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2010财经看两会 > 正文

陈鉴林:推广预算公开 香港经验可借鉴

2010年03月14日08:19新京报张寒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关于接受质询

政府部门有问必答

“让政府每一个行政行为都在人民的监督之下,阳光地透明地运行,体现了民主监督的重大意义。”

新京报:你们一直到4月份,都会去消化这个预算案?

陈鉴林:政府的每个部门都要到立法会接受质询,为什么这方面的开支这么大?为什么那边照顾的不够,或者某些福利不够,大家都会提意见,他们就会解释。

新京报:质询大概多长时间?

陈鉴林:一个钟头。

新京报:必须有问必答?

陈鉴林:有问必答。

新京报:如果对回答不满意呢?

陈鉴林:实在不满意就投反对票。

新京报:不满意的话,立法会议员有什么补救的方法?

陈鉴林:我们可以从其他的角度去提出要求,比如,财政预算案通过后,不满意的地方还是可以争取的。

新京报:等预算案通过后,继续对这个部门监督?

陈鉴林:对。

新京报:你有没有对一个部门表示过非常不满意?

陈鉴林:也有。比如,房屋的开支。他预算今年要建多少房,我们认为不够,就提意见。在他公布预算案之前提出来,跟他争取。在他公布后还不满意的话,我们继续争取。

新京报:当时你提出意见的方式是?

陈鉴林:见财政司司长———我们估计今年房屋价格涨得很厉害,一般的民众买不起房,政府要做一些什么措施,都向他提。

新京报:有什么改进?

陈鉴林:在9月份之前,他们一直在说,房屋市场没有问题,我们跟他谈了之后,他们在这次的预算案里面说房屋的市场有泡沫的风险,这表明他接受了我们的部分意见并且也有措施。但是我们的一些建议就没有接受,所以我们还要继续争取。

新京报:立法会辩论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陈鉴林:每个人在立法会里面按照不同的范畴发言,总的来讲每人15分钟。

新京报:大家提出各自的观点,最后会拿出一致的意见吗?

陈鉴林:那就投票了。

新京报:监督和审核财政预算是立法会很重要的工作,在你看来意义何在?

陈鉴林:让政府每一个行政行为都在人民的监督之下,阳光地透明地运行,体现了民主监督的重大意义。

●关于行政开支

财政公开是个进步

“一个问责的政府、高透明度的政府,可以在市民百分之百的监督下运作。”

新京报:你阅读全国人大预算案后的感想怎样?

陈鉴林:我觉得这个预算案还有些笼统。香港的预算案比较详细。

新京报:细到什么程度?

陈鉴林:会告诉你,我在这一年里面,要办两个医院,医院的具体地点、每个医院多少钱、有多少床位。

新京报:政府的行政支出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项目,香港细到什么程度?

陈鉴林:细到部门有多少人、薪酬多少、每年的开支多少等。

新京报:和其他政协委员交流过吗?

陈鉴林:没有交流。大家都坐在一起,也没有官员来解答问题,基本没有什么讨论。

新京报:你觉得有些代表说预算案看不懂的问题是什么?

陈鉴林:也很难说。人大代表不一定是专业人士。看这个预算案的时候,他们只能从自己关心的范畴看,而且需要大量的补充资料。如果一上来就接触这个东西,那肯定是看不明白。

新京报:对人大代表有什么建议?

陈鉴林:我希望大家看预算案不能单独地看今年的,还要看去年、前年的,到底政府做了些什么,在哪一方面的开支有没有完成、今年提出什么东西。你要跟往年比较,深入去了解政府理财的理念、政策的思路。

而且,大家在审议的时候,能够提问,建议有关部门来解释。

新京报:香港普通市民也是能看懂预算案,怎样做到的?

陈鉴林:他们参与咨询的过程,提出问题,得到我们清楚的解释。

新京报:市民通过什么方法参与进来?

陈鉴林:通过网络、直接写信给财政司长、参加咨询会,都可以。

新京报:你当立法会委员多长时间了?

陈鉴林:1995年开始,到现在15年。

新京报:这些年来,看这个财政预算案有没有变化?

陈鉴林:变化不是太大。原来这个架构就已经比较完善了,只能是在某一个架构里面做微调。

新京报:你认为对预算的监督和审核是非常必要的?

陈鉴林:对。

新京报:它的重要性主要在哪里?

陈鉴林:重要性在于,一个问责的政府、高透明度的政府,可以在市民百分之百的监督下去运作。现在,内地也强调服务形态的政府,也逐步开放一些财政开支的资料,我认为这是一个进步的做法,当然,如果能做一些咨询的话,就更好了。香港在这些方面做得很好,经验可以借鉴。

本报记者 张寒

[责任编辑:Jackxiao]

相关专题:

2010财经看两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