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民间资本等待全面激活 垄断行业改革亟待加力

2010年03月26日02:26经济参考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中国经济最复杂的2010年,民间资本能够接过中央投资的“接力棒”吗?

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引导民间资本的四项措施。虽然这些措施并没有超出此前的“非公36条”,但坊间对于民间投资的重新启动仍寄予厚望,称之为非公“新36条”。

25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在重庆举行的2010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透露,今年国家将从消除制约民间投资的制度性障碍、继续推动国有资本战略性调整、完善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政策等方面入手,着力拓展非公经济发展的市场空间。他强调,要把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与国有企业改革、垄断行业改革结合起来,进一步增强市场主体活力。

民间资本再逢上阵良机垄断行业改革亟待加力

聚焦1民间投资等待全面激活

对于此次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全国工商联研究室主任陈永杰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这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的一件大事,更是民间投资发展中的一件特大事。”

陈永杰称,此次的“新36条”,针对性和力度都特别强。“新36条”为民间投资开放了6个准入领域,16个方面的具体行业。而且针对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些具体问题,作出了针对性的指导。比如强调“推动民营企业加强自主创新和转型升级。”当前我国约有1000万家企业,其中750万家是私营企业。民营企业如果不转型,中国经济转型就是一句空话。

2009年,中国经济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成功企稳回升。那么,国务院为何在此时重新强调要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呢?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胡迟认为,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民营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建设的重要力量。从2005年的“非公36条”以及国家发改委近期有可能公布的鼓励民间投资的意见等可以看出,国家对中小企业以及民营企业的发展越来越重视。

“政府之所以重提民间投资,一方面是着眼于经济持续、有活力地发展,因为只有民营企业活力得以恢复,才能说明我国经济真正的复苏;另一方面也是着眼于就业目标的保证,民营企业解决了我国2/3以上的就业,是当之无愧的就业主力军。”胡迟说。

对此,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经济形势研究室副主任樊彩跃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其实中央一直都很重视民间投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政府推出了4万亿元投资,在2009年“保八”的战役中,中央投资扮演了主导性的作用。

“中央投资主导的增长方式是难以持续的,为了让中国经济增长具备内生力量,民间投资必须接过中央投资的接力棒;同时,4万亿元投资最终会有退出的一天,只有民间投资的跟进,中国经济才有望迎来新一轮增长。”樊彩跃说。

聚焦2民营企业面临“弹簧门”困境

市场准入问题恐怕是当前阻碍民营经济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问题之一。

胡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市场准入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2005年的“非公36条”已经提出要降低垄断领域的准入门槛,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却面临很多阻力。一方面是体制配套文件不足,政府的执行方面还存在问题,另一方面是各界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或多或少存在歧视。

不过,现在的市场准入问题与10年前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已经不再是政府在许多领域设置高压线,不让民间资本进入,而是所谓的“弹簧门”问题。在部分行业中,由于各方面的配套改革跟不上,民营企业虽然一开始进入了这些行业,但是最终不得不在竞争中被淘汰出来。

比如说石油行业。石油行业目前初步形成上游勘探、开采权以及中游炼油加工能力高度集中,下游的分销环节放开的市场组织格局。但由于石油行业实行严格的市场准入政策,所以整个行业的市场竞争很不充分,民营油企的发展举步维艰。以分销环节来看,目前国内成品油批发企业有2000多家,基本由中石油和中石化控股或挂靠。零售环节虽然呈国有、民营、外资共同竞争的局面,但近10万家加油站,两大集团所属的加油站大约占50%左右,其成品油销售量约占全部销量的70%以上。

再比如民航领域。2004年,时任民航总局局长的杨元元宣布对民资开放航空业,“用鲶鱼效应,搞活行业,提升效率。”随后的2005年,中国航空业放宽了市场准入,注册资本金只需8000万就可以成立航空公司。于是,当年成了民营航空的起飞之年。中国民营航空公司开始先后成立。截至2006年10月,共有14家民营航空公司拿到了民航总局准生证。

然而,“国家对于民航业的产业政策有着明显的倾斜性,政策滞后和不公已经成为了民营航空目前发展面临的最大障碍。”中投顾问流通行业研究员黎雪荣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这种滞后和不公存在于多个方面:

首先是航线审批。一些热门航线早已被三大国有航空垄断,民营航空根本申请不到,国际航线更是高不可攀,如民航局59号令明文规定:安全飞行满3年,才有资格申请。其次是融资问题。受金融危机冲击,民航业全行业亏损。然而国有三大航空纷纷获得了政府的直接注资,民营航空却只能通过开源节流苦苦支撑,而且一旦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没有按时还款,就会被制裁、被停航。另外,由于民营航空注册资本低,机队规模小,股权结构分散,也难以获得银行的信用贷款。在多方面因素的作用下,民营航空不是破产就是被并购。到目前为止,仅剩奥凯、春秋、吉祥,华夏四家还在正常运营。

聚焦3垄断行业改革须大力推进

早在2005年,国务院就推出“非公36条”,并部分开放垄断领域,但值得注意的是,民间资本在这些垄断领域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专家指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垄断行业的改革没有同步跟进。

“就扩大民间投资而言,进一步开放垄断领域,破除垄断行业的种种壁垒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虽然垄断行业的进入门槛在降低,但是由于垄断企业过于强大,民间资本的发展难有大的起色,为此,大力推进垄断行业改革是唯一的途径。”樊彩跃说。

樊彩跃表示,国务院的精神关键在于落实,下一步,应尽快把改革和清理制约民间投资增长的体制性和政策性障碍作为宏观调控的一项至关重要的内容,尤其是垄断行业改革,比如说铁路行业,全面激活民间投资。

民间投资的启动离不开民营经济的大发展,那么,如何促进民营经济更好的发展?陈永杰认为,当前十分重大的问题是要确定国营经济和民营经济各自的功能定位和发挥作用的领导范围问题。

他说,当前民营经济发展存在着诸多困难,其中一个就是人们的观念,特别是政府部门人员的观念问题,一些部门总是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对民营企业不放心;它直接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行业准入问题,所谓的“玻璃门”,看得见进不去;所谓的“弹簧门”,进去了最终还要被弹出来。归结为一点,在相当大程度上是政府部门对国营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定位不够明确所致。

陈永杰指出,前一段时间社会讨论国进民退问题,实际上也是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在讨论的国有企业的职能定位和作用领域范围问题。现在,民营经济已经在国民经济的占比中超过一半,这是既成事实,所以人们的观念、经济的理论、国家的方针都应根据新的形势变化作出适时调整。

另外,陈永杰还认为,可以对民营经济开放更多的领域。他说,现在,民营经济在金融、电信、电力、石油、铁矿石、部分有色金属以及新闻出版等行业,还很难进入,希望今后能有所改变。在这些领域,建议一方面让民间资本更多地参股现有国有企业;另一方面,国有企业也可以让出一部分空间让民营企业加入竞争,独立经营。

[责任编辑:Jackx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