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专题 > 合作专题 > 新国大管院峰会 > 正文

新国大管院华南峰会互动环节

2010年03月30日16:53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国大管理学院2010华南交流会把脉珠三角经济

峰会现场(从左到右依次是:佛山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龙建刚、新国大管理学院院长杨贤、广东雪莱特董事长柴国生、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国际业务部中国华南署国际业务区域署长饶忠明)

腾讯财经讯 3月20日,新加坡国立大学管理学院2010华南峰会在佛山市拉开序幕。论坛主题为“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中的中国”,腾讯财经将独家图文报道。

以下为论坛互动环节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龙建刚先生,佛山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各位好,前两天到北京采访全国两会,也是在讨论像杨院长所说的中国经济,温家宝总理把2009年说是中国最困难的一年,把今年2010年作为中国最复杂的一年,杨教授在演讲中也谈到这个问题,中国面临的近期、中期和长期的一些困难和挑战,但是希望依然在我们眼前,最近几天,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和美国的关于汇率问题的口水大战,130多名美国议员联名署名要美国对中国施压,中国的民意、中国政府的表态也没有松口,中国的网上民意群情激愤,要和美国血战到底,那么现在关注中美的汇率大战里面怎么样演绎,中国会不会退让,这些大家都非常关注,所以我第一个问题想问我们杨院长,对这场大战,看起来一触即发,你的预测会有什么样一种结果,双方会达成一种妥协,或者会不会爆发贸易大战,你作为经济学家怎么来看这个问题,谢谢。

杨贤院长: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不会做预测,一预测10个错20个。我觉得也许我是偏袒了,我是中国人,有几个观点,第一个,中国的汇率要低是变成中国进口美国通货膨胀,对中国说起是很有好处的。第二,我觉得美国应该要考虑一下中国的立场,世界经济危机表面是复苏了,但是困难重重,都觉得是因为中国在利用人力平衡了环境继续成长,如果中国有什么大的变动,整个世界都会受伤,随便的调整还是不容易,汇率一升的时候也许有不少中国的居民受到影响,会不会产生很多不同的困难,我问美国你们愿意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动荡呢?你们看到中国的动荡的时候就急,这是一个进退两难全球性的问题,不是或者说美国的问题,也不是中国的问题,中国需要调整内部,但中国的能发展到现在,除了内部风险的问题,但是美国不能把汇率作为一个借口,就是说你不来买我的汇率,我就没有经济危机了,这样就讲不过去了。第二个问题,不能仗着一个保护主义的借口,希望是能够增强我们内部的市场,毕竟大家还是希望多多加强理解,甚至于未来较于往年还是会有很多很多这样的通病,我希望我们挨到这几年,不会有太大的冲突。

嘉宾:饶忠明先生(BBA 1995),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国际业务部中国华南署国际业 务(中国华南)区域署长

新加坡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华人是后来基本上大部分是从南方的,广东省、福建省移民过去的,像我老家就是在广东,我是客家人。从文化习俗来说的话,新加坡的华人现在都还比较传统,我们对于华人的节日,像农历春节,还有其他的节日都会庆祝,包括拜祖先这些,在新加坡都很盛行的,庙宇这方面都很盛行,那为什么在很多方面,很多中国同胞一直对我们很稀世呢?这个原因我个人认为有一部分是归功于在英国100多年的统治下。因为在中国的统治下,基本上我们都引进了所有西方的做事、政府、教育这些领域,所以在新加坡,虽然我们都是华人,包括你说像印度人跟马来西亚人,他们都属于东方人,可是做事的模式,还有政府结构的模式基本上是西方的。包括在国内也很盛行的公司治理这一块,也基本上以国际、以西方的标准,融入一些东方的色彩为主。所以总的来说,新加坡是一个东西方的交汇点,我们在思想方面,大背景方面是东方人,做事的模式、执行的模式、政府的模式还是以西方为主。我也不敢说东西合璧是最好的,可是我们在40多年来,现代新加坡的独立,我们从一个可以说比第三世界国家还落后的地方,成为今天在亚洲的稍微有一点经济成就的地方,我认为东西的结合是作出了很大的作用,谢谢。

主持人:好,现在解开谜团,新加坡做人很中国,做事很西方,大约就是这种样子,说到评价新加坡,可能我们杨院长是权威人士,在香港生活了21年,到美国和加拿大生活了33年,主要接受知识培训都在美国完成的工作,而且和美国人打了30年交道,又来到了新加坡,新加坡应该是在你的人生中目前居住最短的一个地方,那么你来评价新加坡,从一个白人社会里面来到一个华人社会里面,你怎么看新加坡?

杨院长:我觉得新加坡是一个奇迹,是从一个亚洲算是比较穷的、落后的,应该说在英国的时候比菲律宾还要低,但是到现在,他今天讲得很清晰,有一个成就,我想成就也不小,是一个发达国家的行业领头人。比如说新加坡现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让新加坡人活得更活,更有创作性,怎么让新加坡人成为一个从前的替行业运作的人变成一个行业的领导人,就是新加坡的挑战。

主持人:说到中国,全世界都在说它在崛起,确实改变了世界的地缘和经济的格局,那么说到中国也是有很多争论不休的,我们经常看报纸,有时候看到让人高兴,有时候看到让人气丧,有时候有的学者说中国是强大了,真的是强大,崛起了,而且形成模式了,也有人说中国不是强大而是肥大,所以有我们汪洋书记说,要把肥肉变成肌肉,就像我们像南海这种地方,我们广东这种地方,要变肌肉,从你们新加坡的两位学者,对广东对南海有什么一种建议?真正变得强大,在一个经济场上能够不被人家打倒,像这种最重要的地方是在哪里?请你们两位对南海练肌肉怎么练法提个建议。

杨院长:因为我是南海人,所以我对南海特别有感情,南海有一个东西我觉得很厉害,挺有创业的精神,南海人创业、还有工作,我觉得有这个基本的创业和工作的精神,我觉得就可以从肥肉变成肌肉,刚才由俞区长讲的,她说南海人特殊的人物,康有为,你看这个书生跑去说要搞百日维新,有勇气,詹天佑也很出名,很多工程师都说做不了,价格又调得很高,他说我去干,我就做得出来,所以詹天佑就修了青藏铁路,有勇气有创业精神,敢作敢为,我觉得就是南海过去先行的模范,我很佩服。

饶忠明:主持人的问题都很难回答,我本身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什么专家,我就简单的从一个老百姓,我个人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不管是南海或者是新加坡或者是怎么样,你刚才提到比喻非常好,比如你要成为一个拳手,你要把你的全身的所谓这些肥肉怎么成为肌肉,自己怎么成为一个很有战斗力,很强的一个拳手,我没有看过什么拳手的电影,基本上按我自己的想法,首先你要练肌肉,你要练什么肌肉,你是要练手臂、腿或者其他方面的肌肉?转到一个区或者一个市或者一个地方来说的话,你自己的定位是什么?你想成为什么?你在中长期的定位是什么?你想把自己发展成什么?这是一点。

第二、你的培训的方案,你要怎么样去培训自己,你应该怎么做?那培训这一块你就要找到一个好的老师也很重要。

第三、心态方面,因为培训是很辛苦的,你要把肥肉都转成肌肉这不是很容易的,是有痛苦的,所以你的心态 思维是怎么样?你熬得住吗?是很痛苦的,比如说我们大家都知道经济转型,产业提升是会带来一定的痛苦的,为什么呢?因为假如我们把那些高污染、高人力,高什么,三高的企业都清走的话,就导致地方还有老百姓有一个困扰,所以这是很痛苦的。

第四、你在培训成为一个拳手的时候,你要把肥肉转成肌肉的时候,你的饮食方面也要注意,你不可以再乱吃薯条,或者高热量的食品,所以你吃什么也很重要。所以转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你要吸引怎么样的投资,你要吸引怎么样的产业,用这些引导你走到下个台阶,这么一个概念,我简单的说到这,谢谢。

杨院长:我想到今天早上跟李书记讲的话,你刚才讲的其实就是怎么样让南海变得更有竞争力,我觉得有一个东西很重要,跟某些人讲的可能是不配合的,要怎么样减少肥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案,最要紧的是你自己的训练,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训练,因为中国还是一个政府主导的经济体系,政府怎么样运作,让这个市场有足够的透明的竞争,良性的竞争,到那个时候大概就不会有肥肉。

主持人:谢谢,刚才这两位新加坡来的客人也是对练肌肉做了很多建议,我们蔡总这么多年来,他和他的企业都在练肌肉,练得很苦也练得很有成效,你在练肌的过程中你的感受是什么?

柴总:我从企业的角度,我觉得企业练肌肉,我的感受是三点。第一点、合适的人才,企业从创业到发展到壮大,是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人才,民营企业在规模比较小的时候,或者产品比较单一的时候,老板自己亲历亲为,带几个人就可以把事情做完了,但当你发展以后就不行了,等到你更加壮大,比方说你要走向国际化,你要做更多的东西,那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那你要吸收更多的人才进来,所以不同的阶段运用不同的人才,这个非常重要。

第二点、我是针对本土的草根企业,因为我们广东很多企业既没有外资背景,也没有什么外边的人才,都是靠自己起来的,这个过程里面,每一个企业成功都有它必然的东西,有它很优秀的东西,但是当企业要跨过一个台阶,走向比较规模的时候,公司治理非常重要。以前靠人管,怎么变成一个制度一个机制来管理,这就非常重要了,所以有时候非常多的企业家,发展了几十年以后,60岁,有的甚至70岁了,我有一个朋友搞这个产品73岁了,儿子不怎么样,继续掌握在他手上,规模也做得很大,他最痛苦睡不着觉就是,万一他哪一天躺在床上起不来怎么办?他找不到解药,如果叫他交给职业经理他也不放心,那么这个问题除了他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员,我认为公司的制度和机制没有完善,不足以用制度和机制进行管理。所以练肌肉要练这个,要把它做好。第三、要有创新能力,我理解的创新就是技术创新只是一个部分,管理的创新,惟有通过创新来改变企业的运作效力,刚才院长也讲了,很多企业效力不高,说是练内功练得不好,所以我个人觉得比较主要是这三个方面,当然还有其他因素,当这三个方面做好了,企业的主要的肌肉就会练好,否则也是白练。

其实我是搞了18年企业,国营企业不算,我自己办企业,没有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儿子,一个企业就是自己的儿子。企业家们其实走到一定的阶段以后,也会疲倦,也会失去方向感,面对着非常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非常复杂的人事关系也会丧失信心,特别是很多传统产业,量比较大的产业,当技术一进步以后,或者社会结构发生变化以后,随之而来的排山倒海的调整,其实对很多企业家来讲是没办法去应付的,因为他不知道应付的门,我90年代创办企业的时候,我感觉到那时候做什么都容易,做什么都赚钱,后来很多企业就起不来,至于到2000年以后,管理跟知识是占有非常重要的成就了,如果你不能够很好的去规划企业,管理企业的话,你的利润就下降,特别是我们很多传统企业并不需要技术的创新,他就是连着大规模的生产,迅速的低价销售就完了,而现在社会发生变化以后确实很难适应。我认为确实很多企业家没做好这样的准备,也存在这样的问题,确实需要好好的练肌肉,包括我本人在内。

[责任编辑:viol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