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一季度经济数据 > 正文

CPI涨幅放缓 专家称加息或延至三季度

字号:T|T

降价一年之后,康泉现在不得不绞尽脑汁说服客户接受涨价。

作为深圳一家电缆企业的国际事业部客户经理,康泉的理由是,“人工和原材料都在涨,今年以来公司的成本增加了20%。”金融危机过去,这家公司销售额不断回升,但春节后,1500多名返乡工人只回来了一半。在将工人平均月工资从1500元涨至2000元后,人总算招满了。

加薪被看做缓解用工荒的关键一招。从今年5月1日起,广东省将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提高21.1%。今年以来, 上海、山东、江苏等省市已上调了最低工资水平,调高幅度均在12%以上。人工成本的上升,公司会尽力消化一部分,但最终还是要通过产品转移出去。

最新统计显示,3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由上月的2.7%回落至2.4%,环比涨幅则从2月的环比增长1.2%,回落至3月的环比下降0.7%。加息在短期内显得不再迫切。研究人士分析,CPI的高峰可能出现在年末或明年。

螺旋式上升

“民工荒”是助推企业成本压力的一个方面。国际知名咨询公司韬睿惠悦近日发表报告预测,2010年中国市场整体平均加薪幅度将达7.9%,预备冻结薪酬的公司也从去年的37%骤减至5%。

危机过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高,企业的原材料成本也在跃升。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李晓超4月15日分析说,今年以来,工业品出厂价格和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自2009年12月由负转正并持续上涨。部分原材料价格涨幅更高,3月有色金属材料和电线类价格同比上涨32.8%,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25.6%。

李晓超援引国际组织的统计称,3月国际能源价格同比上涨53.1%,金属及矿产品价格上涨60.6%,农产品上涨18%,北海布伦特原油上涨69.2%。这些“加大了输入型通胀的压力”。

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达到 11.9%,CPI同比上涨2.2%,PPI同比上涨则达到5.2%。

渣打银行中国研究部主管王志浩向本刊记者表示,“春节后,农民工劳动力价格上涨了8%-12%,考虑到GDP近12%的增速,这很正常。”不过,劳动者工资上涨,可能会形成工资与物价螺旋式上升的一个循环,这可能要一两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由于CPI是个滞后指标,所以一旦出现,“想收回去就很难”。王志浩认为今年末或明年通胀更具风险。

据李晓超分析,在一季度CPI涨幅中,有近四分之三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拉动的。现在,这类因素仍可能扩大。西南地区的旱情是其中之一。尽管西南并不是中国粮食主产区,当前的旱灾对全国粮食价格影响不会很大,但相关因素仍不能盲目乐观。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兼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剑平即指出,“ 2010年出现歉收,靠粮食储备完全可以保证稳定,但是自然灾害不是一年,明年又接着来怎么办?”他预计,农产品是今年物价领涨的主要因素。

从去年冬至以来,全国生猪价格持续下跌。国家发改委4月上旬的统计显示,目前反映生猪盈利情况的猪粮比价已下降到5:1,显著低于6:1的生猪生产盈亏平衡点。如果出栏率持续下降,则未来一段时间或一年后,猪肉供应不足可能引发价格大幅反弹。

近期,一些城市房地产价格的快速上涨,更是部分印证了这种预期。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11.7%。海南省依然领跑,海口新建商品房价上涨64.8%、三亚涨57.5%,温州、金华和广州的涨幅也都超过20%。

房价的大幅上涨,隐含的动力正是居民对通胀的恐惧。对此,4月1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具体措施。

抉择十字路

中央政府决策会议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仍显谨慎,联系到3月通胀压力的缓和及央行此前启动3年期央票发行等举措,多数研究人士预计当前利率调整的可能性下降。

“若现在加息,更多是一个信号,即表明政府有意愿去控制通胀。”一位分析师这样认为。

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认为,一季度11.9%的经济增速,已远远超过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过去的经验的是,每当经济增速逼近甚至超过12%,通胀压力就会大幅度上升。

“今年通胀的压力可能相当大。”黄益平说,中国的通货膨胀、过剩流动性和过剩产能之间,存在均衡的协整关系。2009年流动性泛滥,但价格水平没有明显上涨,主要是因为过剩产能形成了将价格往下压的力量,抵消了流动性对价格往上的推力。但今年以来过剩产能已开始逐步消失,如果货币政策不及时调整,全年CPI就可能达到7.5%。

黄益平认为,货币政策调整已经水到渠成,而且最佳方案应该是利率和汇率双管齐下。“这一次其实也已经滞后了,不过现在还不算太晚。”

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判断,GDP增速下半年会回落。一方面去年基数较低,今年出口将由负转正;另一方面今年刺激政策会逐步退场,货币政策也会逐步收紧。积极和消极因素相抵,全年GDP增长应该在9%-10%之间。

外需的复苏充满不确定性。一季度全球经济好转,更多仍是基于补充库存造成的“假象”。“美国的消费率无法恢复到危机前水平,需求也会下降。因此,在完成补充库存后,今年三四季度,美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中国的外需也将重新下降,经济不会出现过热。”华而诚称。

4月15日,3个月期央票中标收益率已连续12期持稳于1.4088%。此外,央行对信贷的总量控制也初见效果。3月人民币各项贷款新增5107亿元,同比少增1.38万亿元。当季新增人民币贷款总额达到2.6万亿元,虽然略超过年初货币当局和监管部门节奏调控的指导意见,但较去年一季度月均1.6万亿元的增幅,目前月均投放量已回落近半。

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分析师石磊认为,从市场表现和央票发行利率上观察,短期内看不到加息的迹象。央行仍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回收流动性。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也称,决策层在利率工具使用上会相当慎重。他认为,今年的政策基调是收缩贷款,让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另外,在增长还有不确定的情况下,央行也不希望重演2008年的情况,货币政策短期出现较大反复。

由于预测年内的通胀压力不会很高,石磊判断,即使央行加息,总体幅度也不会很高,且更多是象征意义。“去年三季度货币增速最快,一般来说,从货币传导到CPI可能要一年的时间,因此届时通胀压力可能会增加比较明显。也就是说,如果央行要加息,时点会选择在三季度。而如果那时不加息,今年可能就不会再加息。”他称,当然,存款准备金率仍可能在上半年再上调。

部分经济学家提出,相比于当前货币政策的变动,激活新消费增长点对经济更为重要。

“其实利率调整,都是短期的问题。”华而诚称,政府应该将鼓励民间投资和开放服务业作为长期关注的焦点。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