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正文

股指期货对冲风险 股市暴涨暴跌成为历史

2010年03月18日16:19腾讯财经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期货双向交易保证金制度下风险可控

闫淦智:刚才你也说过,营业部是属于市场一线的,对市场也比较了解。当大家投资股指期货的时候,甚至是做期货的时候,我觉得最大的风险是没有知识。没有知识,与此同时进一步不会有相应的技能,他的理念,它的技能跟股指期货或者说投资期货该去盈利这个目标差的很远,有的时候背道而驰。

闫淦智:比如说有个客户刚进来做期货,怎么买和卖,获利方式都不知道,就大批量买卖了,赚的钱不知道怎么赚的,亏的更不知道怎么亏的。另外我一直倡导专业化投资,你足够专业了相对来说风险也就越来越小了。比如说你是练武术的,是耍刀的,对这个刀性非常了解,你伤着自己可能性就比较小,相对来说你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可能还拿手指头摸刀刃,这个结果可想而知。

闫淦智:最大的风险就是大家不了解它,一旦了解它了,从保证金来讲期货大于股票,因为是杠杆交易,如果T+0来讲,股票可能出不去了,期货可能后一秒钟就跑了,从时间来讲比股票更加可控,如果有足够专业的话风险是可控的。

主持人:这个比看错方向风险更大。

闫淦智:可控也就意味着可承受。

主持人:得懂,懂了风险就小了。

闫淦智:必须得懂,期货这个理财工具对于股票、债券,甚至房地产,去比较,它具有非常非常强的专业性。比如说我是60岁老太太,只要知道股票操作怎么买,知道我买的是中国平安,中国平安可以获益,我就可以赚钱,很好理解。但是期货技巧性很强,你虽然买了,但存在资金管理问题,今天进去和后两天进去结果可能就不一样,有杠杆作用在里面。所以要走专业化投资道路,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李总也是来自市场一线,其实我们期货市场上很多投资者亏损面还是非常非常的宽,在商品期货市场上,如果您以一个从业者或者是资深市场人士,给我们网友或者我们投资者一个建议,参加股指期货的一个建议,您会怎么样来描述这个市场?您会怎么样来描述这个市场?就是说怎么玩儿,起码怎么样能够少赔一点,怎么样能够多赚一点。这个问题可能比较空,提几点体会比较深的。

李海虹:首先第一点我非常同意闫总说的,要有知识,要了解,要理解。第二点不要恐惧,所有客户来一听说期货,就是期货风险太大了,其实真正在期货双向交易保证金制度状态下风险是可控的,其实相比来说,我认为不一定比股票风险大很多,尤其是股指期货上市以后,股指期货上市了对普通投资者其实有三个比较好的地方:首先第一个他自己手上有股票的时候,可以利用股指期货对冲,锁定他的盈利。

李海虹:第二,可以在有限资金,比如说我对沪深300整个大盘是有一个判断,是涨的,但这时候不知道选某一个个股的时候,其实可以用股指期货这种有限的资金来买一揽子股票计划。还有一个,现在股票市场里面有很多是限制性流通的股份,当你这时候手上有这样的股票的时候,可以拿股指期货来作为你的一个套利工具,这样来做。

李海虹:对于普通投资者我觉得是这样,我刚才提到有一个误区,就是说现在很多来做股指期货的人,很多做股票市场的客户来告诉我们说,我们就是来做股指期货的,我不做商品期货,我觉得这可能是有误区的。

李海虹:其实不管是什么样,股指期货本身是期货,你可以用商品期货,当然刚开始我们可以让他做仿真,然后你可以用商品期货来真正熟悉期货的品行、脾性,保证金什么样,特别是双向交易什么样,现在很多客户对于双向交易一直不理解,特别是还有对锁仓,这些基本概念他根本不清楚,这些基本概念搞明白了以后,再对期货市场风险充分理解了,再参加培训,我觉得对期货的风险应该是可控的。

主持人:上次方老师说,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讲,以套保来讲期货是没有风险的,他说反而对于很多散户投资者来讲是个机会。周总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就是股指期货市场出来以后对我们机构,对大户,对散户,这三类投资者他们各面临什么样的机会?

周雷:这三个不同的群体他们在这个市场上有不同的需求,机构可能以套期保值为目的进到这个市场来,跟现货市场中整个资产数额相匹配的进行操作。大户可能有一部分套期保值需求,有一部分投机获益价差需求,散户更多是获得价差的需求。

周雷:所以这三类需求是不一样的。还是回到中金所风险控制规则出来以后,从制度上保证了你操作这个市场,或者单一个机构想控制这个市场难度是非常非常大的。在这个市场中只要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想那么多,比如谁谁谁会操纵市场,谁谁谁会把市场搞乱,这么想真的是杞人忧天。

主持人:讲到操纵是,上次方泉老师提出一个观点,昨天也跟一些媒体沟通了这个事,说这个市场散户也好,大户也好,我们老是讲江浙一带中大户他们其实很难操纵市场,真正做到操纵市场的,他举了一个例子可能是保险基金,他们有大量基金,像公募基金他们有很多,一赎回,期指市场上先放了空单就大量基金赎回,把现金赎回来,可能会导致市场的震荡。这种分析和逻辑性怎么看呢?

周雷:理论上来说这种肯定存在,比如同时操纵股票市场,又操纵期货市场。在期货市场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必须要有对手,我卖的时候必须有一个买的市场才能成交。广大中小投资者看不懂的时候可以离场,不跟它玩了,不做它的对手这个风险就不是你的,你觉得这个市场有操纵,你可以退出来,机构对机构的话就谈不上谁操纵了。

闫淦智:还有市场容量和市场修正机制这两个概念。方泉老师说保险基金用股票基金现货,包括有大量的钱,比如QFII的钱,国外的钱进来又是一个比较概念了,如果市场容量够大的话,操纵可能性越来越小。第二有市场修正的概念,比如期限价差达到一定的时候,操作过程中肯定有一个偏离值差在里面,有大量基金盯着它,它犯错误的时候马上有人修正它,这样的话操纵可能性更小。

闫淦智:现在角度来讲,无论是监管机构还是投资者,咱们打个比喻,如果未来三年股指期货是个大海的话,现在国家先给你修一个游泳池,高度不超过咱们身高,你进去淹不死,让你慢慢熟悉,包括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以及国家监管体制,大家慢慢学习,有经验了有积累了,再慢慢游向河和海,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市场容量和金融工具一步一步的出现,最终让我们这个风险变成一种可控的,大家设计一个产品,可以让风险变成可控的,这个就是一步一步的健全,像市场操纵这些现象慢慢的就会越来越少。

主持人:对于期货从业者来讲,不管现在开出来暂时是什么样的,重要的是已经开了。我刚才听到三位讲的,对现状还是比较坦然的,虽然开的比较少,或者是限制的比较的,没关系,我看三位都比较坦然。到底我们期货公司,证券公司,对于中金所这样的规定有没有怨言?作为媒体想听各方的声音,我刚才听完了,大家还是比较坦然。

下一页:优秀的期货公司应协助做好投资者教育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