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人民币再抉择:缓步升值渐成产官学共识

2010年03月15日02:15财新网-《新世纪》张环宇我要评论(0)
字号:T|T

路径选择

一次性大幅升值、渐进式小步升值还是更折中的方案?

经济率先复苏、出口回暖、通胀预期升温—基于这些理由,国内外投资机构普遍预期2010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升值,升值幅度预测则从3%-6%不等。

“从中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的方向和升值的趋势是毫无疑问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走?” 美银美林证券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这样设问。

一种比较极端的路径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次性升值到位,以此打消强烈的人民币升值预期。所谓一次性升值到位,一般是指升值幅度在20%左右,管三年到五年。

经合组织(OECD)中国及印度经济研究部主任里查德•赫德(Richard Herd)向本刊记者表示:“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担心逐步提升汇率会刺激升值期望,那么何不一步到位?”

不过,本刊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都反对这种激进的做法。

“关键是没有人知道一步到位的‘位’在哪里。”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对本刊记者称, “正确估算合理的升值水平,做不到。”

一位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说,所谓的一次性大幅升值,仅是学术讨论,在政策层面是不切实际的。“人民币从来没有过进行一次性大幅升值的先例,企业很可能承受不了;另外,一次汇率调整管三五年,可行吗?”

这样的政策操作还很容易授人以“汇率操纵”的口实。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主任、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说,因为这并不是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而是政府行为。

因此,另一种更有可能和保守的路径是,恢复执行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之间的浮动机制,让人民币对美元小幅渐进升值。

然而,这种模式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形成持续的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国际资本将持续流入,并由此带来的外汇储备持续高增长,流动性泛滥、国内资产价格飙升,2005年7月后发生的那一切将再次重演,并困扰决策当局。

而且,强烈的升值预期和持续升值相互作用,导致人民币升值速度不断加快。2006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35%,2007年为6.8%,2008年前七个月升值幅度达6.9%。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伟坚决反对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升值模式。他说,关键问题是企业没有办法对温和升值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因为中国外汇交易市场极不发达,没有给私营部门提供任何规避汇率升值风险的工具。“渐进温和升值的模式需要发达的金融市场支撑,当一个国家缺乏有效的外汇市场时,就不应该采取这种模式。”

打消持续的单边升值预期,减少投机资本冲击,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必破之题。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建议,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寻找小幅渐进升值和一次性大幅升值之间的折中方案,即一次性升值10%,然后参考一篮子货币保持年波动率3%上下的自由浮动。他认为,现在就是实施这一方案的最佳时机。

反对者认为,这种升值幅度短期内对国内经济冲击太大。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测算,人民币升值10%,会导致中国年度GDP损失0.7%至1%。如果一次性升值10%,所有影响都在短期内发生,冲击过大。

如此大幅度的升值,企业也难以承受。天津一位机械行业的企业管理者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到今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至6.5,升值幅度接近5%就受不了,因为直接挤压了企业利润。

哈继铭说,这种模式不可避免遇到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即为什么升值10%?如果幅度过大,人民币可能再贬值,引起剧烈波动;如果幅度不够,一次性大幅升值后,外汇储备仍在增加,市场就会预期更大幅度的升值,也会导致“热钱”流入。

和2005年汇改之初相比,彼时全球经济一片繁荣,人民币汇率多年未动,因此当时汇改中不乏意见认为应该一步升值10%到位,打击短期的投机性“热钱”。但这最终未被决策层采纳,而采取了第一步升值2.1%,以后陆续小步升值的做法。

“但现在的情况和2005年无法相提并论。”一位参与当年汇改政策意见征求的官员表示,“现在的宏观经济存在太多不确定性,而汇改也已经确定了路径,回到金融危机前的情况更为现实。”

今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有关汇率政策的最新表态是,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在上述几种升值路径之外,也有建议称,通过国内生产要素价格改革和“适度”通胀代替汇率改革,达到实际汇率升值的目的。

张斌认为,这种情况下,可能出现资产价格泡沫风险。通胀和负的真实利率预期会刺激居民和企业减少货币需求,增加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需求。

如果升值尚有藏富于民之意,此法无异于与民争富,因为此法负面影响是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商品价格上涨。哈继铭说,如果房价上涨,至少还可以租,但如果是食品价格上涨,这对低收入者的打击最大,将直接影响社会稳定。

做实一篮子货币

人民币汇改可渐进式调整,做实盯住一篮子货币,根据贸易量来确定一篮子货币的币种

综观上述几种路径的利弊,在2010年的国内及国际经济大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改革较为现实和可行的路径是什么呢?

上述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改革的确面临很大余地,比较可行的仍是渐进式调整。

范剑平认为,随着中国和世界经济逐步恢复正常,现行的人民币对美元很小幅度的变化,应该是至少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机制,“这样的条件越来越成熟。”

“第一步可以先把汇率日浮动区间恢复到危机之前的状态。”范剑平建议,未来如果确实有升值压力,可能会是持续渐进升值的过程。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日波动幅度为央行公布的中间价的上下0.5%。

上述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还提出,各方面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扩大人民币汇率日浮动幅度。欧洲国家曾将欧元汇率波动调整到上下3%的区间内,“并不是说中国可以完全效仿欧元,进行如此大幅度的调整,但这种方式可以作为参照。”

哈佛大学教授、原IMF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建议,中国可以学习加拿大,允许汇率在长期内的大幅度变化,但对每日的超常浮动进行干预。这样,如果汇率确实有压力,可以允许长期内升值。他特别提到,中国长期持有美国国债的前景不会好,面对下一次金融危机,若汇率机制不够灵活,将是一场灾难。

哈继铭、沈明高等也赞成渐进、小步升值的路径,而且升值初期可以有一定幅度的一次性调整,例如2005年7月汇改时人民币对美元一次性升值2.1%,“可以作为一个参照”。

那么,再次渐进小步升值,是回到2005年7月汇改之后的老路上去吗?

2005年7月汇改后,人民币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不过,当时的一篮子货币中,美元的份额较大。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应该有“新思维”,更好的选择是将参考一篮子货币“由虚做实”。

哈继铭认为,与相对于美元升值相比,可以考虑更多参考一篮子货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教授也积极呼吁人民币汇率“去美元化”,理由是参照目前中国的贸易篮子,欧盟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据此,一篮子货币中欧元的比重会超过美元。此外,危机之后,中国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增速也很快,在中国贸易总量中占比明显上升,达到50%多。所以,“更有必要以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作为一篮子货币的参考”。

如果按照各经济体与中国的贸易额占中国贸易总额的比重,精确划定各货币比重。丁志杰建议,货币篮子应该包括欧盟(欧元与英镑)、美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巴西、俄罗斯、泰国、加拿大、越南、菲律宾、南非和新西兰等经济体的18种货币。

根据他测算,欧元将占17.91%,美元占14.68%,其他货币占56.15%,以中国周边经济体的货币为主,“这对于稳定贸易是非常重要的”。

上述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认为,确定篮子中各种货币所占的比重,还要综合考虑以下几个因素。首先是贸易结算中货币所占比例,目前中国对其他国家的贸易结算中,美元比重大约为70%,剩下30%的贸易活动用欧元、英镑等货币进行结算。第二,在中国价值4000多亿美元的外债中,美元也占主要地位,“借钱还钱”也要求适当保存一定数量的美元。当然,根据市场的变化也要作出相应的调整。

货币篮子的调整是较大的变化。不过,范剑平认为,要形成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篮子随时根据贸易结构、各国货币在储备货币中的比重调整,这也是有可能的。

对于货币篮子中的货币种类和比例是否应该公开透明,有不同看法。有意见赞成盯住透明的货币篮子,这样每天汇率的变动都能看清楚,否则别的国家不相信,就会猜测汇率走势,带来单向预期和投机。

不过,也有人担心,透明的货币篮子容易被市场中的国际流动资本利用。为此,陆挺和黄益平都更赞成中国借鉴新加坡的汇率形成机制,即货币篮子和各种币种比例保密,而且随着情况变化调整比例。然后确定人民币相对一篮子货币波动的中心汇率(central rate),每日可围绕人民币的名义有效汇率(NEER)波动。“好处是波动中有灵活性,有余地。”黄益平说。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