员工跳楼事件已不单是企业的自身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希望政府和相关社会机构能参与解决。

  尽管富士康被“自杀疑云”笼罩,但是它的招聘现场却从未冷场。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来到富士康求职,他们对富士康的待遇和条件都非常认可,认为在这里工作能改变家境甚至人生。在深圳富士康40万人的员工队伍中,有30多万是80后、90后的普工。这批劳动力流动频繁,来的多,走的也多。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的频繁流动呢?小林和小丽的讲述或让读者窥其一二。

  工作强度高:经济危机后一个工人顶俩用

  在富士康厂内,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早上7时半进厂,晚上7时半出厂,中间有1个小时的午饭和休息时间,其中2个小时以加班算。小丽说,员工手册规定每工作2个小时就可以休息10分钟,但是很多时候都不能按规定休息,往往是除了中午休息1小时外,一天就只有10分钟的时间上洗手间。有的部门甚至长期要加班3个小时。

  小林告诉记者,经济危机之后,富士康为了压缩人力成本,普遍存在一个人要干两个人工作的现象,工友们上班觉得更累,一提起上班,整个人就没劲了。

  “上班真的很累,精神很紧张,既要赶进度,还要小心‘陷阱测试’。”提起在富士康的一年半的工厂生活,小丽依然感到当时压力很大。小丽说,进厂之后,工友相互之间不许讲话,不许打瞌睡,如果违反了就要扣绩效奖、向大家做检讨。“有的女孩子做检讨时声音小,就会挨骂,好多人都被骂到哭,最后还要所有工友在其检讨书上签名。”

  但是,最让普工们感受到精神压力的是所谓的“陷阱测试”,也就是管理人员故意在流水生产线上制造一点小错误,比如拿走一张小贴板,如果你没有发现,那你就要被处罚了。用时兴的一个新潮语言,就是“钓鱼式执法”。“线长和内部稽核员(管理人员)经常会在你全神贯注工作的时候,从你的桌子上拿走一个半成品,如果你没发现,那又要受处罚了。”

  等级森严:管理人员和工人缺沟通

  提到富士康的基层管理人员,两人都认为他们很凶,普工和基层管理人员之间普遍缺乏沟通。富士康员工的等级壁垒分明,最基层的普工叫作业员,然后就是全技员、线长、组长、课长、部长等等。

  小林说:“他们的主要管理方式还是骂,只管上班强度的安排,从来不关心普工的生活。”他认为,富士康目前还是一种很霸道很简单的管理方式,根本没有人性化可言。

  平时在宿舍住宿也是10个人一间房,因为流动性大,彼此部门又不同,所以相互间都不认识。小丽说,甚至在同一个班(工作单位)里,一起工作了三四个月的,彼此都不会认识,因为大家上班都是戴口罩的。

  刚请来法师作法 次日就有第八跳

  在连续发生员工跳楼事件之后,5月10日晚上11时,3位五台山高僧受富士康邀请抵达深圳做法事,祈求公司能够平静下来。不料就在第二日晚上,富士康又发生“第八跳”,一名女工在出租屋跳楼身亡。富士康方面昨日回应表示,该名女工姓祝,24岁,河南人,去年8月份入职,为一线作业员。

  经公司了解,祝某在事发期间一直处于休假状态,并由其远在河南老家赶至深圳的母亲陪同。公司从警方获知,由于跳楼事件原因涉及祝某诸多个人隐私,富士康方面基于对死者及家属的尊重,暂不发表评论。

  今年频发的员工跳楼自杀事件,让富士康更加关注员工的心理健康问题,并已经开始了一些心理干预的行为,但是对于拥有42万员工的厂区来说,这项工作仍然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就像富士康新闻发言人刘坤接受采访时所说:“你真的能触及到42万人每一个人的心灵吗?我们作为一个企业,没有本事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不知道‘第八跳’是由什么原因导致的。 ”

  富士康方面也坦承,富士康对产品高水准的要求以外,对待员工时,有一些管理措施显得刻板。此外富士康在员工心理危机干预上还需要进一步强化,因为心理疾病是会传染的。频发的员工跳楼事件已经不单单是企业的自身问题,而已经上升到社会问题,希望政府或是更多的社会机构能参与、关心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群策群力帮助年轻人走出心理困境,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相关:劳务工倾向通过网络进行心理咨询

  根据统计,深圳外来劳动者约占深圳总人口的6成,外来人口中8成是农民工。他们普遍收入低、工作时间长、心理压力大。来自医务人员的调研表明,劳务工存在心理问题的现象比较普遍,总体心理健康水平不太乐观,主要表现在有焦虑感明显、容易恐惧,且身体容易疲倦精神不振等。而在人际关系、抑郁、偏执等方面也容易出现问题。

  长期以来,深圳外来劳务工群体对心理健康知识需求较大,然而却一直未得到满足。根据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的调研结果,其中认为自己需要心理咨询的比例为41.9%,然而以前接受过心理咨询的仅占2.4%,这表明他们有很大的需求,但是心理健康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在使用的心理咨询方式中,更偏向于选择电话、网络,占到了近8成。

  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负责人表示,希望能够为富士康培养100名心理咨询师,通过基本培训,能帮他们解决基本问题。“我们也希望公司决策层能够意识到其重要性,具有更多的责任感,而不是推给社会,全部由政府买单”。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