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胡祖六:我对美元其实并不悲观

字号:T|T

每年春夏之际,在美国波士顿小巧精致的哈佛校园里,总会掀起一股小小的中国旋风。近日,在哈佛大学召开的哈佛中国评论2010年年会上,数十位中国的政界、商界领袖参加了金融、宏观经济、能源与环境、教育、艺术等多个论坛,与数千名留美中国精英,以及在哈佛等常青藤名校留学的中国学子们,对中国经济与产业等多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

前高盛中国副董事长、经济学家胡祖六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参加关于宏观经济的讨论,而是参予了金融行业关于中国PE/VC产业的讨论。会后,胡祖六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是否美元储备不是根本性话题

《21世纪》:对人民币汇率的浮动管理机制有何看法?或者有什么建议给外汇管理机构吗?

胡祖六:现在的浮动空间太小。应该说现在是只有管理,没有浮动空间。

《21世纪》:美元储备呢?多少美元储备才是一个合适的额度?

胡祖六:这个跟美元其实没有关系。因为中国的外汇储备高达2.4万亿美元,如果不放美元资产,那么还有什么其它资产可以放?还有什么货币有美元金融市场的深度、广度和流动性?

是否美元储备不是根本性的话题。根本是要不要这种大规模的积累储备?以前是强制结汇,现在强制结汇少了,但是外贸企业反而主动去结汇。因为对人民币的需求大于对外币的需求。所以,储备规模跟外汇机制还是有关系。决策当局要接受人民币汇率的升值。现在从外部流入的美元央行都需要回收,然后付出人民币,然后央行再去对冲。对冲是有成本的,央行票据去回收,也是有成本的。

对美元并不悲观

《21世纪》:您对美元怎么看?

胡祖六:我对美元其实并不悲观,这一点我跟很多中国学者、决策层意见不一样。这是周期性的东西,美国经历了经济危机后,对于美元的信心有动摇很正常。但是,美国经济正在回到基本面上。基本面上,美国经济比欧洲经济要强很多。欧洲经济的萎缩比美国要严重。欧洲还有很多结构上的问题,如人口老化、市场缺乏弹性等。其实,日本也是一样的。而最近两年欧元和日元都非常坚挺,你不觉得奇怪吗?其实,没有内在的逻辑和经济上的数据来支持美元很让人担心的说法。目前美国名义利率很低,但通胀也很低。日本在危机爆发后,政策没有调整好,所以会有失落的十年。美国是非常快的调整,提供流动性让市场能够起来,所以美国经济启动的速度很快。一年前美国通缩风险高一点,现在基本上已平衡过来了。通缩风险不太可能,通胀风险正在一点点的起来,不过还是在可控中的。

中国需要采取财政联盟主义

《21世纪》: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据说高达4.7万亿人民币,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美国有市政债券市场,相对透明一点。但是中国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是隐性的,这块会不会将来造成极大的问题?

胡祖六:中国这么大的国家,统一的财政其实是不太可能的。1991-1993年改革是财政太分散了,当时中央与地方是财政包干,地方财政钱多,中央财政需要与地方财政讨价还价。

现在则是太集中了。只有中央预算,地方没有预算权,没有税权,没有事权。中国需要采取财政联盟主义,我最近刚就这个话题写了一本书。

地方政府借债是无可避免的。因为中央政府给他们的任务实在是太多了,例如,九年义务制教育、环境、基础设施、再就业,都是事权,都是要花钱的。但是,地方政府没有税收的权利,所以只有依靠土地财政,有这个利益驱动去开发房地产。地方政府比如上海,应该有更大的权利,有地方独立的税收、独立的事权。当然中国也不能像欧盟一样。欧盟央行有很多事情是不会管的,那也是不行的。

地方财政需要有一定的自主权。否则,地方财政太紧,地方政府会想方设法去弄各种各样的城管公司或者去找银行去借款,因为地方政府目前还不能发债,借款就变成隐性债务了,不透明,也有风险。所以,还是要给地方财政一定的灵活性。

中国是幅员很大的经济体,而且发展水平差别太大——比如上海和青海,经济结构、收入来源千差万别。青海可能还在解决九年义务制教育,而上海很可能可以完成十二年义务教育。当然,现在中央政府也可以通用不同的政策,如对不发达地区有补贴等。但是,现在的一刀切太刚性了。

关键还是地方财政和中央财政的分配问题。1991-1993年的财政改革是非常成功的,但中国经济已经又发展了十多年,经济的结构已经变化了,时过境迁,现在的财政体系有些跟不上了。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