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博鳌亚洲论坛 > 正文

樊纲:通过体制和收入分配解决中国消费太少

字号:T|T

图文: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发表演讲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腾讯网作为博鳌论坛白金赞助商和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对此次年会进行全程视频、图文直播。

在4月10日下午召开的“消费:亚洲经济的软肋”论坛上,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表示,消费问题是收入问题,是体制的问题,中国确实面临消费太少的问题,中国储蓄占领了52%,要解决这些不能光说消费,从体制和收入分配解决,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从经济学界开出的药方。希望下面在白岩松的主持下,进行一轮、一轮的深入问题讨论。

以下是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的发言实录:

樊纲:谢谢!我想首先这个问题先讲一点,今天大家好像在批判储蓄,消费低不好了,我想说说消费低、储蓄高的好处。亚洲国家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增长,中国在增长得益于我们的储蓄,我们的东西建得这么快,包括这个地方都是储蓄来的。这么快的增长跟储蓄都是有关的,而且在早期发展阶段,任何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美国、英国早期阶段储蓄率比较高,我们正在这个阶段。不能用发达国家高消费衡量我们的消费,如果储蓄高我们就消费不起来了,有些发达国家建不起基础设施,虽然是市场经济,但这些就是问题。

第二,不要忘记了,什么叫低碳?那天听一个节目,说低碳约会,我很便宜,没有花钱。天天教导我们,不能像美国那样高消费,亚洲人得低消费,否则碳排放太多了。这里面的矛盾值得我们注意。

第三,我们要看到亚洲、发展中国家叫做新兴市场国家,最近这几年的消费还是有很大的增长,而且就从这一次金融危机和走出危机、实现复苏的重要原因是新兴市场国家、新兴中产阶级的消费。而在今后看世界,主要的需求增长的源泉是新兴国家的新兴中产阶级的新兴消费需求。说句实在话,是去年中国的两样消费,一个是汽车,危机当中汽车增长46%,还有一个是旅游,危机当中增长了22%,其他国家别提了,其他国家比重比我们高,包括印度和巴西,所以不要说新兴国家的消费没有增长,还是在实现正增长。

第四,不多讲了,消费的问题不是消费的问题,我同意陈志武所讲的,消费问题是收入问题,是体制的问题,中国确实面临消费太少的问题,中国储蓄占领了52%,要解决这些不能光说消费,从体制和收入分配解决,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从经济学界开出的药方。希望下面在白岩松的主持下,进行一轮、一轮的深入问题讨论。

(博鳌论坛官方网站供腾讯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lin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