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中美持续博弈人民币汇率 汇率改革考验高层智慧

2010年03月15日01:34上海证券报石贝贝我要评论(0)
字号:T|T

热钱流入应防范

上海证券报:如何看待中国经济“扩内需、调结构”的努力,与“出口持续上升、大量贸易顺差”之间的冲突?同时,2010年是否会出现大量海外“热钱”涌入中国内地的情形?

汤敏:市场热议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关系着热钱,在目前的形势下,人民币汇率一动,市场将会产生预期,认为它将会继续升值,这就会产生更多的热钱。当然我们可以阻止一部分,但是实践证明,它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定要非常谨慎。

沈明高:从国外角度来看:目前美国国内就此问题的焦点集中于人民币与美元挂钩之上,而对于两者一旦脱钩之后,人民币需要升值多少、速度多快等仍有不确定性,但升值与否是关键。而从国内角度来说:如果人民币升值过快,国内经济复苏就会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而且人民币升值过快,会扰乱市场预期,影响中国出口企业等。

如果人民币采取渐进升值方式,会给出口企业、市场形成稳定预期,一方面能够帮助出口企业来判断是继续经营出口,还是调整份额、方向,或者采取其他措施;另外一方面,人民币升值本身并不能解决外贸顺差、经济结构不平衡等问题,但人民币升值会增加国内经济结构调整的压力,甚至有可能成为国内经济结构调整的动力,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人民币升值还是有它的必要性。

此外,人民币升值与否,会影响流入中国内地热钱的数量。另一方面,市场预期很重要,如果人民币升值之后政府并未给出任何信号,那么市场可能预期人民币以后会升值更多,进而造成更多热钱流入。换而言之,如果人民币与美元实现脱钩,且政府同时向市场传递人民币升值只能是渐进的清晰信号,其效果会大不相同,热钱流入量也会相较于“一次性升值3%-5%”的预期下少很多。

在中国经济体实现从小到大的发展阶段,我们要防范热钱短期内涌入过快,另一方面,也需要对它进行规范、建立起一些机制,以稳定资金流动,使之能够有利于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长期发展。

贝哲民:我认为2010年热钱将继续流入中国。然而,市场认为人民币被低估幅度在10%—30%之间。因此,无论中国人民银行选择“人民币升值”与否,其结果都将是相同的,即:增加资本流入。在理论上而言,为遏制资本流入,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不得不将人民币“升值”20%左右。但是,由于这将对出口部门造成巨大打击,因此,上述方式是根本不可能使用的。

我认为,未来一段时间,或许5年左右,即便资本账户盈余仍保持高位,中国国内需求也将增加。中国不可能在一夕之间完成经济结构调整。这也意味着,未来5年,政策制定者将面临非常具挑战性的经济改革。

人民币国际化怎么走?

上海证券报:近些年来,中国外汇储备迅速扩大,进而引发外储投资多元化等问题。当然,放慢外储积累、或者减少外汇储备是解决方案之一,然而这可能也意味着中国需要实现人民币升值。您怎么看待中国这个“两难处境”,如何突破它?

汤敏:这个观点在理论上而言是对的,但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它可能会造成更大的问题。因为市场是会就此进行炒作的,连美国、英国、欧洲都顶不住,我们凭什么能够顶得住。国际热钱的威力是非常大的,热钱的大进大出必然会对一国经济造成沉重打击,所谓放开就是要让热钱大进大出,我觉得放开在目前来看是一个“哥德巴赫猜想”,可能对也可能不对,但是我们能用中国经济和13亿人的财富来赌这个吗?

如果真要减少外储,我们有更好的办法,我们为什么不能加大进口呢?近几年来,出国回来的人都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外国的东西比国内便宜多了。甚至那些“MadeinChina”的产品,国外的价格都比国内便宜。这种现象不但出现在人均收入远远高于我们的美国、欧洲,也出现在人均收入跟我们差不多的,甚至低于我们的泰国、菲律宾、印尼等国。

按这个现象分析,人民币不是应该升值,而是应该贬值才对。或者说,应该有大量的国外商品进口到国内来。我认为,要真的做到贸易平衡,要使中国人能更多地享受到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财富,有关部门就要重视进口的问题,好好地找出为什么进口不足的真正原因。

沈明高:人民币升值为国内结构调整增加压力,我的看法是应当“双管齐下”。国内结构调整,其核心是国内要素价格的改革,包括土地、劳动力、资金、环境、能源、大宗商品等价格改革。如果上述调整实现了,国内经济也就不会过度依赖出口,也就不会出现整体经济不平衡、外储剧增等现象。人民币升值与国内要素价格调整基本上需要同步进行。

贝哲民:中国减缓或降低其外汇储备的唯一根本解决方式是,通过一个更强势的人民币、或者推动更强劲的国内需求来完成。外汇储备投资多元化仅仅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它也给政策制定者带来了许多挑战,尤其是伴随外储增加,中国人民银行必须为此进行对冲、注入更多流动性。

上海证券报: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发展和开放的必然选择。在中国经济规模日益扩大、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经济支持的同时,中国需要货币和财政方面更多努力,包括提高汇率灵活性、货币可兑换性、利率市场化、发展国内债券市场、以及向外国参与者进一步开放国内金融市场等。我们应当如何安排好上述人民币改革的时间表和步骤?

沈明高:当下最重要的是提高汇率灵活性,同时推动国内经济结构调整,这两项应当同步进行。在此基础之上,利率市场化就变得比较重要,利率也是结构调整的一个部分。而接下来第三步,就是发展国内债券市场。当汇率灵活性增加、利率市场化程度提高,且随着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合理水平、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越来越高,发展中国国内债券市场,既有助于国内企业增加中长期融资工具,也为国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提供投资渠道。

做好上述事项之后,接下来才是人民币可兑换性,然后再考虑资本账户开放。而对外国投资者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是贯穿上述整个过程的。此外,我还想强调,国内金融市场不仅要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也要向国内投资者开放,包括增加更多投资品种和渠道、使更多国内企业和个人参与其中。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非常重要,一方面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另一方面取决于市场开放度、产品丰富度、定价机制等。

嘉宾介绍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

花旗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

苏格兰皇家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贝哲民

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特聘教授吴国俊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