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吹响集结号 该动谁的奶酪

2010年04月15日08:24财经国家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是仅作原则性的规定,还是明确分行业、分领域具体内容?是囊括全社会的分配改革,还是局部调整性的改革?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孙雷 殷俊 范若虹

中国新一轮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吹响“集结号”。

4月1日,《求是》杂志发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长文《关于发展社会事业和改善民生的几个问题》,文章提出:“提高城乡居民收入和改革分配制度”,“当前,收入分配问题已经到了必须下大力气解决的时候。”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近日亦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国家发改委正在牵头制定完善《关于加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细则》(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有望年内出台。以该“意见”内容为牵引,收入分配改革将充分融入未来的“十二五”规划,并已被确认为“十二五”时期关键性任务之一。

据透露,这份“意见”酝酿6年,已经数易其稿,围绕如何实现公平分配,对包括起点干预政策体系(竞争环境和竞争能力)、过程干预政策体系(初次分配过程)和结果干预政策体系(再分配过程)等核心制度框架皆开展了深入调研和论证。

“意见”目前主要分歧在于,方案涵盖的方面、范围,是仅作原则性的规定,还是明确分行业、分领域具体内容?是囊括全社会的分配改革,还是局部调整性的改革?

2010年全国两会以来,围绕收入分配问题,热议之浪此起彼伏。人们关注的是,一份“意见”是否能够包打天下,化解全部有关收入分配的大命题?

怎样协调庞杂局面

早在2004年,有关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的调研工作便已启动,2006年,方案初步拟定,并一度进入征求意见阶段,政府决策层也一直在推进。

解决公平问题,构成新一轮收入分配改革的核心。“更加注重社会公平是今后我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主旋律。在当前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形势下,首要的目标是努力缓解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在此基础上,考虑逐步缩小收入差距。”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张本波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改革的目标年份瞄准了2020年。“本轮改革没有非常明确的时间表,但是中央提出2020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全面小康,在当中就隐含了国民收入分配的合理化前提。”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说。

十年,弹指一挥间。彼岸,是公平分配、全面小康、和谐社会的宏伟蓝图;此岸,是收入差距扩大趋势并没有得到真正遏制的现实。

据了解,此前酝酿的草案,涵盖范围很广,但多是概括性表述。“发改委作为‘意见’的牵头协调部门,拿出一个详细且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很难。”有知情人士说。

“因为牵涉到各个阶层,各个板块利益的调整,怎样兼顾社会公平正义?怎样和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结合起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各国都是这样,不管一次、二次分配,都是利益格局的变换。”国家发改委上述负责人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这是一个牵动全局的庞杂局面:居民、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利益协调;居民中,包括高中低收入人群,其中又包含有城乡间不同人群的关系;企业包括大中小型企业,大企业中又包括国有垄断型企业;政府方面,则又包括中央与地方间关系,不同层级地方政府间关系,不同区域地方政府间关系。

“这次改革的阻力非常复杂,这也是(‘意见’)协调这么多年的原因。”杨宜勇认为,收入分配改革这样大的命题,显然不能靠中央一份文件就迎刃而解,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需要具体落实,而不是纸上谈兵。

该动谁的奶酪

收入分配改革方向已明,如今推进的艰难,正源于上述诸多关系之间利益分配的难以协调,牵一发往往动全身。“意见”会将提供一整套改革思路、举措,但改革的每一步都势必牵涉到现有利益格局的重构,阻力无处不在。

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为例。国际上普遍统计,最低工资相当于平均工资的40%到50%,中国目前的是20%,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势在必行。

然而,这势必意味着企业成本增加,如果增长过快、短期增幅过大,就可能影响到企业投资信心,进而影响到就业。这就又要涉及到政府部门对企业如何减税让利,牵涉到政府部门财政收支的结构调整。

另一个改革方向,是采用集体协商谈判的方式增加工人谈判能力。这无疑提供了一个劳资双方博弈的平台,而平台设定合理与否,游戏规则是否公平有效,都将直接影响到谈判双方利益格局的平衡,影响到这一平台功能的发挥,需要谨慎有序推进。

“改革的最大阻力在于富人,在于高收入群体,还有垄断企业和一部分企业主。”杨宜勇说。

这是因为,多年来政府部门一直缺乏合理有效调节过高收入的手段,在事实上造成高收入群体相当低廉的纳税支出。而今后,随着个人所得税制改革、加强税源监控和税收征管、加强个人收入信息体系和个人信用体系建设、开征物业税,低廉的纳税支出将成为过去。

另一方面,温家宝总理在上述文章中明确提出,要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

具体内容包括,堵住国企改制、土地出让、矿产开发等领域的漏洞,深入治理商业贿赂。严厉打击走私贩私、偷税漏税、内幕交易、操纵股市、制假售假、骗贷骗汇等经济犯罪活动,切断违法违规收入渠道。加大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小金库”治理工作力度,并向社会团体和国有企业延伸。

同时,要推进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清理和规范工资外的各种津贴补贴、非货币性福利等。加强反腐倡廉建设,深化政务公开,严禁国家机关和教育、卫生等事业单位以及供水、供气、供电等企业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乱涨价,严厉查处官商勾结、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行为。要大力加强反腐倡廉制度建设,从源头上消除腐败行为滋生的土壤。

所有这些,都将意味着对盘根错节的旧有体制下灰色、黑色利益链的清理、切断与消除,阻力、难度可想而知。

[责任编辑:azurez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