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博鳌亚洲论坛 > 正文

对话周文重:人民币汇率问题要由中国决定

字号:T|T

对话周文重:人民币汇率问题要由中国决定

博鳌亚洲论坛候任秘书长、原驻美大使周文重(右)

视频:博鳌亚洲论坛候任秘书长周文重接受专访视频:博鳌亚洲论坛候任秘书长周文重接受专访

4月9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绿色复苏: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腾讯网作为博鳌论坛白金赞助商和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对此次年会议程进行全程视频、图文直播。以下为博鳌亚洲论坛候任秘书长、原驻美大使周文重接受中国网和腾讯网联合访谈的文字实录。

实录内容:

各位网友好!我是嘉宾主持人罗绮萍,今天即将有一个新消息宣布——欢迎我们博鳌亚洲论坛候任秘书长、原驻美大使周文重先生光临我们访谈间。周大使,您好!您很快就会有一个新的平台,作为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5年前您出任驻美大使的时候定下两个目标,第一要访问美国50个州,第二,尽可能与联邦国会议员进行一对一面谈,您有没有对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五年规划做一点预算?

周文重:就任博鳌秘书长要到7月份,所以还有3个月,当然感谢龙永图秘书长推荐,也感谢理事长信任。我在美国做大使的情况,我说过要尽量访问美国50个州,但是实际上也还没有做到,有几个州没有去。美国有一句名言:“政治就在地方”,所以您得从地方做起。美国国会在美国政治当中起很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就是深入到各个州,从基层做起,当然我想其他大使这么做的,历任大使都是这么做的。只要跟他们多沟通,增加他们的了解,使他们对我们有一个比较全面客观的了解,都是会有好处的。关于博鳌的工作,我想我还要学习,当然有一条,我想可以借鉴在美国工作的经验,就是要很好地深入了解各个方面的需要,他们对这个论坛有什么期待?期望这个论坛今后更长一段时间里有什么发展?我下一阶段工作要尽快了解方方面面,包括我们国内,包括论坛理事会他们对理事会工作的想法和对博鳌论坛想法。

主持人:驻美大使工作期间,您积累了很深厚的人脉,在哪一块您觉得是自己的短板没有顾上?

周文重: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美大(北美大洋洲),应该说我所认识的关系人脉也主要在美大,亚洲国家我也去过一些地区,但是对亚洲的工作还不是那么了解,如果说有短板的话,恐怕这块是我的短板,我想前任的秘书长要向我们现任各位理事,特别是我们理事长,要在他们的指导下把工作做好。

主持人:龙永图秘书长原来是外经贸部部长,现在叫商务部了。您是周大使,来自外交部系统,这两个不同的职务对您们工作会造成什么影响?对博鳌论坛有什么不同?

周文重:我想是两方面,一方面我跟龙部长,他是我的学长,我们过去在英国念书的时候,也就认识了。多少年来我也很尊重他。他经贸方面是专才。我个人有一点经贸的背景,因为我是经贸大学毕业的,在英国期间也研究过这方面的问题,后来我回到国内后,就进入外交领域。我想现在的外交也不光是一个政治、安全问题,所涉及的是经济问题、包括金融问题也都会涉及到。所以我想外交不再单纯是一个政治问题,它涉及方方面面,所以我想我们要求,包括外交部对我们的要求,或者我们对我们部下的要求都是要尽量能够熟悉各个领域。这样才能够在国外能够更好的代表我们国家各个部门的利益。当然这个领域对我来讲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博鳌亚洲论坛原来就是亚洲为主体的,最近美国现任官员参与的越来越多,规格也越来越高,今年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霍尔迈茨参与。以后论坛跟美国方面的联动会怎么样呢?

周文重:一方面亚洲在世界的地位越来越提高,重要性越来越大。亚洲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所以引起各方面关注,这是客观的一个现实的一个反映,大家越来越重视亚洲的事务,亚洲人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另一方面,从博鳌论坛来说,它也有一个立足亚洲,面向世界的问题,如果您要关心亚洲的发展,您不能不关注世界,这是亚洲与世界联动的问题。博鳌十年了,应该说这个品牌做得很好,我想今后还是继续按照这个方向,立足亚洲,我想和世界的联系会越来越密切。

主持人:汇率问题中美之间还是有比较大的争议,所以现在比较高端的美国官员来到博鳌论坛,有人说是关注到这争议对亚洲的影响。

周文重:谈到汇率问题,美国官方一个是宣布推迟汇率报告发表,另一方面,美国一些高官也表示汇率问题还是要通过有关各方加强沟通,加强相互了解来妥善处理。严格来讲,汇率问题是中国自己的问题,由中国自己决定。按照温总理讲的三条原则进行处理。当然外国人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在这个事情上加强沟通,增进相互了解也是需要的。但是我觉得如果把汇率问题政治化向我们施加压力,这是不妥当的。我是希望美国人能意识到这一点。今天保尔森讲的很好,他说要让美国人了解出口对美国人很重要,进口对美国人也很重要。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中国产品便宜主要是因为我们人工便宜,而不是因为汇率低,但是为什么最近我们还是听到美国方方面面的声音?

周文重:美国金融危机后,很多地方的失业率很高,特别是传统工业的一些地方,中西部或者中北部失业率非常高,而且长期居高不下,加强行业外包,会造成产业空心化。这个对美国来讲是一个结构调整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贸易问题,不能把竞争力下降转变为一个贸易问题。如果这样的话,它解决不了。很多产品不可能再重新恢复生产,因为它的成本很高。我看任何企业也不会用这样高的成本在美国国内生产这些消费品,换句话说,即使中国不向他出口,他也要从别的国家进口,可能更贵。但是在一个政治化气氛当中,有的时候就不太愿意讲真话。

主持人:我们国家或者透过博鳌亚洲论坛可以发出什么声音让他们知道这个信息?

周文重:明天专门有一场会议是关于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吴作栋前总理还要参与讲话,大家比较一致看法,都是认为贸易保护主义没有好处,大家都会受到损失、被伤害。

主持人:关于中美之间角力的另一个议题是气候变化,对环境影响的问题是博鳌一直关注的,也是中美之间两方面互相有压力的问题,周大使怎么看?

周文重:气候变化中国在这方面还是做了很大努力。首先京都议定书框架公约都很明确规定,发达国家有一定责任。毕竟发展中国家发展比较低,工业化历史比较短,所以不应该跟发达国家一样对待。这都是经过京都议定书以及联合国气候框架确认。发展中国家也应该自主做出努力减少排放,中国已经这样做了,温总理去哥本哈根开会之前就做了这样宣布,在2005年基础上单位GDP排放减少45%。应该说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下一步还是要面对现实,尊重京都议定书、联合国框架规约有关规定。

主持人:今年的主题复苏与绿色,有人认为两者之间是矛盾的,要绿色就要减少发展,更多投入。

周文重:不一定,绿色复苏只是在复苏过程中尽量保护环境,提高能效,减少排放。减少排放,增加能效这和经济发展不矛盾。

主持人:短期可能要加大投入?

周文重:短期有一点投入,现在各方都很注意科研、研发,中国也好,美国也好,都很注意这方面研发,只要足够资金投入进去,各方面可以足够的重视,应该说还是会有发展。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绿色和发展不应该是矛盾。

主持人:我们国家可能在这块有一点优势,因为我们国家财政投入了效率比美国因为要经过经过很多沟通,可能比较快一点,中国可能比美国做得更好?

周文重:现在实际上我们在太阳能、风能设备生产方面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从数量来看。电网改造,我想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换句话说,绿色跟发展是一致的。因为如果您的发展本身不是绿色,您是不可持续,您要使发展可持续,就必须走绿色道路。

主持人:我们要请教周大使的话题非常多,但时间有限,我们争取在以后在博鳌亚洲论坛再向周大使请教,谢谢!

[责任编辑:Jackx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