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温州民间资本救赎:六成流向股市楼市

2010年04月17日09:52经济观察报陈周锡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月底,杭州下沙的保利东湾楼盘开盘,170余套房子引来1000多排队购房者,据反映,60%以上为温州人。一位杭州宋都集团营销负责人说,以前外地客户占杭州楼盘的百分之四五十,如今该比例上升至百分之六七十,主要以温州、台州、金华等地投资者为主。

由于缺少有效的对接平台,一直游离的温州民间资本犹如猛龙过江,在全国各地四处炒房、炒煤、炒矿等,不仅让温州民间资本毁誉参半,更使实体经济不断失血。一位温州经济研究官员称,只有30%的温州民间资金回归实体经济,而65%则流向了股市和楼市。

上千亿资金扎堆房地产,让温州经济承受巨大风险。然而,地方政府在引导上办法不多,一份温州市金融办报告称,30多年金融改革过程中,如何有效引导和管理民间融资的课题并未破题,虽然温州市政府率先在全国出台了管理文件,但在实际执行中显现出软化与无力。

政府引导乏力

中国首家私人钱庄主人、温州方兴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培林,至今对自然人不能办小额贷款公司耿耿于怀。

方培林说,国家规定自然人、企业法人和社会团体可申请办小额贷款公司,然而浙江省将申请者从自然人、企业法人和社会团体缩小为企业法人,并把企业净资产从500万元提高到5000万元。“地方政府在小额贷款公司准入门槛上层层加码,当初收编地下钱庄的美好愿望化为泡影。”

方培林说,将自然人排除在申请者范围之外,相当于把民间金融挡在门外。温州民间金融大部分以私人借贷、高利贷、合会、地下钱庄(即地下银行)等多种形式存在,大多依靠血缘、亲缘关系维系,圈子非常小,绝大部分没有注册成立公司。

“与其让民间金融偷偷摸摸,还不如让它光明正大地浮出水面。”方培林说。他认为,小额贷款公司不涉及公众存款,出了纠纷完全可按法律执行判决,但一些地方政府则视民间资本为洪水猛兽。

由于经营分散,使得资金供给双方信息不对称,在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同时,温州却有着充裕的民间资本。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之前温州中小企业对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寄予厚望,一年实践后发现,与之前期待的目标相差甚远,根本无法缓解中小企业资金难问题。一位温州银监部门人士说,温州小额贷款资金不过几十亿元,与六七千亿元民间资金的大盘子相比,显然作用不会太大。

温州发改委副研究员姜洪新说,金融渠道对民资吸纳其实只是杯水车薪,温州城商行几次增资,进入民资不过几十亿元;十几家小额贷款公司才调动28亿元民资,即便未来增资扩股,最多不到50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温州民间流动资本不断壮大,已从2000年的2000多亿元暴增至去年末的7500亿元。

方培林说,如今以小额贷款公司为例,山东、江苏甚至江西都比温州搞得好。

在这个背景下,上千亿温州民资在市场左冲右突就不足为奇。温州大学商学院常务副院长张一力说,温州不差钱,差的是平台和商业资本转变成产业资本的机制。如何改变民资分散、无序、非理性的流动局面,引导其进入主流渠道,同时有利于政府加强对民资监管、为我所用,温州在反思之余更应提供新思路和尝试。

民间奋起“自救”

在金融渠道不顺畅的情况下,温州试图通过民间力量引导规范民间资本。

今年温州两会期间,组建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该中心是国内首个“集聚民资、服务民企、民间运作”的服务平台,将于今年6月开始试运行,政府试图通过该平台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服务、社会事业等领域。

去年5月,温州经济建设规划院院长、市政协经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王钢递交了关于 “温州金融改革”的调研报告,首次建议成立针对温州民资的服务中心。该建议引起温州决策层的高度关注,批示有关方面进行研究。如今,该中心归口是温州市经贸委,责任单位则是温州市发改委,此外还有财政局、金融办、银监局等多个部门配合。

据介绍,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是由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联合温州经济师协会、温州市企业家协会发起的,以民间资本为运营主体的公益服务中心。届时,该中心将引入50余家国内外投融资机构及温州民间投融资机构的办事处、战略合作伙伴机构办事处、中介服务机构办事处等入驻,实现“资本与项目”的紧密对接。

“按照‘非禁即入’原则,让民间资本能更充分地享受投资政策,使其获得更多发展空间。”姜洪新说,该中心希望民间资本投向的领域包括新能源、生物医药、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建设、文化创意产业等,此外也可能涉及资源类投资,但“绝不考虑房地产”。

“温州民间资本到了反思出路的时候。”王钢认为,温州正处在产业调整升级的关键时期,一旦温州民间资本在一个平台集聚并接受政府引导,则会更加规范、理性、顺畅地进入各项目领域,有利于推进企业的重组兼并,促进中小企业专业化水平,从而加速温州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张一力说,温州民间资本灵活但缺乏统一调度,往往错失了很多真正的投资机会。去年,不少美国企业纷纷倒闭,正是外来资本低价收购的大好时机,他一位在美国做物流生意的朋友有心出手,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如果温州民资能集合参与收购,那利润空间非常可观。

区域金融中心

目前,金融业(不含证券)成为温州最赚钱行业,该市第二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去年该行业营业利润达122.89亿元。在当地金融发达、民间资本雄厚、投资意识超前情况下,当地政府也有意因势利导谋建“区域金融中心”。

温州市发改委副研究员姜洪新说,温州区域金融中心建设缺少一个主流渠道,之前有关构想虽然上报过中央,但始终未获批复。

据统计,目前温州拥有13万多家民营企业,企业数量、工业产值、外贸出口额等占全市的比重都在90%以上。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由于商业银行利润最大化的经营目标,尽管温州各级政府采取多种优惠扶持政策,但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2002年,温州被中国人民银行确定为全国惟一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曾被认为是该市引导民间资本的最佳时机。

据了解,当时试验区方案多处内容与民资有关,包括引进民资改造温州城市商业银行;通过推动商业银行产品、服务创新,将民资吸纳进正规金融渠道;组建中小企业投资(担保)公司等。温州市经济建设规划院院长王钢说,除了这些,真正在温州搞试点的改革机会基本没有。改革的结果反而是加强了银行业的控制,曾风生水起的民间金融逐渐沉寂。

一位知情人士说,当年时任央行行长的戴相龙来温州考察,允许温州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但在实际操作层面一直得不到相关主管部门的支持。温州经济建设规划院院长王钢说,如果当年试验区成功建立,庞大的温州民间资本也不至于到处流走,成为谈虎色变的热钱。

“我不看好金融业”,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说,金融业是中央严格控制的行业,即使上海都要听中央的,浙江要有大作为的机会不多。

据温州市银监局披露,目前温州正在建设村镇银行、农村资金互助社,以及未上市公司股权营运中心、温州股权投资基金、小额贷款公司与上市企业等,把民间地下资金“阳光化”,引导其进入国家金融管控体系。

[责任编辑:Jackx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